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灵棚里的父子两人也开始低低地说话,齐洛格扶着母亲进了楼道后加快了脚步。

    她是想趁这个时机,好好的劝解母亲。

    很显然柳小萍是被陆琛远挟持的,她心里怎么能不恨呢?

    齐洛格就是怕她冲动,怕她起了杀陆琛远的心。

    陆琛远是死不足惜,他家里却赔上了夫妻两个人的性命,真是太不值了。

    柳小萍也在猜女儿的心思,她从前真是非常喜欢陆秀峰的,天天喊着秀峰哥哥四处追着他跑。

    后来失忆了好几年,他们没有任何接触。她又爱上了乔宇石,爱的死去活来的,今儿怎么又忽然抱着陆秀峰哭呢?

    这孩子,想必跟她是一个心思,要报仇,想要接近他们父子?

    两人关上了房门,外面谁也进不来了。

    “妈,您千万别冲动!”齐洛格一进房间就急切地跟母亲说道。“我不会做什么的,倒是你,你怎么一下子跟陆秀峰这么亲热了,你是打的什么主意?”

    “妈,我也不瞒着您。我爸的死,就是他害的,您也无需瞒着我了。还有您被他逼迫的事我也都知道,我不怪您。您一定是有您的无奈之处,我现在就在想,绝对不能让父亲白白死了。我会去查出证据,把他送进监狱。”齐洛格说送进监狱几个字时咬牙切齿。

    只有天知道,她有多想一刀结果了那个禽兽。

    柳小萍的脸因为屈辱而红了起来,猜想着是不是刚才那禽兽做的事被女儿看到听到了。

    羞愧难当,真想有个地缝钻进去。

    “别傻了妈妈,那不是你的错,是禽兽的错!”齐洛格看透了母亲的心思,她轻轻抱住母亲的头。

    母亲啊,您的心现在一定要痛死了吧,别怕,有我在。

    “你别去!不用你去,这个仇我要亲自报,我非亲手杀了他不可!你听妈妈说,好孩子,你以后要好好活着。妈一处理完你爸的丧事,妈就捅死他。我要不捅他几十刀我都不会解恨!”几年的霸占,她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恨早已经深入了心的最底层。

    她非要看到他血流满地,看到他在她面前痛苦地扭曲,她要一刀刀地割他的肉,她甚至恨不得能亲口喝他的血!

    “我就知道您是这么想的,妈,我不许你那么做。我爸爸知道了,也不会欢喜的。他是爱您的,希望您活的高兴,我也一样。一切都是那禽兽的错,为什么您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再说,他还不知道您恨他吗?还不得时时处处防备着您?”

    “总有机会的,孩子,总会有机会的。”柳小萍喃喃地说。

    “不一定!今天他干了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是他仇恨最后的发泄。说不定以后他防着你,不跟你接近。”虽然他不知道陆琛远到底为什么要说他恨齐家所有人,但是齐洛格确定他是恨的。

    “他不会,他还会缠着我的,他以为我是不会反抗的绵羊。”柳小萍对这一点很有把握,报仇没有错,同时那个老畜生对她身体的眷恋也是没有骗她的。

    “妈妈,我求你,真的不要去。爸爸没了,您要是也走了,让我怎么活?您听我说,我有办法查到他的罪证。我们可以不用拿命来换他的命,真不值。”

    柳小萍岂会不知道不值,她也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你想怎么做,跟着陆秀峰?”

    “对!他一直对我有意,今天就是特意来在我面前表现的。妈,我已经想好了,我要想办法进他们家的公司,我会想办法查到他是怎么冤枉了我爸的。像他这种人,恐怕做下的坏事还不只是这一件,我去搜集他的证据。”

    “傻孩子,不行!他是老畜生,他儿子还能是什么好东西?你跟着他就是羊入虎口,你不能!”柳小萍低低地劝说着,她宁愿自己亲自对老禽兽下手,也不想女儿去冒险。

    “他和他父亲不一样,他不会那么做。您放心,妈妈,您相信我,我自己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不行!”柳小萍就是不愿意,齐洛格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流着眼泪哭道:“妈,你和我爸爸把我从刚满月养育到今天,如果我不能为我爸爸报仇,我就妄为人女。您要是再为这件事死了,我根本没有办法活下去。妈,就算是为了报仇真要委身于他,我也绝对不会迟疑。但是您不同意的话,等您真走了,我会跟着你们一起死!妈妈,您忍心看我这么年轻就死吗?我才23岁,对我来说路还长着呢。”

    “你别胡说!”柳小萍哭着,来搀扶女儿,齐洛格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这辈子都不要嫁人了,更不会再爱人了,用已经肮脏的身躯去帮父亲报仇,她是不会顾惜的。

    “不答应,我绝不起来!”

    “好好好,妈妈答应你,妈妈答应。”柳小萍只得虚应一声,再来扶她。

    “我发誓,如果我没有亲手为父母报仇,我出门会被车撞死!”为了威慑母亲,她跪在地上发下了重誓。

    她的态度如此坚决,柳小萍也颇为无奈。

    “好吧,孩子,妈妈答应你,妈妈不会去杀他。我们从长计议,母女联合起来对付他们父子,好吗?你听妈的话,别为了给你爸爸报仇跟陆秀峰上床,他不是个好东西。”

    总算是劝动了她,劝完她,齐洛格绷着的神经才松弛了一些,这是把母亲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嗯!我知道,他的目的是娶我,也可能是被乔宇石对付了,不甘心。我看他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强行跟我那样,我还有时间。”上他的床,她当然不愿意,那是最后一步,实在万不得已之时的下下策。

    跟母亲谈完话,齐洛格就安排她躺到床上真的休息一会儿。

    她下楼再回到父亲的灵棚,叫陆琛远也去休息。

    倒不担心他再趁机为难柳小萍。

    “你也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我爸爸,跟他聊聊天。”齐洛格开口赶陆秀峰,早没有了开始赶乔宇石走时的那种热乎劲儿。

    “就让秀峰陪你吧,你一个女孩子家,三更半夜的守灵让人不放心。我去休息一下,就来换你们两个人。”陆琛远嘱咐了一声。

    “是啊,小格格,发生这样的事,我怎么能不陪在你身边。别赶我走,就算你不喜欢我了,也让我陪你走完这一段。行吗?”

    齐洛格不禁又一次抽泣起来,听话地点点头。

    陆秀峰上前,一把又搂住她,让她靠在他的胸前哭个痛快。

    陆琛远上楼,把这里留给了他们,让他们在特殊时期快速地培养培养感情。

    “趁她最脆弱的时候,你要早点把她给哄上床。女人一旦把身体给你,你就控制住她了,明白吗?”这是齐洛格和柳小萍上楼以后,陆琛远对陆秀峰的教导。

    “我知道,爸爸,我会尽快的,这一次一定不会让她跑了。”

    陆秀峰和齐洛格一人坐了一张椅子,轻声说着话。

    齐洛格始终很悲伤,偶尔抬眸看一眼陆秀峰,眼神中也是写满了哀伤。

    提起齐家安的好,齐洛格会哭一阵,每当这时陆秀峰就会把齐洛格轻轻搂抱过来。

    有时她会很小鸟依人,有时却不领他的情。

    她靠在他身上时胸口起伏,陆秀峰心内便很雀跃。好几年以后,这可是首次他和齐洛格离的如此的近。

    她的呼吸带着一股柔媚的女人香,鼓荡的他时不时的躁动不已。

    父亲的话是对的,这个女人,他要早一点弄到手。

    脑海中回忆着她当年穿着半透明的睡衣惊慌失措的模样,他就控制不住淫邪的念头。

    这就是灵棚里还躺着个死人,否则他真想顺势好好亲吻她一番。

    不过,他毕竟不像陆琛远那样无耻,也没有那样大的胆子。

    陆秀峰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年他在广场救下小洛洛就是父亲早就安排好的和齐家的相认戏码。

    陆琛远还想在儿子心中保持高大的父亲形象,报仇之类的并没有告诉儿子。

    他说让他接近齐洛格,前期是说要他回报齐家的恩惠。近来,则是要他不能忘记耻辱,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

    “小格格,以后你就跟阿姨搬到我们家去住吧,方便我就近照顾你们,再说齐叔叔一走,你们在家睹物思人的,多伤心啊。”

    陆秀峰虽然不知道父亲到底都干了什么勾当,从他闪烁的眼神里,他还是看出来他喜欢柳小萍。

    他母亲已经走了,想这柳小萍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且还是他父亲心里的人。促成了他们的好事,他和齐洛格近水楼台那还有得不到的道理吗?

    “谢谢你,秀峰哥,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唉!我爸爸说走就走,家里也没有积蓄,以后我研究生恐怕是读不成了。”

    陆秀峰也知道齐洛格在读研究生的事,不过她开网店的事柳小萍没有跟陆琛远提起过。

    “没事,秀峰哥供你读。”陆秀峰豪迈地说,要是能让她欠他一些钱,她就更跑不了了吧。

    “不用,秀峰哥,我不好用你的钱。谢谢你能在关键时刻这么仗义,我会去打工,暂时休学。”齐洛格轻声说,而后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是她计划的一部分,休学,进陆秀峰家的公司。

    她不会自己提出来,非要等到陆秀峰主动提。反正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接近她,她就要利用他急切的心理。

    后来的时间不管陆秀峰怎么劝,怎么求,她都没有答应住进他们家。

    他要资助她读书的事,她也没答应。

    丧事共办了三天,陆琛远以齐家安兄弟的身份从头张罗到尾,陆秀峰更俨然成了齐家的女婿,为了讨好齐洛格忙前忙后。

    三天过去,齐家安火化后入土为安。

    齐洛格后来很少哭,把沉痛憋了回去。

    父亲葬下以后,她在墓碑前晕了过去。

    陆秀峰把她抱起来,放上车,陆琛远开车,陆秀峰在后座上照顾着齐洛格。

    太疲劳了,她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

    对陆秀峰的照应,柳小萍默认了。她会和女儿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默默地观察着一切,不会让她吃亏。

    “阿姨,你们家一下子冷清下来,小格格也不习惯。不如您就和小格格搬到我们家去吧,我母亲过世后,家里人也少,空间大。我好就近照应您和小格格,您说好不好?”

    “是啊小萍,我也好照顾你,过来吧。老齐现在不在了,照顾你也是我的责任。”口中说着冠冕堂皇的话,陆琛远却斜睨着柳小萍,目光专门落在她的胸脯上。

    照顾她,真是别有深意。

    “不用了,老齐的亡灵恐怕还没走远呢,我和小洛多陪一段时间。要是以后他们真能走到一起,再搬过去也不迟。”柳小萍心里恨极了,搬过去,一个老禽兽,一个小色狼,她们母女还不是只有被蹂躏的份儿。

    虽然在家里也躲不开陆琛远的魔爪,齐洛格却不会遭受噩运。

    而且只要有齐洛格在,陆琛远也不会公然的对她肆无忌惮。

    陆琛远却也没再勉强,对他来说,在齐家安的床上办他老婆,那种滋味可不是一般的好,从身到心的爽。

    开着车把他们母女送回家,路上齐洛格早醒了,只是累的有些起不来。

    趁机,陆秀峰让她的头枕着他的大腿,他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小脸蛋。

    乔宇石在齐家小区门口不远处停着车,见陆秀峰扶着齐洛格下车,他是真的想上前由他来抱她上去。

    他已经没有资格了,也不想在齐洛格伤痛无比的时候多添她的烦恼。

    别管怎么说,她总算是平平安安的回了家。

    “小洛洛,他不是一个好东西,你要警惕他。别因为现在脆弱,过于依赖他。”一个死皮赖脸的男人,乔宇石是怎么都看不上的。

    可这个人从前就是齐洛格心中的挚爱,难保她不跟他旧情复燃。

    小洛洛,我该拿你怎么办,到底要怎样做,我才能回到你身边?

    我不是想占着你,我只是想能就近保护你。你知不知道,接近不了的感觉有多难受?看着你伤心难过,无依无靠,我不能陪在你身边,我有多痛苦?

    真的要让我一辈子就只能这么看着你吗?

    要永远这么惩罚我也行,你要早点从丧父的阴影中走出来,让我放心。

    陆秀峰要抱着齐洛格上楼,被她拒绝了,在他的搀扶下她回了家,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太累了,太悲伤了,她几乎就要垮了。

    齐洛格,你不能垮,撑下去!你一定要为父亲报仇的,养好体力。

    “你也去睡一会儿吧,我陪你说说话,省的你害怕。”陆琛远轻声对柳小萍说道。

    “不去,我想要给小洛做点吃的,她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别了,晚上我请你们母女吃饭,走吧,就当我是代老齐照顾你。”

    趁着齐洛格睡了,陆秀峰没看他们,陆琛远几乎是搂着柳小萍强行把她带去了齐家安和她的卧室。

    关好了门,他大手就开始不老实。

    “小萍,你知不知道,我一路上一直在想着怎么干你。就在这儿,就在这儿干,来吧!”柳小萍再怎么拒绝,都挡不住禽兽的动作。

    他对她的身体当真是着迷,成熟女人的韵味,让人欲罢不能。

    齐洛格的梦,被浓重的悲伤包围,她很不安,在不断的奔跑着,好像有个地方有个人会保护她。

    她跑了很久很久,终于看到了一张英俊的面孔。

    那是一张曾经让她无数次迷失,迷恋的脸,她哭着跑到他身边,他紧紧地拥住了她。

    “小洛,宝贝儿,我在,我一直都在。别怕,我会永远在,永远在你身后。只要你一个笑容,我就出现了。乖,别怕。”男人很温柔地抚慰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发,仿佛她还是个小女孩一般的爱惜。

    乔宇石……她脑海中就是这个影子,这个名字。

    他刻在她的潜意识深处,即使是恨,依然是那样强烈。

    梦中没有了他的强占,没有了他的囚禁,没有了她自杀,只剩下他对她真正的关心,只剩下一副温暖的肩膀。

    哭哭停停,又渐渐睡的安稳,一觉一直没醒,睡到了天黑,再睡到天亮。

    第二天陆琛远和陆秀峰都去上班了,齐洛格和母亲商量着,把网店交给齐洛格同寝室的一个女孩来经营。

    她开始作出找工作的样子,对陆秀峰也更是若即若离。

    “爸爸,齐洛格不肯接受我的帮助,她要自己找工作,还没有经验,四处碰壁。要不,我叫她到我们家的公司来上班,你说好不好?”陆秀峰在父亲的办公室征求父亲的意见。

    “是她的意思?”陆琛远谨慎地问,要知道公司里还是有很多猫腻的,还有齐家安的死,万一被发现端倪他还是有些麻烦的。

    那小丫头片子虽然是好骗,他也得防一手。

    “不是,我说要她来,她还不肯。我是先问您的意思,要是您同意,我再去说服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爸过世那几天,她对我还很依赖,这几天又离我有些距离。别说把她弄上床,就是想牵她的手,她都会躲开。”

    “没用!”陆琛远皱着眉不悦地说道。

    “你不会强行吗?连个女人都搞不成,我还怎么指望你办大事?要来就让她来,不过不能做很重要的工作。她毕业没什么工作经验,就做文员吧,你去问她愿意不愿意。就说我说的,要想进来我们家公司,得我们自己人。她要是你的人,我就同意了。你趁这个机会把她……”

    “我知道了,爸爸,我马上去跟她说。”

    陆秀峰又飞奔到齐洛格家,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她:“你想去我们家公司吗?”

    “当然想!”话脱口而出后,齐洛格又做出后悔的模样说道:“不过我知道我没什么工作经验,你父亲也不一定愿意要我,还是算了。”

    “我爸同意了,我说服了他!”陆秀峰邀功似的,说了句。

    “真的?”齐洛格的小脸上是喜悦的神采。

    “真的!不过我爸爸说了,得是我们自己人才行。你看我们的关系能不能进一步?小格格,我喜欢你,你不也喜欢我吗?要是你成了我的人……”

    “不行!”齐洛格坚决喝断了他的话。

    “你不喜欢我?”陆秀峰有些失望,试探性地问。

&nb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23章 定要亲手送他进监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