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她努力地克制着一种淡淡的离愁,对着他微笑。

    “没有理由。”轻声说出这四个字,他的心又是一阵窒息。

    我爱你!这就是理由。

    你也爱我,这还是理由。

    只是这些,他没有办法轻易出口,他得先放她自由,总有一天她飞累了,还会回来他这棵树上栖息吧。

    “这两个人最近有点儿别扭,我们多给他们一些空间吧。”肖鸿杰对柳小萍说。

    “好!”柳小萍微笑。

    齐洛格个性上很像柳小萍,心里再难过,对待别人时也是微笑的。

    肖鸿杰看到这个女人,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这一生最爱的那个女人。她们两个人很巧合的都是齐洛格的母亲,并且都是那样美丽善良的女性。

    刚才在法庭上,陆琛远认罪了,他承认了对柳小萍的强暴。

    这个女人,她是饱经沧桑的,到现在眼神中也总是流露出绝望,这让肖鸿杰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齐洛格的眼光总是跟随着伤感的母亲,他是知道的。

    很想要为女儿做件事,为了她,多陪一陪柳小萍,多开解她,让她看到这世界的美好。

    他和她一样,都被自己心爱的人抛下,孤单地留在这个世界上。

    就算不为了齐洛格,他也愿意陪陪她,不忍看她绝望的样子。

    “小洛,你妈妈说想去公园走走,我陪她去了。你们想做什么,随便你们吧。”肖鸿杰跟女儿打了个招呼,齐洛格刚要说还是她来陪着妈妈,却被乔宇石拉住了手臂。

    “让他们去,你没发现吗?你这个爸爸看你妈妈的眼神有点儿不对了,何况你母亲现在的状况真是需要有人陪伴。他们年龄相仿,又都失去过爱人,互相之间应该能更懂对方的心思。”

    乔宇石什么都看在眼里了,这个男人,他现在其实处处都在想着她的事。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我也陪你走走。”乔宇石看肖鸿杰都主动提出要陪柳小萍了,自己也鼓足勇气再次约齐洛格。

    “不用了,我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这几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回学校,功课已经落下了很多。还有网店的事,够我忙的了。”

    “那就回去吧!”他不勉强她,跟她一起拿了车,往最近住的地方开去。

    路上齐洛格的手机响,是久违了的乔思南。

    “乔思南的电话。”她轻声说,好像是在征询乔宇石的意见,这电话接还是不接。

    自从知道他的事,齐洛格跟他再没有过接触了。

    从前的小勇哥,因为有过欺骗利用,即使他是有苦衷的,她心里恐怕也缺少了当时的信任感了。

    “接吧,别让他知道你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是他做的。他快行动了,必须得给他一些教训,不能让他胡闹下去。要是让他知道了我在布控,他警惕了,事情也会砸了。”

    “好!”她配合他,也是为了乔思南好,让他早点回头。

    “喂?”

    “最近好吗?”乔思南问。

    他其实早想打电话给她了,也知道她父亲的死讯,更知道自己大哥在帮她处理这些事。

    特意选在今天才跟她联系,是他知道今天开庭,且也早知道结果。

    费尽心思地拆开了两个人,他们现在却还是这么藕断丝连的。

    在最终的行动之前,他不能再做可能让乔宇石起疑的事,对齐洛格的想念,对她的追求,他要等到事情完成之后。

    “还好!”

    “我想跟你见个面,方便吗?是关于我大哥的事,我想和你聊聊。”

    “他的事没什么好谈的了,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不自觉的,齐洛格偷眼看了看乔宇石,他像是没听见她的话,没有任何表情地目视前方,开他的车。

    这个时候乔思南说要见面,她想,劝他们重归于好都只是一种说辞。

    他也许更多的是想着怎么拆散,何必呢,都已经拆开了。

    想到小勇哥总是千方百计地让她和乔宇石分开,她的心都是痛的,冷的。

    四五年的感情了,原来只对她是一种感情,对乔思南来说却只是欺骗,她是一颗棋而已。

    “小洛,很久没见到你了,我们见个面行吗?”他的声音里甚至有种请求了。

    即将要付出行动,他现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夏宛如自从和乔宇石走了以后彻底地消失了,他每次想起心里都是空落落的。

    弄不清自己到底是喜欢夏宛如,还是齐洛格,就是觉得好像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

    齐洛格再次看了一眼乔宇石,他应该听得到话筒那边乔思南的话吧?

    乔宇石沉重地点了点头,很想知道他到底还要跟齐洛格说些什么。这些,齐洛格都没有瞒着他,她的心应该是无私的吧。

    “好吧,什么时候,在哪里见面?”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我们去江边吧。”

    江边,是他们从前经常聊天的地方。

    “下午三点,你到我家来接我吧。”

    “好!”

    还有几个小时,乔宇石心中苦涩地想,这几个小时可就是他的期限,他只能陪着她几个小时了。

    还不知道今天以后,她再肯不肯跟他联系。

    不管怎样,她父仇报了,从今天开始她会努力快乐起来吧。

    陪了她走过做黑暗的时刻,他又想陪着她找回快乐了。也许他永远都会不放心她,想永远和她在一起。

    齐洛格挂了电话,握着手机出神。

    她马上要去见乔思南了,有件事情做很好,可以冲淡要离开乔宇石的伤感。

    “他怎么会给你打电话,你跟他很熟悉?”从前乔宇石不会问这个问题,实在是最近知道了乔思南的隐蔽,相信他还有很多事情瞒着他这个大哥呢。

    齐洛格的出现,从一开始他就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她就正好会在那天晚上他喝醉的时候到城南别墅,又为什么她跟夏宛如那么相像。

    还有她后来的相亲,如果说前几次都是巧合的话,那次不该是的。

    “其实我出车祸,就是乔思南撞的。”

    所有的事情齐洛格都不想再为乔思南遮掩了,万一他还有什么阴谋,也免得她和乔宇石觉察不到。

    这一点的确是乔宇石没有想到的,乔宇石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乔思南啊乔思南,他从来都认为他就算是报复也不会伤害别人。

    他恨乔家,恨他母亲,恨他这个大哥,却也没有下杀手,说明他还是有良知的。

    却不想他早在几年前就对齐洛格下手了,车祸,应该不是巧合吧?

    “跟我去一下城南别墅。”他要知道他撞齐洛格到底是不是意外。

    乔宇石在往城南别墅飞奔的时候,也留意了后面有没有车辆。

    看来这许多年来,乔思南经常是暗中跟踪的。

    他记得很清楚几年前初次强暴齐洛格的时候,根本没有叫过乔思南来。

    他怎么会正好出现在那儿,而且还撞了人?

    乔宇石的表情那么严峻,齐洛格想,他定是想到了什么。自己从前也认为乔思南是意外撞了她,他的谎言骗了她几年,让她从没有想过这场车祸有没有可能是故意为之。

    就连乔宇石和乔思南长的像这一点,她都没有怀疑过。她怎么那么单纯,那么傻?

    “也就是说你跟他已经认识好几年了?”乔宇石已经从最初的痛心中完全冷静下来。

    无疑仇恨让人变得可怕,乔思南实在是太处心积虑了,看来他还是低估了他。

    必须要把所有事情串起来想,说不定还有些是他错漏了的。

    “对,从出车祸开始我就跟他认识。他说他很愧疚,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是我的好朋友。他说他叫小勇,我都叫他小勇哥。”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是乔思南的,当时就没有怀疑过?”

    “怀疑过,可后来还是被他说服了。他跟我说当时他刚接手乔家自己的生意,要是让家人知道他撞了人他就死定了。他说他不是乔家的孩子,能得到你们认可是不容易的事。是我不好,我要是早发现他有阴谋,或许后来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是她对乔思南的理解纵容了他,才让乔宇石和她没有任何警觉。

    看齐洛格的小脸那么暗淡,乔宇石伸出揉了揉她的发。

    “不怪你,别说是你,就是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乔思南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总是做一些让人觉得他是为你好的事。

    他同时还融入了情感,亦真亦假,让人根本就防不胜防。

    “对了,你当时来跟我相亲,是怎么来的?我总觉得你对我的接近都是有问题的,是有人设计的。”

    “是我母亲的一个朋友,她说你是乔氏总裁。当时我爸的厂子要倒闭了,母亲急着让我嫁出去,怕到时候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我会被人瞧不起。”

    “你呢?你又是怎么来的,是乔思南让你来的?”

    “也不是,是我奶奶。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乔宇石拨通了乔宅的电话,让奶奶接电话。

    “奶奶,几年前我总相亲,你那些相亲对象是哪里来的?”

    “啊,那些啊,都是你爷爷的朋友什么的介绍的。”从前他问过两次,都是这么说的。

    “不是吧?我都知道了,根本不是,是乔思南让你给我提的吧?”

    “你知道了?是啊,思南也是为你好。他总说你为了乔氏太累了,应该早点结婚生子,以后有了孩子能早点接你的班。你知道,奶奶也想早点抱重孙子。”

    “奶奶,我知道思南都是为我好。这件事您就当我没问过吧,他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些情况呢。奶奶今天心情好吗?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我啊,好得很。最近你们几个都忙,也不总回来看我们。尤其是上次说了跟小齐去打结婚证,后来也没音信了。唉!我的重孙子,你让我等到什么时候?是不是又跟她分手了?上次的事不都说了是误会了吗?怎么也不带她回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多天了,她每天都在挂念这件事。

    想要提一提,老头子脾气暴躁。即使是误会了,也从此不太喜欢齐洛格了,她都不敢提这件事。

    “奶奶,最近她家里有些变故,她父亲过世了,所以我们就没怎么回乔宅。”

    “阿弥陀佛,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们说,我们是应该去吊唁的呀。”

    “奶奶,我在开车先不和您说了。我一定尽快回乔宅看您,您放心啊。”乔宇石匆匆挂了电话。

    “相亲的事也是乔思南安排的?”

    “是!所以我怀疑你的车祸也是他故意的,你能说说当时具体的情况吗?我忘了,你不记得那些了。”乔宇石和齐洛格这么多天一直在为她父亲的事奔走。

    除了那个很少交流,她也并没有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跟他说。

    “我已经想起来了。”她轻声说,有时她真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起过。

    要是没想起来,在乔宇石对她好的时候,她也许还更容易敞开心扉重新接受他。

    车,被紧急刹住了。

    乔宇石诚惶诚恐地看向齐洛格,全身的血液好像都要冻住了。

    她知道了,她知道他是怎么夺走她第一次的了?

    她一定更恨他了吧?

    “我都知道了,就在上次我想要自杀之后,我的记忆全恢复了。我也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你更恨我,更不原谅我了,是吗?”乔宇石痛苦极了。

    多希望时间能够倒流,他一定不会侵犯她。

    时间能倒流吗?显然是不能的,他所犯下的错误永远都没有办法弥补。

    “我刚想起来的时候是非常恨你,明明是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还理直气壮地总是怀疑我对我不好。现在,没有恨了,也没有爱。我们曾经很好,你对我不好过,也对我好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过的好,过的快乐。我父亲的事,我是很感谢你的,也算是扯平了吧。”他为她死过,她也为他差点死了两次,平了,也该散了。

    这话比她还恨他还让他恐慌,有句话叫哀莫大于心死。

    她对他没有爱没有恨,那还能有什么?就是没有任何感觉,再怎么努力,也抓不住了。

    曾经的信心满满在得知她恢复记忆的一瞬间,好像被彻底的击溃了。

    乔宇石,你在指望什么?你希望她永远有一段记忆的空白,侥幸地让她原谅你吗?

    伤害过就是伤害过,你是男人,你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我知道了,我不会打扰你了。你也要幸福,好吗?”

    车辆重新启动,缓缓前行,齐洛格不敢看他有些忧伤的侧脸。

    她说没有爱了,也没有恨了,她骗了他。看到他难受,她也难受,看见他高兴,她还是会不自觉地高兴。

    逃避着压抑着,只是不想再被伤害,不想重蹈覆辙。

    “我会的。”她轻声说。

    “那天晚上,我被你……我很绝望,陆秀峰追上来的时候,我觉得很羞愧。正好有一辆车开过来,还开的飞快,我就冲了上去。你这么说,我也有些奇怪,当时要是我没冲上去,他会不会撞我呢?”

    小勇哥真的会残忍地去撞一个女人吗?总该有个理由才是。

    “我们去城南别墅找找证据在给这件事下定论吧。”

    到了城南别墅,乔宇石带着齐洛格上了他别墅外面的山坡查看,也去了别墅里面。

    果然看到有摄像头,看来那个山坡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乔思南都是知道的。

    “他真的是有意撞我?不可能吧?那个时候他根本就不认识我啊。”这个问题也是乔宇石在思考的,他应该是不认识齐洛格,为什么又要撞她?

    别说他不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就算是,也得分对象使坏。

    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他撞她,怕是因为夏宛如吧。

    “我知道了,他以为你是夏宛如。你们长的相似,那天晚上我把你当成了她,很可能他也是把你当成了她。”乔宇石苦笑了两下,所有的事情全部能解释通了。

    从头到尾,夏宛如都是乔思南手中的棋子,是用来对付他的红颜。

    后来夏宛如的出现就足以说明是跟乔思南有关系,为什么乔思南要对自己的棋子下手?恐怕只有一个解释了,他喜欢夏宛如。

    乔宇石想到此,立即给江东海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查夏宛如的资料,并且把她现在的情况都查清楚。

    “我们坐在这里聊聊天。”乔宇石轻声说,齐洛格在他旁边坐下来。

    “别恨乔思南,他当时撞你,我猜是因为他喜欢夏宛如。他以为夏宛如背叛他跟我在一起了,是想惩罚那个女人吧,至少不是冲着你。要恨,也该是夏宛如恨她。”

    “夏宛如”齐洛格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事情太多,她几乎都不回想从前的事情。

    “我父亲说我有个姐姐,你说她有没有可能是我的姐姐呢?我觉得她的年龄是相符的,何况我们长的又这么相似。”

    “我也怀疑过,已经让江东海查她的资料了,很快就能给你一个回复。”

    这么说来拆散她和乔宇石的,有乔思南,也有那个可能是她姐姐的女人。

    “我想到了!”她低呼了一声。

    “想到什么?”

    “你记不记得我跟你提起过,曾经有过一个女人警告我。她戴着墨镜遮着脸,我看不清她长的什么样子。我猜那个人就是夏宛如,一定是她!”

    “她早就知道乔思南的阴谋,知道要对付我们,所以她警告我。她说我跟你在一起不会幸福,要我珍惜和肖白羽的缘分。看来她还是不忍心吧,她不是个坏人。”

    “傻瓜!”乔宇石叹了一声,把齐洛格揽过来,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

    “小洛洛,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一定要幸福。”最后一次靠他的肩膀了吧,她没有拒绝,轻轻依靠在上面。

    “你觉得乔思南对你是真心的愧疚,还是只想利用你?”

    依照他自己的判断,还是相信弟弟是个好人。

    征求齐洛格的意见,他是想更肯定一下自己的想法。

    对他的教训可大可小,全在于乔思南到底有没有失去良知了。

    “我相信他的本性不坏,我也能感觉到他对我还是有几分真诚的。有时候一个人被仇恨控制了,就会连思想也变的扭曲。我真是希望有一天他能够放下所有的不愉快,不要再执着下去了。”

    “他会的,我会想办法让他走上正道的。也是我这个做大哥的没有做好,没及时发现他的问题。要是从小时候就开始引导他,也许就不会有今天了。”所以他们的劫难也是对他的惩罚,也或许是对当年父亲和乔思南母亲的事情的一个惩罚。

    不管是对谁的,他是乔家的长子长孙,由他来受惩罚也不为过。

    “你已经做的够好了,你对他的信任却成了他利用你的工具。乔宇石,你别自责,你应该高兴点儿。”就要离开了,她舍不得,也不放心。

    他和乔思南的较量,她不知道会是谁获胜。她多希望别有这场较量,可是乔思南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不会轻易放弃的。乔宇石说要给他个教训,这教训还必须得给。

    她的眼神中写满了关心,心疼,他应该没有看错吧?

    他的小东西,永远都是那么心软善良。

    “我会的,我们都要快乐幸福。”

    “走吧,我还要收拾东西回到家里去。”

    “跟我在吃一顿饭吧。”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28章 追妻路漫漫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