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梦中,在一片薰衣草的花海里,她被他密密实实地吻着……

    “宝贝儿,宝贝儿,你醒了?”耳边是他低声的呢喃。

    醒来后的齐洛格羞愧难当,为什么睡着后就任他为所欲为了。他一定觉得她很随便,一定瞧不起她,她也瞧不起她自己。

    “哭了?别哭,你哭的我心里很难受。”他柔声说着,搬过她的小脸,吻上她的泪,一点点的,珍惜无比地吸进自己的口中。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她低声问道,不知道是在问他,还是在问她自己。

    她的心里是无助的,又是满足的,各种各样复杂的思绪。

    “对不起,是你刚才做了那样的梦。我想帮你……是我不好,你要是不高兴就打我吧,别哭,求你了,别哭。”他的语调真是要多温柔有多温柔,满含着歉意。

    “乔宇石,我恨你,我一辈子都要恨你。呜呜……”吼出这句话,她在他怀中呜呜咽咽地哭起来了。

    父亲的过世,母亲的饱受欺凌,还有为了复仇多日以来的战战兢兢,全部幻化成眼泪。

    “好,恨我,只要你高兴,你怎么对我都行。”他用力搂她,搂的密不透风的,生怕悲伤和无助会把她卷走。

    他的深情,他的温柔,终于还是让她心里的坚冰融化了一些。

    “宝贝儿,你很苦对不对?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苦。就算你以后永远都不原谅我,也让我先陪你度过这段最痛苦的日子,行吗?你这不是在折磨你自己,你是在折磨我。我看不到你我就不放心,你就让我陪着你守着你,帮你报仇。好不好?”

    很想说一个好字,很想这世界上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奋战。很希望一切的苦难不是她一个瘦弱的肩膀在扛,希望有人分担。

    可她的心里就是放不下他曾经的伤害,她不想从一个生不如死投入到另一个生不如死之中。

    信任,没有了,再建设是那么的难。

    她轻轻摇头,坚决地开口:“不要,那是我自己的事。我们之间,从开始就是错的,刚才这样就更不对。忘了这些,天亮以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回不去。”

    他明白,她不是不想回去,她不是真的坚强。

    但那道鸿沟还在,她不肯跨过来,也不让他跨过去。

    “好吧,宝贝儿,就天亮。天亮后你是你,我是我。今晚,你就当做我还是你的男人,让我好好的陪着你,抱抱你,行吗?”他要多给她一些力量,让她有更多的勇气走后面的路。

    她没再反对,他把她往怀中揽了揽,身体还合在一块儿。

    两人的身上都没有穿任何衣物,在车厢里抱着有些奇怪。不过这种赤裸裸的相贴却奇异地起到了安抚齐洛格的作用,好像有个男人离自己无限的近,让她觉得不是一个人在世界上奋战。

    他轻声哼着歌,又把她慢慢的哄睡着。

    很安全,她的梦里阳光明媚,没有了一切悲伤。

    “宝贝儿,醒醒!”天亮了,他几乎没有睡,一直在守着她,生怕她醒了会害怕。

    他在她耳边轻唤,温柔地吻她的脸,她的眉眼,她甜美的唇。

    被他的吻唤醒,有一瞬间她觉得心中溢满了幸福。可她怕,又生生的把幸福压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摸索着把她的衣服穿好,自己的也已经穿好了。也许他就是想让她不再那么窘迫吧,想的还真是周到。

    “几点了?”她迷糊地问。

    “六点半,你看宝贝儿。”乔宇石扶着她坐起来,往东方指了指。

    这个时候叫醒她,就是想让她看日出看朝霞。

    她顺着他的手指往前方看去,太美了,原来他们的车是停在平原之上,东方的鱼肚白看的清清楚楚。

    太阳跳出来了,她心里装进了满满的希望,都会好的。

    “宝贝儿,一切都会过去,黑暗总会过去的,而且很快,我已经想到了办法。”

    他轻声说出了他的办法,齐洛格连连点头,这样应该是可行的。

    “我欠你一个日出,记得吗?”他柔声问。

    上次他们在灵觉山只看到了朝霞却没有看到日出,他说过会带她再看一次。

    他记得他们之间所有的事,她多想为他的细心感动。

    内心再次叹息了一声,扭过头看他,他的面目在还没有明亮起来的晨光中看起来多么可亲。

    没有硬气,没有逼迫,没有怀疑,假如他一辈子都能这样,该有多好。

    意识到自己又在做一些没有必要的假设,她迅速把那些念头赶走。

    “我们什么时候能走?车到底是什么问题?”

    “我昨晚已经给江东海发信息了,他应该很快就会赶到。等他来了,我们开他的车先走,这里他会处理的。”

    乔宇石说完了这些,齐洛格就不说话了,趴在车窗那儿,一动不动地看着周围的风景。

    他也不说话,默默地陪在她的身后。她看风景,他看她。

    车厢里满是她的气息,像这样幸福的时刻,即使伴随着忧伤,他依然珍惜。

    江东海连夜赶过来,夜路难行,一直到七点他才跟乔宇石和齐洛格接上头。

    把车丢给江东海,乔宇石开车带齐洛格重新上路。

    “累的话就躺在后座睡觉,这车不会颠簸。”他体贴地说道,她瞟了他一眼,见他眼圈暗黑,恐怕是为了她自己没睡觉吧。

    要是她会开车就好,可以让他睡一会儿。

    “你困吧?要是困,我们就别赶时间。这里风景不错,我可以多看一会儿,你睡一觉再出发。”

    他侧过头看她,脸上写满了感动。

    小东西,还是关心他的,是吗?

    “我不是关心你,我是你毕竟是帮我办事,所以我只是有些不忍心,你别想多了。”她语气硬邦邦的,脸却有些红。

    此地无银三百两吧,小东西,他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

    “我知道,我唱歌给你听。”

    “不会又是摇篮曲吧?”她问,有点像和朋友说话的语气,没总防着自己了。

    “不是,你听吧。”他的嗓音非常低沉,唱着一首很励志的歌曲,她听的都有些入迷了。

    “怎么样?要是我不做总裁了,到街边卖唱,你说应该不会饿死吧?”他轻快地调侃。

    她忽然就想起了他从前说的,要是他不做总裁了,他们去开一家小店,卖饮品。

    多美好,是谁弄丢了那么美好的明天?

    看她的小脸再次暗了下去,乔宇石的心也跟着一暗。

    “小洛洛,我所有说过的誓言永远都算数。你什么时候回头,我都会等着你的。”他轻声承诺道,是永远的承诺。不管发生多少事情,哪怕有一天她真的选择了别人,只要她回头,他也会在。

    回到m市,乔宇石把齐洛格送回她暂时住的父亲的家。

    路很熟,她意外却也不意外。

    “是你告诉我爸爸,让他那么晚去我们家接我和妈妈出来的吗?”齐洛格轻声问,他这么熟悉这条路,可见她的所有事情他都是清楚的。

    从她离开他开始,他就一直在追随着她,暗中守护她。

    他没有回应,她知道自己猜的是对的。

    “其实你不欠我的,也不需要对我那么好。我们之间缺少的是信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回头了。”她的声音很轻,即使说这些会让他难过,她也不想让他再有虚幻的希望。

    他只是看了看她,眼神很坚毅很坚持,恐怕不是她能左右的了的。

    “不管姓陆的怎么说,你都不能再听信他的话了。现在局势到了关键时刻,你和你母亲也不该住在这里,很危险。听我的话,暂时离开两三天,跟我走。”乔宇石最担心的,还是她的安全。

    他说的却也没错,陆秀峰知道她住在这里。

    万一他起了疑心,她们母女说不定会危险。

    “我和妈妈会找个宾馆住……”

    “不行!就听我这一次,哪怕你这辈子就只听我说一句话,我希望是这句。跟我走!”

    他的语气终于说服了她,上了楼跟母亲简短地说明了情况以后,两个人随便收拾了一些随身用品又上了乔宇石的车。

    乔宇石把她们安顿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他说这里,除了他和江东海没有三个人知道。

    真是狡兔三窟,他落脚的地方很多。

    齐洛格的手机没电了,所以陆秀峰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她都没有接到。

    充上电,她还跟平常一样的语气跟他聊天,只说是母亲忽然有些不舒服,她要照顾。

    “我去看阿姨吧!”

    乔宇石冲齐洛格点点头,她会意,温柔地说道:“那辛苦秀峰哥了,你过来吧。”

    陆秀峰过去的时候,乔宇石立即派了人把他控制起来。

    这两天陆秀峰要在城南别墅搞定齐洛格,所以他父亲陆琛远并不知道他被绑了。

    他们的行动就定在这一晚,乔宇石出发之前,齐洛格紧张极了。

    “没事的,放心,一定万无一失。老天会站在正义这边,我不会有事。”乔宇石一遍遍地安慰齐洛格。

    她嘴上不说,其实心中的天平真的为他倾斜了不少。对他担心,又无比的感激。

    就算是这个主意再好,没有他去实施,也没有办法实现的。

    乔宇石早早地趁陆琛远不备潜伏在他房间里,在他睡熟之后,给他下了一些迷药。

    趁夜,几个人把陆琛远放进车里,抬到了他公司的办公大楼。

    找了一个身高体态很像齐家安的人,在楼顶站着。

    陆琛远醒的时候,就见到齐家安背对着他站在他不远的地方。

    “老齐?”他恍恍惚惚地问了一句,自己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弄不清到底是醒着还是做了噩梦,也或者说这世界上真的有鬼怪?

    被他唤作老齐的人,一点点非常非常缓慢的转身。

    陆琛远完全吓破了胆,他害怕,怕看到他满脸是血的样子。

    “别动!你别转过来,你不能怪我!我推你下去是因为你们家欠了我家两条人命,活该你来还。我告诉你,我真的恨你!我恨你全家,杀你一个人是太便宜你了,所以我还强暴了柳小萍。”

    楼顶忽然通亮,陆琛远本能地捂住了眼睛。

    等他睁开眼的时候,才看清楚,他面前站着的人,并不是齐家安。

    “警察!你被逮捕了!”乔宇石设计的计谋让这桩没有目击证人的悬案解决了。

    这夜齐洛格和柳小萍都没有睡觉,一直在提心吊胆地等着乔宇石的消息。

    “小洛洛,他亲口承认了自己犯下的所有罪过,你和阿姨可以安心了。你要小心阿姨,看好她。”乔宇石嘱咐道。

    他真是把所有事情都看清楚了,柳小萍的状态正是齐洛格所担心的。

    她撑着自己不过是等着把陆琛远给正法,她的心愿了了,怕真的会想不开。

    “我知道,你放心。还有,真的非常感谢你!”说完这句,她终于哽咽了,多日的愤懑伤心完全爆发了。

    “妈妈!妈妈!你听到了吗?陆琛远那个禽兽认罪了!他承认是他把爸爸推下去的,他承认了!妈妈!”使劲儿抱住了母亲,柳小萍没有嚎哭,她的泪顺着脸颊静静的流淌。

    “孩子,这是真的,是真的,对吧?”她摸着齐洛格的脸蛋儿,还是恍如在梦中。

    “是真的,他真的要死了!他活该,他可以下地狱了!”

    母女二人抱头痛哭了很久,齐洛格才先止了哭。

    “妈妈,我们不哭了,我们该高兴,爸爸终于可以瞑目了。”

    “对,你爸爸可以瞑目了。孩子,我……”我想去陪你爸爸了,他在那边生活起居没人照顾,太孤单了。

    “妈,他虽然认罪了,可是庭审还没到,庭审那一天我们一定要去看,我们看到了爸爸就看到了。”不着痕迹地劝着母亲,给她延长生活。

    齐洛格了解母亲的感受,她跟父亲的感情是那样深厚。他们从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27章 可以不走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