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齐洛格的手捂着自己的口鼻,顿觉头晕的厉害,一瞬间就晕了过去。

    感觉到怀中的人一下子没有了力气,乔宇石心一惊,更用力地搂住她。

    要说是亲久了缺氧,她昏过去,还可以理解。

    怎么还没亲她就晕了呢?

    也没有时间细想,待门外的声音完全消失,他就抱着她从办公室出来。

    她一副沉沉睡着了的模样,小手还盖在口鼻处。

    这家伙估计是中了迷药,他心中暗想。傻丫头,他进来的时候已经在门口给值班的人下了迷药了,难道她当时看到那人没感觉到什么异常吗?

    只怕是手上剩下的部分都给自己用上了吧,她这人心地善良,就算给别人下药也不会下很烈性的。

    应该只是让人睡一觉就醒的药,所以他也不急。

    小东西,最近父亲过世是真的要累坏了,好好的,在他身边睡一觉也好。

    谨慎地关好她办公室的门,从办公大楼出来,值夜的哥们儿还在睡着。

    可怜的人,本来他给的药就够他睡两个小时了,加上齐洛格的,估计能睡到天亮了。

    江东海见乔宇石出来了,还抱着齐洛格,忙打开了车后座的门。

    “大少爷,去哪里?”他问。

    “我会带她走,你留在这里注意看看,要是那个值班的到凌晨四五点还没醒,你要把他弄去医院。”

    “是,大少爷。”

    乔宇石抱着齐洛格往最近的酒店去了,主要是怕她在车里睡的不舒服,才没把她带到自己的住处。

    开好房,把她抱进房间放上床,他也跟着躺上去。

    没脱她的衣服,不想让她觉得他趁机占了她的便宜,虽然他心里真是十二万分地想和她好好亲热一番。

    小东西已经累的微微打呼噜了,心疼,帮她摆了个放松的姿势后,他在旁边看着她。

    舍不得睡觉,就着暗灯一直在看着她的小脸。

    齐洛格有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踏实了,自从父亲出事后,也许更早,早到她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也许还是没跟他分开的时候,没闹矛盾的时候。

    曾经睡在他胸膛上,睡在他臂弯里,才能感觉到安全,睡的也安稳。

    她小手绕过他的腰身,头使劲儿地往他身上钻。

    持续多日的不安全感让她在梦中会偶尔颤动一下,他就轻轻抚摸她的头,让她重新安静下来。

    “很快的,宝贝儿,这些事很快就不会烦你了,你会过你自己最想要的那种生活。”即使那样的生活里面没有他,只要她是幸福的,让他不用担忧的就好。

    在她的眉心处吻了又吻,终于让她松开了紧紧抓着的眉头。

    担心她被抱的太紧睡的累,给了她更多的空间,她却不依,非要凑到他身上来。

    “很折磨人知不知道?小东西。”他低喃着,依着她的心思抱紧她。

    抱紧我,抱紧我,我好难受,我好害怕……这似乎是她心底最深切的呼唤。

    拥着香喷喷的小身子,不能有邪念的感觉真是难忍啊。

    夏夜还很热,汗涔涔的,她不舍得脱离开他的怀抱,他也不舍得松开。

    小东西,你的心底是不是依然爱我?就算我很坏,就算我怀疑你,实际你还是渴望靠近我是吗?

    要是别的男人,你会这么信任地依赖着他,跟他紧紧拥抱吗?

    不会,小东西不会的,她就只爱我一个人。

    相信时间能够愈合她所有的伤痕,总有一天,她会愿意回到我身边的。

    天亮时,齐洛格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酒店雪白的天花板,中间有个精美的吊灯。

    这不是她的家,也不是她新搬去的爸爸的家。

    她脑海中回想着昨晚的一切,最后的念头停留在乔宇石要吻她,她不肯,拿手一挡……

    糟了,一定是中了迷药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今天必须要去上班,不能让陆琛远有所警觉啊。

    不用说,肯定是那个坏人把她抱来这里的,不知道是不是趁她昏迷睡着的时候干了什么勾当。

    他反正总是那么无耻,要是不干点什么,就不正常,不是他了。

    霍地掀开薄薄的空调被,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

    “我没碰你!”乔宇石低沉的话语好像还含着几分戏谑传进耳中,她窘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我不相信!”这话在思考之前就已经蹦出来了。

    “你可以查看一下,床上这么整洁,像是干过什么的样子吗?还有你这个……”他看了看她穿戴完整的裙子。

    她的呼吸带动着她的胸脯,一大早就对他发出强烈的诱惑。

    他根本不敢回忆从前早晨跟她怎样在床上亲热,否则现在也会热血沸腾的想要把她扑倒。

    反正她也是不信的,早知道还不如好好过把瘾了,他坏坏地想。

    “这个,给你。”乔宇石伸手从床头柜上拿了一份资料给她,是根据他昨晚的默记写下的被辞退人的资料。

    齐洛格也没再讨论什么侵犯不侵犯的问题,把一张薄薄的纸张拿在手上,她却觉得沉甸甸的。

    也许父亲的冤屈可以因为纸上记载的这些人得雪,也可能不行。

    虽然拿到了这个,她还是得不动声色地回去上班。

    陆琛远昨晚回了办公室,她总觉得他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放在那儿,只不过她和乔宇石没找到。

    她的表情很凝重,他知道她在想什么。

    “别去了,陆琛远真不是什么好人,你去他身边很危险。让我帮你吧,行吗?”他在她身边坐下来,祈求地看着她。

    她这样孤身涉险,他是每分每秒都处在紧张当中。

    “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父亲的仇要由我自己来报。请你以后不要干涉我,我们也不要见面。我不会因为你帮我就原谅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事。”

    他强暴了她,让她心如死灰,直接选择了自杀。

    上一次她被他关起来,实在觉得生活没有希望,再次选择了死。

    因为他,她已经死了两次。若是轻易地原谅,她就是傻,愚蠢,她不会那么做。

    “我没想要你原谅我,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不要出什么事。”

    “不用说了!请你以后再也别出现在我的面前,对我来说,时常的见到你,会让我感觉生不如死。”

    嘴上是这么说,她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微微地痛了一下。

    昨晚,睡的真香。好像有些残存的记忆,曾经主动寻求过他的温暖,还有他的保护。

    齐洛格,你是真的那么不想见他吗?

    也许并不是,只是她不想让他知道她真正的想法。

    她不想原谅,想要彻底地忘记伤害自己的人。

    为什么她上次被撞了是恢复了记忆,而不是彻底地失忆呢?

    要是不记得他,不恨他,也不爱他,该有多好。

    “保护好你自己,有需要随时找我。这里离你上班的地方很近,我走了,你想睡就再睡一会儿,才六点半。”她的一句生不如死,已经是把他拒之千里之外了。

    他很难受,却也是他该受的。

    站起身,他没有多看她一眼,步伐坚定地离开了她的视线。

    听到关门声,她的眼泪就汹涌而来。

    他从前出发前就会这么说的,让她再睡一会儿。

    他有时候是疼惜她的,这人就是太人格分裂了。

    把注意力转回手上这张纸,也不知道乔宇石记的是不是正确的。

    上班期间她肯定是不能联系的,要等到下班才行,每一个人她都要去拜访一遍。

    到了办公室,一切如常,没有人发现前一夜办公室被动过。值班人员应该也没事,她自己也中了迷药,不过是好好睡了一觉而已。

    陆秀峰对她的态度还是很亲密,甚至是迫切地在盼着周五的到来。

    白天齐洛格照常上班,一下班被陆秀峰送回住处,每晚吃过饭她会偷偷出去。

    按照乔宇石提供的地址及联系电话一一拜访接触公司被辞退的人。

    不幸的是,这些人要么就是不接电话,接了电话一听她说明来意就匆匆挂断。

    他们说只是因为公司裁员才离开,没有任何其他的因素。

    她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态度,即使是敲开门就被赶出来,她也还是会再次敲响对方的门。

    两三天过去了,她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转眼就到了周五。

    知道陆秀峰可能还打着鬼主意,她早有防备,也早有准备。

    一天没有拿到陆琛远的罪证,她就一天都不会离开这家公司,也不会放弃接近他们的机会。

    “小格格,多准备两套衣服,我们在那儿多呆两天。吃的我都派人备好了,我们自己下厨,我炒菜做饭给你吃。”陆秀峰对这晚早就心急如焚了,简直是在每日每夜地数着,齐洛格又寻了几个借口想要推掉,陆秀峰是坚决不肯了。

    “我爸爸说,你跟柳阿姨搬走,就已经是不信任我们了。小格格,我知道你是喜欢秀峰哥的,只不过是因为齐叔叔的事不想急着跟我有所突破。可我也不想爸爸认为我是个连女人都搞不定的男人,你就跟我去吧,我保证会很绅士很有风度,你不要求,我不碰你。”

    “嗯!”齐洛格点了头,陆秀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那包药可不能弄没了。

    到了城南别墅,齐洛格回忆起当年自己在这里的所作所为,非常惭愧。

    一念之差,就被陆琛远利用,发生了那一系列的事。

    要是能回到从前,她不会听信陆琛远的话,也不会迷恋陆秀峰这样的男人。

    不过人生是回不去的,她的感情世界已经注定了布满荆棘与悲哀,无从选择。

    只希望早日结束这一切,早点为父亲报了仇,依然过自己的日子。

    很怀念那段奋发向上的日子,那才该是一个人的生活态度,迎着阳光,骄傲而有方向地行走。

    “开饭喽,小格格,今天我们要喝两杯。”陆秀峰炒好了菜,端上桌,顺便开了一瓶红酒,拿了两个高脚杯。

    “你这碗消毒了没?”齐洛格忽然指着桌上的饭碗问道。

    “没有,厨房里有消毒柜,我现在拿去消毒吧,忘了你这丫头有洁癖了。”陆秀峰说着拿起碗,齐洛格却笑着接过来。

    “还是我去吧。”

    “也好!”他好有机会下药。

    趁着齐洛格出去,陆秀峰把其中一个杯子里倒进一些白色无味的药粉,再把酒倒上。

    很快齐洛格拿了碗回来,给陆秀峰摆好,自己的也摆好。

    “酒都倒好了?我才想起来,这个,杯子我也忘记了消毒。”说完,就要来拿陆秀峰的杯子,被他伸出大手攥住了她的小手。

    “别了,酒就这一瓶,都倒进来了。你要是再消毒,我们就没酒喝了。”陆秀峰的反应,让齐洛格猜测,这杯酒里怕是有问题的。

    如果她拒绝喝酒,还会有下一次,也可能他会直接强了她。

    不如装作不知道,反正她做了什么,他大概是没有防备的。

    “我记得秀峰哥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糖醋排骨,没想到你自己做的是色香味俱全,比我妈做的还好吃呢。”齐洛格给陆秀峰夹了两块排骨放在碗里。

    “来,我们干杯!”陆秀峰心急地拿起杯子。

    “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空腹喝酒,胃不舒服。”齐洛格一直在微笑,好像对于杯中酒没有半分的怀疑。

    陆秀峰也不想表现的过于心急了,就低下头把齐洛格夹的两块排骨吃了。

    吃完,还是没有反应,并没倒下去。

    “这个蟹黄豆腐羹做的也很好,我们一人吃点儿。吃完就干杯吧!”齐洛格帮陆秀峰添了半碗,自己也添了半碗。

    陆秀峰爽快地把浓香的羹喝进肚,酒还没喝,人就有点晕乎了。

    不过齐洛格只是在洗碗时在他的碗里擦了一些药粉,力度估计不大,没有直接睡过去。

    “干杯!”他说着,举起酒杯,齐洛格也不再拖延,很爽快地把杯举起来,轻抿了一口。

    “这样不行,喝一点不行,应该干了。”

    齐洛格没料到他的药性来的那么慢,还有力气灌她酒。她想反抗,却挣扎不过他,被他按住头,把一整杯都灌了进去。

    灌完齐洛格的酒,陆秀峰自己的头也更晕了。

    难道是我自己把酒弄错了?是我喝了催情药,她没事?这是陆秀峰最后一个念头,随即,他觉得眼前一阵模糊,失去了意识。

    到底还是他倒下了,齐洛格欣慰地想。

    她喝掉的酒里药力也很大,她不敢多想,拼命往卫生间跑。

    站在洗手池前,她抠了抠嗓子,想把那些喝进去的东西吐出来。

    努力了半天也只是吐出一点点,该死的陆秀峰,放的太多了,她已经感觉到了浑身瘫软。

    “吐不出来就别吐了。”她听到了一声好听的男音,非常好听,非常低沉性感,是她最喜欢听的声音。

    很奇怪,为什么她最痛恨的人此时说的话却是让她这么喜欢呢?

    她抬起头,头已经晕的快要抬不起了。

    他就站在她身后,伸手打开水笼头,帮她洗了洗脸。

    “走了!”说完,他弯身把她抱起来。

    他早就来了,从这个女人来了这里,他就来了。

    偷偷地关注着他们两个人,要是该死的陆秀峰敢强迫她,他会让他立即毙命。

    他没现身,也没出手,就是想暗地里保护她。

    小东西还没有太傻,自己还知道要防备,并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还是低估了陆秀峰的体力,他对迷药没有齐洛格那么敏感的。还是着了人家的道儿,现在想吐,恐怕药也已经吸收了。

    齐洛格本来最痛恨他了,此时却觉得他很亲切,真是怪异啊。

    她小脸红红的,心里痒的难受,渴望着什么,很渴望。

    “你是乔宇石?”

    “小东西,还知道我是谁。”他低喃一声,抱着她去房间拿了她的小包。

    陆家的别墅和乔宇石的别墅相距不远,没一会儿,他就把她抱回了自己的地盘。

    小东西已经燥热的厉害了,不想让她多受一分煎熬,他快速地帮她把所有的束缚都给脱了。

    他得承认,他非常乐于做她的解药。

    “想要吗?”他俯下身,盯着她红艳艳的小嘴儿,沙哑着声音问道。

    想要吗?她是不想要的吧,心里是这么想的,可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点了头。

    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了。

    两人有多久没有在一起过了?也许太久了,久到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

    其实她身体是想的,是渴望他的,是依恋他的。

    天空破晓,她才倦极了,再也动不了,就窝在他怀抱中沉沉的睡去。

    给她盖了一条薄毯子,搂着她,在她的发心吻了又吻。

    小东西,虽然已经说过这辈子都不要见他了,却在几天之内在他怀中睡过两夜。

    “缘分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小家伙。”他淡淡地说。

    估计她醒来又会想上次一样,想要躲开他,不想见他了。

    趁着她睡着乖顺的时候,他要好好看看她,好好亲亲她。

    她累坏了,又轻微地发出了鼾声。

    估计她被折腾的明天都要酸软的起不来床了,他怜爱地想着,搬过她的脚,在她足心轻轻按摩。

    齐洛格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风从敞开的窗户中吹进来,她觉得空气中好像有种清新的香味似的。

    心情却忽然有种放松感,这是从父亲过世以后不曾有的。

    今天和往时有什么不同吗?她自问着,激灵一下坐起来。

    毯子从身上滑下,露出肌肤。

    连手臂上都是淤紫的吻痕,完了!她如遭雷击,明明记得自己给陆秀峰下了药,却还是被他得逞了?

    是自己药性太久,他醒过来后强暴了自己?

    心揪的死紧,不记得后来他出现过,更不记得是乔宇石帮她解药的事。

    死死地咬着唇,眼泪在眼底蓄积,终于爆发出来了。

    她重新拉起毯子,抱在怀里,好像寻找着支撑,呜呜哭了起来。

    要是没有父仇,此时真是连死的心情都有了。陆秀峰,他应该跟他爸爸一起下地狱!

    “怎么了宝贝儿?”她的呜咽把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的乔宇石给吓了一跳,立即把刀扔在砧板上,几步跑回房中。她哭的很无助,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女孩。

    “是你?”齐洛格有些惊讶,随即脑海中就一点点的浮现出昨晚的纠缠。

    脸通的一下红透了,不用说,作恶的人不是陆秀峰,而是这个恶魔。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乔宇石作恶好像并没有陆秀峰那样让她有那种想死的念头了。

    “是我,你难道还希望是他?”乔宇石被她如此意外的模样伤到了,她昨晚明明叫了他的名字,利用完了就不记得了?

    “你出去!我穿衣服!”齐洛格喝令一声,把毯子再拉的严实些。

    “好!”他昨晚都看了多少遍了,虽然他还想再好好看看她,好好跟她在她清醒的时候恩爱一番,怕她也禁不住折腾。

    当然,她也不会肯让他再靠近了。

    “饭马上就好!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25章 解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