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到时候整个乔氏就握在他手中了,还有乔家自己家独资的企业也在他手里,乔氏的真正主人不就是他了吗?

    小洛洛,我会用整个乔氏江山为聘,来迎娶你的。

    届时,所有想要阻拦的人都没有资格了。

    一定要坚持着,早点醒过来!

    “是大哥,我一定会多留意的。不过我想他们都是我们的弟弟妹妹,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总得有理由有立场啊。”

    “多留点心吧,你没看乔宇欢在酒席上针对我说的那些话吗?我想,他可能是觉得我阻碍他进乔氏,是我的私心呢。有多少豪门富户就是这样的手足相残的,我真是不希望看到我自己的弟弟妹妹走上这条路。”他叹息了一声,好像撮中了乔思南的心窝子。

    愧疚之情油然而生,但很快,仇恨盖住了一切。

    你不希望,你当然不希望。我要是在你这个位置,我也不希望,可我母亲不能白白的死了。

    闭着眼睛的齐洛格,思想也没闲着。

    她听到他说怀疑是冤枉了她,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惊喜了。

    他现在说什么做什么,在她眼中都是可憎可厌的。从前他对她,兴许真是有些好感喜欢,大部分也应该是受那位夏小姐的影响。

    就算是真的,他对她也谈不上爱。爱一个人就会相信,他对她不信任,甚至都不愿意动脑去分析一下这件事有没有什么可疑。

    他不能确定那条信息是不是她齐洛格发的,她自己却清楚啊。

    那么那条信息到底是谁发的?那人肯定是在乔家,知道她和乔宇石之间的纠葛。

    莫不是坐在她床边正和乔宇石说话的乔思南?

    不可能啊!她怀疑谁都不该怀疑小勇哥的,他一向都为她着想。

    难道是李幕晴?是他看出来小勇哥对她有意,所以用计让她离开乔家?

    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乔家她是再也不想踏进去半步。

    现在就是盼着他们早点离开她的床前,让她有机会可以逃走。

    门开了,李幕晴进来了,低声跟乔宇石汇报道:“乔总,入院手续办好了。”

    “嗯!你们回去吧,我一人在这里照顾她就行。”

    乔思南和李幕晴对视了一眼,说了声,有需要随时叫他们,准备离开。

    “对了大哥,我把钱包放在这里,你走的急,身上肯定没带现金吧。”说完,乔思南把钱包放在了床头。

    乔宇石没拒绝,他还不想让乔思南看出他跟他疏远的意思。

    他们走后,乔宇石深深凝望着齐洛格苍白的小脸。

    伸出手,他再次抓住了她的小手。

    她心如刀割,还只能任他抓着。因为他说过,就算是她死,都得死在他身边。

    现在没死,他自然是不会放手的。

    “小洛洛,我已经知道是谁在破坏我们的关系了。你放心,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你要快点醒,快一点。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你醒了以后可以原谅我吗?不,你别原谅我,你永远都别原谅我。你看着我痛苦,好不好?”

    如此深情的表白,若在从前齐洛格会有多欢喜。

    可惜她再也不会信他的话了,永远都不会信。

    没有流泪,她从前的眼泪真的太多了,自此以后新生的她会是另外一个人。

    再不会为情心动,不会爱任何人。

    过一会儿,他就会说一句,怎么还不醒呢?

    “你再不醒,我就给你安排转院。两天内不醒,我们就换个地方,好不好?”他的声音很温柔,似乎又回到了他从前温柔对待她的时候。

    那时候她真以为他们的恩爱会成为永恒,终究没有好的基础,都是妄想。

    也许女人都希望有个完美的归宿吧,是她在做梦了。

    乔思南嘱咐李幕晴,要给齐洛格送些衣服过去,另外一日三餐她也要照应着。

    “你其实是关心他们的吧?要不然收手吧!”李幕晴还是不忍了,乔宇石对付他,哪有让他悬崖勒马的好。

    “我不是关心他们,我是想麻痹他们的神经而已。这种话,你以后不用劝了,没有意义。”

    唉!她无声地叹了口气,乔思南,看来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夜深了,乔宇石一直坐在她的床头,李幕晴送来的饭菜他没有动。

    齐洛格闭着眼装作还昏迷的样子,也许是累了,不知不觉的就会睡着。

    睡一会儿,醒一会儿。

    天又亮了,乔宇石在她病床前坐了一个晚上。

    在从前她当然是感动的,但她的心现在比石头都还要硬,不会再感动了。

    “乔先生,请您到医生办公室来一下。”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李幕晴已经送完饭送完他们的手机和一些日用品走了,只有乔宇石坐在她病床前守着的时候,护士来叫他。

    齐洛格终于等到机会了,听他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小洛洛,我很快就回来。”

    他起身走了,她赶紧起床。

    头很晕,很痛,她管不了了,抓起乔思南放在床头的钱包还有自己的手机就跑了出去。

    多亏有他这个钱包,否则她就算跑也跑不了多远。

    乔宇石回来的时候,床空了,床头的钱包也不见了。

    他疯了似的追出了医院,就见到齐洛格正好钻进一辆出租车。

    “你站住!齐洛格,你别走!”她醒了?他心里是狂喜的,她总算没有就此就昏睡不起。

    可她身体还虚弱着,这是要跑到哪里去?

    很危险,她不知道吗?

    就这么恨他,就这么样急切地要离开他吗?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管了,她是想让他内疚死吧。

    如梦初醒,他忙看了一眼出租车的车牌号,冲回医院跑到停车场,快速地顺着她走的路追。

    终于在一个拐弯处,他追上了那辆的士。

    “师傅,麻烦你快些开!”齐洛格焦急地乞求道。

    “开不了了,被挡住了。”乔宇石把车往的士前面一拦,的士动也动不了。

    乔宇石打开车门下车,齐洛格也打开车门下来了。

    “跟我回医院吧,行吗?”乔宇石开口,是请求的语气。

    齐洛格表情冷的像三九天的冰面,没有任何表情。

    “你要是不放我走,我马上会去撞车。如果你把我押回医院,我照样会撞墙。”她冷冰冰地说。

    这么追出来,劝她回医院,是在乎她吗?

    可能是的,在她脆弱的时候,他就在乎。

    他却不记得他曾经怎么对她残忍了是吗?她记得!永远都不会忘记。

    “跟我走吧,别担心我会再限制你的自由。我只是想让你养好了,再离开我身边,算我求你了,行吗?都是我的错,我已经知道是我不对了。我不求你原谅我,就是想看到你好好的。”

    “我不想跟你说话,你闪开!不然我现在就撞车给你看!就算死,我都不会原谅你!”

    她看了看他那张曾经让她痴迷现在又是无比憎恨的脸,每一句话都说的咬牙切齿。

    就算是再狠十倍,一百倍,也表达不出她心中有多恨。

    “别乱来,你别乱来!”乔宇石有些慌了,在最在乎的女人面前,她再次提出死的威胁,他如何能不慌?

    这次她能醒过来已经是奇迹了,要是在这个时候往伤口上撒盐,她不死才怪呢。

    “把你的车开走!”她是命令的语气。

    “你答应我,就算是离开了,也要好好医治。”他无奈极了,上前一步抓住她,强行押回医院,她的情绪会更激动。

    万一她做出更不可思议的事,他会更加追悔莫及。

    她没有办法说一句让他放心,不过身体是她自己的,她会去医治的。

    “求求你了,你就留下来等治好了,让我放心你才走,行吗?我真的不会强留你了。你要我怎么做才能相信我说的话?”他心痛极了,知道都是自己失信于她,冤枉了她。

    他在她心中一点信誉度都没有了,她不会原谅他,也不会听他的。

    她面无表情,指了指他的车。

    “齐洛格,你折磨我可以,我没有怨言。可你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听我的话,乖,先跟我回医院。”

    齐洛格的表情狠了一下,就冲着电线杆使了力。

    “不要!我离开,我开着车离开,不干涉你了,你走吧!”乔宇石说着,飞一样的速度回到自己的车内。

    一转方向盘,车换了个地方。

    齐洛格虚弱无力,她摇摇晃晃地上了的士。

    “去民和酒店。”她对司机说,这副模样不能回家。

    待她收拾完好了再回去,离开了乔宇石,就是新生活的开始。

    那段痛苦的回忆,她会强迫自己不去想的。

    只要没死,生活总得继续不是吗?

    乔宇石不远不近地跟着她,离的近了,怕她发现,再次赶他走。

    离的远了,又怕跟丢了。

    实在是太不放心她了,他掏出手机给慕容博打了个电话。明知道他可能会质问他,甚至会狠狠揍他一顿,他也认了,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危险。

    “请你帮我个忙,马上到民和路来,齐洛格有危险,马上!”

    “知道了!”慕容博没有心思问那么多,他最近出差了,刚回来还没联系齐洛格呢。

    却不想接到这么一个电话,心中一惊,顿时匆忙地往民和路赶。

    齐洛格乘坐的出租车到了民和酒店停下来,慕容博正好追到。

    他们碰上面了,乔宇石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他是她哥哥,不会不管她身体的。

    他再不敢缠着她,只要她身体好,只要她高兴,他没脸再去干涉她的生活了。

    “小洛洛!”慕容博呼唤了一声,车就停在路边,打开车门下来追她。

    齐洛格有点吃惊,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他呢?

    “你怎么回事?头受伤了?快跟我去医院!”她的头上还缠了纱布呢,这么跑出来可不是很危险吗?难怪乔宇石急成那样。

    “我没事。”不是没事,是不想麻烦他,她想自己去。

    “还说没事,再不走我抱你走!”几步走到她身边,他的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强势。

    不用问,两个人肯定是吵架了。

    不过依照乔宇石的性格,就算是吵架,他也不会让她一个人走的。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真没事,齐洛格话还没说完,慕容博一弯身把她抱了起来,强行放进后座。

    他也不多问什么,还是先把她送医院去才让人放心。

    看到他那么紧张的神态,齐洛格多日来冰冷的心总算有了丝温暖。

    原来有个哥哥真好,他会保护自己,会照顾自己。

    慕容博紧抿着唇不发一言,他猜想,是乔宇石得罪了齐洛格,以至于她跑出来了。

    小洛洛是个乖巧的女孩,向来都是为别人着想的。真能把她惹毛到这种程度,责任一定在乔宇石那边。

    她受伤了,且是头部,这让他从心里心疼她。

    待她入院后,他要好好了解一下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若是乔宇石不能好好的照顾她,他会把她重新夺回自己身边,不会让她委屈过日子的。

    齐洛格以为是自己拒绝他帮她,慕容博生气了。

    微笑着问他:“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巧合吧?”

    “乔宇石通知我来的,他说你有危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头怎么伤到的?”

    乔宇石……听到这个名字,她心里就涌起反感。

    他对她的好,就是猫哭耗子。不放心吗?欺负她的时候为什么没想到,已经跟他说了,他敢碰她,她就死。结果他还是没有管她的死活,照样碰她。

    “不小心伤到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想说。

    “在替他掩饰?是他弄的?”

    “不是,你别想多了,真是不小心弄到的。”

    “不小心会弄到头吗?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走路撞电线杆了?”他皱着眉,她越说是不小心伤到的,他越觉得是乔宇石所为。

    “我不想说行吗?以后我们的话题不要说起那个人,我们永远都不会在一起。”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这话她是不需要对慕容博说的,徒劳让他操心痛心有什么意思。

    “好,不说。我们去好好看病养伤,什么都别想,有我在。”他轻语,声音充满温柔。

    也许是上天眷顾他慕容博吗?让他重新有机会照顾她,哪怕只是照顾,也好。

    “谢谢你,有哥真好。”齐洛格傻呵呵地笑了。

    假如我不是你哥呢?他没有轻易说出,她和乔宇石到底是一时的矛盾还是解不开的疙瘩,尚无定论。

    若是轻易说出了他不是她哥哥,万一两个人和好了,怕以后他就没有机会接近小洛洛了。

    乔宇石要是知道他不是齐洛格的哥哥,又岂会打电话向他求助呢。

    “医疗费你先帮我垫付吧,我病好以后会还给你的。”始终她不好意思用他的钱。

    “都说了有哥好,还跟哥客气什么呢?”

    “哎呀,你没听说过亲兄弟明算账吗?我是不喜欢占人便宜,你就答应我让我把钱还你,我才好安心治疗。”

    “随便你吧,你只要配合就行了。”慕容博免不了会想,她和乔宇石应该不会这么客气吧。

    去了本市最好的医院,刚办好入院手续,慕容博的手机响,是乔宇石打来的电话。

    他知道慕容博会带齐洛格去看病,怕就怕齐洛格性子拗不肯,所以要亲自确认一下。

    “她去看病了吗?”乔宇石开门见山地问。

    “她的伤是你弄的?”慕容博躲出门去,阴沉沉地问乔宇石。

    “是!”乔宇石干脆地承认了。

    “既然不珍惜,以后不要问我她的情况,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她说她不想见你了,你最好不要打扰她。”果然是他,这个混蛋,竟然伤她的头,真不是人!

    “你只要告诉我,她是不是住了院,我知道她住院了就不会打扰了。”

    “住了!”说完这两个字,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她伤势严重,我不会放过你!”

    挂断电话去找齐洛格的主治医师,跟他商量好用最先进的治疗手段,最好的药。

    齐洛格一安顿下来,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妈,有段时间没给你打电话了,家里都好吗?”这是齐洛格最惭愧的地方了,不知道父母为她怎么担心来着。

    “都好!你爸爸上班了,乔宇石告诉你了没有?”

    “告诉了,告诉了。”

    “你什么时候回家?这孩子,就知道在外面野,还没结婚呢,天天住一起也不好。不是说这两个月就结婚吗?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了?要是他不能明媒正娶,你可要自尊自爱啊。”

    “知道了妈,要是他不能离婚,我就跟他分手。您放心,这两天他奶奶不舒服,我在照顾着,过两天她好了,我就回家。”为了让母亲放心,只有胡乱地扯谎。

    “好,回来前给妈打电话,给你准备好吃的。”

    放下电话,医院就安排齐洛格去做检查了。

    一轮检查下来,除了颅骨有轻微伤,没有大碍。

    “没什么问题,住院一个星期足够了。”主治医生对齐洛格和慕容博说。

    很安静地住了一个星期,乔宇石果然没有来打扰。

    这是齐洛格想要的生活,没有激情也可以,平静最好。

    “跟我回慕容家调养调养吧,我外公现在都不在这里了。许亚男也坐牢了,你去那儿再不会有人为难你。”慕容博发现这几天来齐洛格一次都没有提起乔宇石,看来是真的不想跟他和好了。他多想趁这个机会能多和她相处,说不定时间久了,找个机会告诉她,他不是她哥哥,她能重新接受他。

    虽说曾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过她,他对她很歉疚。可也不能因为别人的目光止步,他该勇敢地对她表白,给她一辈子的幸福。

    “我想回家,很久都没有回家了。既然跟那个人分手了,我就想能好好陪陪父母,多照顾照顾他们。再说我也快开学了,开学后要住校的,回家的机会就少了。”

    她说的也合情合理,慕容博不好勉强。

    “小洛洛,你回家以后我想看你怎么办?”

    “我给你打电话啊,我也会去看你的。”齐洛格笑了笑。

    在他面前,她总是在努力地忘记忧伤,不去想那些不愉快,不让他担心。

    “行!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孤儿院吧,我除了出差,经常去,孩子们总缠着我学功夫。”

    “好!”嘴上这么答应着,她可没真想去。去了,就要见到那个她痛恨的人了。

    从此后与他相关的任何事,她都不会去做,有可能跟他见面的任何场合,她都不会去。

    齐洛格回到家,因为没有带钥匙,敲门,敲了很久都没有人开。

    还以为家里没有人,拿出手机刚要给母亲打电话,门开了,母亲从里面探出头来。

    “小洛?你怎么回来了?”

    母亲柳小萍的脸上有着不自然的潮红,齐洛格不是未经人事的人,怎么看不出她这是干了什么事呢?

   &nbs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21章 放开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