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多花费些心思去接近这里的员工。

    他们这样防着,她就不可以擅自行动,否则会功亏一篑。

    陆秀峰把齐洛格送回家,柳小萍说要跟齐洛格一起去买烧三七的东西,让她跟她走。

    柳小萍知道齐洛格的计划更进了一步,也知道陆秀峰想要干什么,她会不着痕迹地把他们分开一下。

    “小洛,现在不去做还来得及。妈一条老命,没什么好值得怜惜的。你就让妈妈去吧,别再自己犯险,我这心里头总不安。”在市场里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走。

    “不,妈妈,我有办法的。您放心,我也不用犯什么险,陆秀峰这人跟他父亲的老谋深算相比差远了。”

    柳小萍无奈,也知道女儿的倔脾气,只能由着她。

    嘱咐她千万不可以一个人跟陆秀峰去他家,很危险。

    “我知道分寸的。”齐洛格安慰母亲,也只有在母亲面前,她连个笑脸也挤不出来。

    忘不了父亲的死,忘不了那个晚上看到的一切。一天不把那个禽兽绳之以法,她一天都高兴不起来。

    母女两个人买了祭拜的东西回家,远远的就见到陆琛远父子两个人等在门口。

    有几天没有见到那个老禽兽,柳小萍心跳的厉害,该死的混蛋,他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不再折磨她?

    “妈妈,他们好像没有看到我们,我们赶快走,要是他打电话过来,就说我们直接在外面吃饭了,不回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两个人一转身就被眼尖的陆秀峰看见了。

    “小萍,你总算回来了,那天说要请你们吃饭,结果小格格睡的香,没去成。你快把东西放一放,今晚我们一起吃顿饭。”

    陆琛远现在更加肆无忌惮,甚至也不怕邻居什么的看到他对柳小萍的所作所为,上前强行搂住她。柳小萍心如刀绞,却还是轻声答应着去吃饭。

    齐洛格也是心急如焚,这顿饭肯定不是好事,老禽兽是冲着母亲来的,陆秀峰怕也是想趁着这个时机对她下手。

    陆琛远的确是这么想的,吃完这顿饭,晚上他们送两个女人回家。

    他把柳小萍拉走,陆秀峰把齐洛格给吃了。

    以后齐家这里就是他们父子两个不用花钱找乐子的地方,孤儿寡母的欺负起来就是方便。

    齐洛格又要进陆家的公司上班,算是有求于他们,这更多了个理由蹂躏她们母女了。

    说不定有一天,他真的可以对齐洛格……

    不过现在不行,陆秀峰好像还是真心喜欢她,他作为父亲不能做的太过分。

    一顿饭齐洛格和柳小萍是在极度的忐忑不安中完成的。

    柳小萍心里暗暗的打算,要是今晚他们两个人真要住在他们家,她豁出去了,一定让他们两个人一同死在她的菜刀下。

    到时候就没有什么亏的了,死了两父子,她和老齐,也算是抵偿了。

    她自己被老禽兽蹂躏,已经是迫不得已的事,她还记着陆琛远的威胁。他根本就不是人,什么事情做不出?要真是他对齐洛格下手了,她柳小萍就是死一万次都不能弥补女儿受到的伤害。

    母女两人在拖延着时间,一顿饭从晚上六点半吃到晚上九点,还没有吃完。

    陆琛远明白她们的意思,害怕嘛,嘿嘿,越是害怕越有意思。

    再怎么拖延,这顿饭还不是得结束,等一下饭店关门了,不信她们还不走。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家吧。”陆琛远站起身,抹了抹嘴,对两个女人很体贴有风度地说道,还做出了个请的动作。

    “不用了,老陆,你看你也忙了一天还是早点回去。要不就让秀峰开车送我们,送完他也该早点回家。”柳小萍提议道,如果能避免血腥冲突,她还是不愿意的。毕竟女儿将来会有心理阴影,一辈子怕也不能走出来。

    “是啊!陆叔叔,您累了,早些回去休息。今天可真感谢您,还特意开会欢迎我,我都受宠若惊了。”

    “可不是吗?老陆这人就是热情!”柳小萍笑道。

    “你看,我都这么热情了,你们不好好招待我喝杯茶也说不过去。今天秀峰开车,我喝了两杯有点晕,想坐后面。”

    柳小萍和齐洛格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他们去是避免不了了。

    齐洛格真恨自己没有备些迷药什么的,关键时刻让他们一起晕倒就好了。

    陆秀峰去拿了车,柳小萍就让齐洛格坐在副驾驶。

    她是怕老禽兽对齐洛格上下其手,她不知道该怎么躲避。

    坐上车,陆琛远的手就开始在柳小萍身上撩拨。

    柳小萍不敢声张,尽量地往车门的方向靠。她移动一下,他靠近一下。

    齐洛格心急如焚,明知道后座在发生什么事,又爱莫能助。

    “陆叔叔!”齐洛格忽然回头,老家伙刚要撩开柳小萍衣服的大手停了停。

    他以为齐洛格的角度看不到后面的动作,手就停在原处没动。

    “啊?什么事?”他心不在焉地问。

    “我爸爸的三七快到了,您到时候会去吗?”

    “会!我怎么能不去呢?唉!老齐刚到那边很孤单吧,我不去看看他,陪他聊聊天总是不忍心。”一边说着,大手还稍微动了动,弄的柳小萍更恨的心都要碎了。

    “谢谢陆叔叔,我爸会很欣慰的。”他的确是很孤单,且还闭不上眼,等我把你送下去长跪在他的魂魄前,他就真的欣慰了。

    说完话,齐洛格转回头。

    陆琛远的大手重新动作起来。

    齐洛格听到母亲细微的抗拒声,不忍回头说话,目视着前方再次开口:“陆叔叔!”

    这一次陆琛远做贼心虚,倒真的有点紧张。

    “嗯,还有事?”

    “有,我觉得我爸爸过世以后,我母亲也很孤单。她总跟我说,陆叔叔人好。陆婶婶也不在了,我想要是您能帮我照顾母亲的话,我真是彻底能放心了。”

    齐洛格不过是想像拖陆秀峰一样,拖着陆琛远,降低他的防备性。

    陆琛远想自己的戏做的很到位,这丫头还想着撮合他们,倒也是他想要的。

    “好好!很好啊,我对你妈妈还真是倾慕已久了。她这么漂亮,要是能嫁给我,我保证好好疼她。”

    “这孩子说什么呢?就算你陆叔叔再好,我也不能这么快就改嫁,你爸爸才过世多久啊?”

    “小洛,你不用不放心妈妈。爸爸妈妈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过的好,你懂吗?不管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你始终要记得,你是你,我们是我们。人有时候不能管那么多,你就是个傻孩子,老把别人的事背在自己身上,这样累。”柳小萍忍不下去了,这个禽兽越来越肆无忌惮。

    就今晚,她要结果了他的性命!

    怕到时候没机会跟齐洛格说这些,她就借着这个话头,把想对她嘱咐的话一起说了。

    齐洛格心中一惊,明白了母亲话里有话。怕是老东西真的惹火了她,还有就是她怕今晚发生的事。

    不行!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

    “妈妈说的对,我还真是太累了。秀峰哥,待会儿送了我妈妈回家,我想跟你去城南别墅去。那儿的景色好,我也想放松放松了。”齐洛格的态度很明显,她不要让妈妈为了自己没命。这是在告诫母亲,就算是她牺牲自己去跟老禽兽拼了,也不能阻止她跟陆秀峰在一起。

    父亲死的那么惨,再赔上个母亲,就算是把陆琛远送进监狱,或者直接杀了,都不能解恨。

    柳小萍心内叹息,明白了女儿的心意。

    “别去了,就在家里,今天太晚了,要放松改天再说。”陆秀峰刚要答应齐洛格的话,被柳小萍出言制止,别提多失望了。

    一路上陆琛远也没停止对柳小萍的骚扰,好在时间不长就到了家里。

    “到家了,我们进去了。老陆,谢谢你和秀峰送我们回家,再见!”下了车,柳小萍搂过女儿急急地往回走。

    陆琛远却跟的紧,口中还说着:“说好了招待我们父子喝杯茶的,怎么能这么冷淡?”

    “太晚了老陆,我们改天吧。”柳小萍还试图阻止,奈何陆琛远就是跟着,柳小萍一开门,他先不请自进了。

    陆秀峰停了车也飞快地赶上来,母女两人到底还是被逼进了家门。

    “喝毛尖行吗?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烧水。”柳小萍刚进了厨房,陆琛远已经叫陆秀峰拉着齐洛格去她房间“聊天。”去了。

    陆琛远悄悄跟进厨房,忽然从背后抱住柳小萍。

    “嘿嘿,喝什么毛尖?喝你这杯茶还差不多”伸出大手刚在她的反抗下撩起她的裙子,忽然听到一阵急切的门铃响。

    谢天谢地,这个时候来个人可真是救命来了。

    陆秀峰那边也正要把齐洛格搂过来亲,齐洛格正在想尽办法拖延,借口也快用尽了。

    “有人来了!我去看看是谁!”齐洛格说着,匆匆忙忙地往客厅跑,柳小萍也早已整理好了衣服冲出来。

    母女二人是想到了一起,她们要找个借口换个地方住,绝对不能留在这里受欺负了。

    现在甭管门外是谁,她们都会开门的。

    也不问,直接把门打开,门口站着的人柳小萍并不认识。

    “爸爸?是您啊,快进来!”齐洛格呼唤了一声,房间里的陆琛远和陆秀峰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齐家安还魂了呢。

    “爸爸?”柳小萍也觉得有些奇怪,愣愣地看着齐洛格。

    “是,妈妈,他就是我亲生父亲。陆叔叔,秀峰哥,快出来啊,我来给你们介绍。”爸爸来的可真及时,她有很久都没主动联系过他了。

    “孩子,你父亲过世,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肖鸿杰颤抖着声音问,看着女儿小脸儿都尖了,真是心痛不已。

    陆琛远和陆秀峰也从齐洛格的卧室和厨房来了客厅,看着肖鸿杰面面相觑。

    “陆叔叔,秀峰哥,这位是我亲生父亲,肖鸿杰,他是某媒体老板。爸爸,这是我母亲柳小萍,这位是我父亲最好的朋友,我们家的大恩人陆叔叔,这位是他儿子,也是我男朋友陆秀峰。”齐洛格一一介绍着,一口一声爸叫的自然极了。

    他来的太及时了,说不定就是阻止了一场血案的发生。

    只是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晚了,忽然来这里。

    肖鸿杰很热情地跟每个人都握了手以后,先提出要给亡者上一炷香。

    齐洛格把他领到遗像前,他点了香,跪在地上,顿时泪流满面。

    “齐兄,我早该来拜会你,多谢你这么多年来养育了齐洛格,养育了我的女儿小旭。没有来,是因为我心里愧疚,我也怕。我只想远远的看着她幸福,不希望我的出现让你们认为我会把女儿抢走。谁想到你这么早就走了,我连当面说声谢谢的机会都没有。”

    “爸您别难受,我爸爸泉下有知,他什么都知道,他能理解的。”齐洛格过来搀扶肖鸿杰,泪珠子也从脸上滚下来。

    肖鸿杰却没起来,跪着转了个方向,对柳小萍说道:“请您受我一拜,感谢您对我女儿的养育,您辛苦了!”说完,不顾柳小萍的反对,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柳小萍和齐洛格连忙把他扶了起来,大家回到客厅喝茶说话。

    陆琛远心里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正玩的开心的时候,这老家伙深更半夜的来,不是找事吗?

    他倒是什么时候能走?

    “女儿啊,我今晚这么晚才来,是把家里好好收拾了一番。你父亲走了,你们孤儿寡母的住着不安全,我把房子给腾出了两间,让你和你母亲搬到我那儿住。这么多年了,我对你的愧疚终于可以有机会补报了,你不会拒绝我吧?”

    肖鸿杰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他的这些话说的也是意有所指。

    就在这天黄昏,陆琛远强行搂住了柳小萍的腰,被乔宇石看在眼里,他就猜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出面,明显齐洛格不会顺着他的意。

    这两天齐洛格又是休学,又是进陆琛远家的公司,他觉得这背后肯定是有蹊跷的。

    她好不容易考上的研究生,不该轻易放弃。

    他猜测,她父亲的死可能跟姓陆的有关,这就是为什么齐洛格对陆秀峰的态度迅速改变的原因。

    她的倔脾气是不会让他干涉的,何况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人,最恨的人就是他了。

    想了很多办法,最终决定还是让齐洛格的亲生父亲出面。

    他照顾自己的女儿,照顾她的养母那都是顺理成章的事。齐洛格要是真的不想那么快就被陆秀峰给霸占了,也会顺势答应的。

    柳小萍和齐洛格正想找个借口搬出去呢,这下正中下怀还有不愿意的道理。

    “我”齐洛格刚要答应,陆秀峰抢先开口了。

    “谢谢肖叔叔的好意,我是齐洛格的男朋友,照顾她也是天经地义的。上次我们还商量说让她搬到我家里去住,我好就近照顾她们母女。”

    陆琛远也帮腔:“是啊,我们家地方也宽敞,她们住进去,两个年轻人能多些相处的机会。”

    “多谢了!”肖鸿杰客气地说道:“可毕竟他们还没有结婚,这让别人看见了也好说不好听。我是她父亲,多年来也没履行过抚养义务,真是想多个机会跟她相处。希望您二位能体谅一个做父亲的心情,当然了,搬到那边小洛还是可以跟秀峰交往。像他这么优秀的年轻人,确实是不多啊。”说着,肖鸿杰还拍了拍陆秀峰的肩膀,意思是,小伙子看好你。

    齐洛格更觉得心中纳闷,肖鸿杰明明是知道她跟乔宇石交往,怎么如今知道她跟陆秀峰谈恋爱一点都不惊讶呢?

    “小洛,去收拾东西,今晚就跟你母亲随爸爸过去吧。”

    “哎!”齐洛格应和道。

    “妈,我们就去我爸爸那儿吧。您说好吗?”

    “好好好,当然好,你是该跟亲生父母多亲近亲近。”柳小萍答着,拉了齐洛格一起去收拾东西。

    陆琛远父子还想要再说什么,终是没有办法了。

    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火,听听肖鸿杰,那是做什么的,可是做媒体的啊,得罪不起。

    也不急在这一时,搬走了又怎样?陆琛远心想,他一个电话,柳小萍不就得乖乖地送上门任他蹂躏,还怕她跑了不成?

    至于齐洛格,那就看他儿子的本事了,反正还在他家公司里,也是跑不掉的。

    这么想着也就不再阻拦,任肖鸿杰连夜把母女二人带走了。

    路上齐洛格问肖鸿杰:“您是从哪里知道我爸爸去世的消息?又怎么会忽然想到去接我们住呢?”她就是觉得他的出现不像是巧合,倒像是安排好了的。

    “你是我的女儿,你的事我当然知道了。”肖鸿杰含糊其辞地说。

    乔宇石跟肖鸿杰恳谈了很久,把他对齐洛格的愧疚以及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了他。

    “肖叔叔,是我对不起她,可我真的不忍心看她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想帮她,她也不会接受,只有请求您去帮这个忙。您一定别说是我让您这么做的,否则她说不定会反感不肯接受。”

    肖鸿杰开始听了乔宇石对齐洛格做的那些事,虽然有些事说的隐晦,他还是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欺负的可是他的女儿,他又怎么能不生气。

    不过他还是牵挂着齐洛格,这一点他还是让他感动的。

    他们以后的路他不知道会怎样,不过作为父亲,他当然是愿意帮齐洛格的。

    今日所见乔宇石的猜测应该是没错,那两个男人都不是好人,表现的已经是很明显了。

    齐洛格也没再追问,跟母亲坐在后座上,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

    妈妈,您受苦了。您放心,坏人不会猖狂太久的。

    “妈,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哪儿也别去,好吗?”齐洛格还是担心陆琛远,怕母亲受他的胁迫。

    “好,小洛,妈妈答应你。”

    一路上再无话,两人到了肖鸿杰家里,房子很大,给她们准备的卧室也很宽敞。

    “妈妈,我晚上跟您睡。”齐洛格撒娇道。

    她是多怕母亲想不开什么的,何况她胆战心惊地过了好几年,又加上父亲的过世,心里不知有多难受,她要好好陪她。

    母亲点点头,先开始铺床了。

    “不早了,你们先休息,有什么事叫我。”肖鸿杰跟她们打了个招呼,回了自己卧室。

    给乔宇石发了一条信息:“她们已经接到我家,不用挂念了。”

    乔宇石当然知道,他始终暗暗地跟着呢,看她们在这里住下来,他才放下心。

 &nbs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24章 潜入公司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