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乔思南到大哥办公室走了一遭,是为了齐洛格来劝他的。

    “她总被关在那儿也不是办法,你要是真不喜欢她,喜欢的是夏宛如,要不就把她放了吧。”

    “她的事你以后不用说了,夏宛如已经出国了,我不喜欢她。”乔宇石现在对谁都冷淡,包括乔思南。

    齐洛格的背叛真的伤到了他,又回到了从前冷漠的样子。

    乔宇石觉得还是这样好,以冷漠做伪装,谁都别靠近,真是再好不过了。

    “那好吧,我走了大哥,你自己要保重。”

    很多天没有去想齐洛格了,他来了,又一次把这个女人想起。

    半个月了吧,听说吃的很好,身体该是早已经康复了。

    齐洛格,奸计没有得逞,还有什么招式呢?

    今晚我就去会会你,别时间久了,你以为我就放过了你。

    并不是因为想她才去看她的,只是为了折磨她,才去见她。

    “大少爷,您这是去哪儿,我开车送你去吗?”江东海问乔宇石,自从他回来,他又是他的助理兼司机了。

    “不用了,你今天回乔宅好好陪陪你父母吧。”

    江东海再没见到他跟齐洛格成双入对,回乔宅的时候他基本都是看一眼就走,说齐洛格在等他。

    没在家人面前提起过领结婚证的事,也没有张罗着要结婚。

    别人兴许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江东海却知道这次他真是不信任齐洛格了。

    这件事他没有跟乔宇石提起,实在是他也不了解齐洛格的为人,并不知道她是不是无辜的。

    齐洛格最近的每一天都在盼望着能够出去,盼望着乔思南能说通乔宇石。

    上次绝食失败了,除了寄希望于乔思南,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想什么办法出去。

    好在乔宇石这些天也没来,想是和夏宛如打的火热,不记得她存在了。

    她不心痛,不吃醋,因为没有必要。

    为那样一个人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动情,都是不值得的。

    门又一次被打开,她想,可能是王嫂送吃的进来。

    她在这里,没有跟任何人交流。只除了刚生病时李幕晴和乔思南的照顾,后来身体好了,他们走了,她就变成了一个人。

    比犯人更没有自由,每顿饭王嫂会做好了送来。

    饭菜都是很好的饭菜,她几乎没有胃口吃,都是勉强塞进一些。

    乔思南,你一定要快一点。

    担心着,不知道父母找不到她会不会着急,他们要是急了,会到乔氏找乔宇石问她的情况吗?

    待的时间越久,她越心急如焚。

    要不是答应了乔思南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她真要再次绝食抗议了。

    除了这,还能有什么办法出去?

    她听到了脚步声,竟然是乔宇石的脚步声!

    再不想见到他,这是他的房子,他会来,她拦不住。

    连要对他说:“放我出去!”她都不想。

    他让她失望透顶,让她心寒,让她恨,让她厌恶。

    不过他来了,也可能是乔思南劝通了她,是来放她出去的。

    踏出这个房间,她永生永世都不会见他。

    她没有抬头看,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穿的王嫂的睡衣,很保守,很完整。

    在看到她的一刹那,他的心紧了一下。

    再恨她,再怪她,始终还是会被她牵扯着心。乔宇石,你是来折磨她的,不是来心软的。

    “没死?”他嘲讽地开口,脸上的表情很是冷漠。

    她没说话,他的语气是这样,看来她是空等了,他没想放她出去。

    有多久没听到她甜美的声音了,她为什么连话也不说一句?

    是被他刺激到了吧,知道她是夏宛如的替身,果然是让她很痛苦是不是?

    齐洛格,你自找的。我本来好好的对你,是你自己下贱非要跟陆秀峰。

    她还是没有说话,躺倒在床上转过去背对着他。

    这样的动作不是小情侣闹气,而是她真的不想看到他,一眼都不想。

    “知道我今天来干什么吗?”他自顾自地说着,在床畔坐下来。

    她不要跟他离的这么近,她霍的起身,不发一言,想下床去。

    乔宇石来了,老王两口子应该不会把着那个门吧。

    也只有此时门才是开着的,她要趁这个机会走。

    “想走?”一把扯住了她手臂,把她往回一带,本可以伸出另一只手将她搂抱在怀中。

    克制抱她的冲动,没有搂,而是把她往床上一甩。

    “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即使我已经有了夏宛如,即使你只是她的代替品只是一个玩物,我也不会放过你!”说完,冲上来又来撕扯她的衣服。

    “你再敢碰我一下,我会立即死给你看!”她的眼中是他从未见过的盛怒。

    她也知道该有坚贞吗?她也知道该守身吗?却是为了陆秀峰?

    “你不是死过吗?饿了几天也没见你死,看来是不够执着。那还是陪我好了!”说着话,再次压上她的身体。

    前段时间的病加上折腾,她清瘦不少。

    活该啊,要是好好的待在他身边,他怎么舍得她受那么多苦。

    她的表情是恨的,恨的入骨,他伸手来撕扯她的衣服。

    “撕拉”一声,睡衣被他扯开,她完美的身材又在他眼前呈现。

    “你住手!住手!住手!你这个恶心的禽兽!如果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我会亲手杀了你!别碰我,否则我一定会报仇的!”她的眼中依然喷出了怒火,气的全身直哆嗦。

    他无所谓,对她那么好,也没挡着她报复他。

    狠心扯下她所有的衣裤,她全身上下一丝也没剩。

    再不能让他侵犯她的身体,绝对不能!

    她摇晃着头,绝美的双眸瞪的圆圆的,推他,双脚不断地踢他,就像疯了一般。

    他嘴边挂着残忍的冷笑,忽视她的反抗,弯下身来寻她的朱唇。

    齐洛格猛地扭开头,不让他碰到她的嘴唇,她恶心!

    “我再说一遍,乔宇石,你敢碰我一下我会死!”

    “随便你!”他冷冷地说着,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占有了她。

    这一次他没有看到她的眼泪,她眼底只有冰冷的仇恨。

    那前所未有的对他炽烈的恨,让他心猛然被抽紧一下,她骗了他,为什么还能那样理直气壮?

    难不成信息真不是她发的?不,乔宇石你又在为她想了,她的各种表情不过是想要达到某种目的。

    一狠心,动作凶猛起来。

    齐洛格没有说话,没有动,反抗是反抗不了的。

    她在等,等他发泄完,按照习惯他会去洗澡的。

    就趁着这个空挡,她会跑出去。要是她此时表现出反抗,想跑,他待会儿一定会把门锁上。

    为了降低他的防范,为了自由,她就算现在心里痛如刀绞,恶心的恨不得能一口咬死他,她也要忍住。

    痛苦持续了很久很久,时间总有尽头,再痛苦的事都有结束的时候。

    他看也没看她一眼,去衣柜拿了一条内裤打开洗手间的门去冲澡。

    齐洛格等的就是这个时刻,迅速把睡衣套上身。睡衣已经被他撕坏了,好在没有成为布片,她一裹,鞋都不敢穿,轻手轻脚地出门。

    老王夫妇不知道在忙什么,并没看见她,她顺着走廊飞快地跑起来。

    腿脚有些发软,跑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力气。

    饶是她很轻的走动,乔宇石还是听到了动静。

    顾不得擦身上的水,他套上内裤就冲出了门。

    她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乔宇石大叫一声:“你给我站住!”飞速跑上来。

    眼看着他就要追上她了,齐洛格绝望极了。此时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死,也绝对不要再被他这样折磨。

    死!对,就是死,让他永远痛苦,永远愧疚!

    她凄凉一笑,退后几步,再全力往前冲。

    “砰!”

    “不要!”乔宇石伸手,想要拦她,已然来不及了。

    她的头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墙壁,人立即昏厥了。

    倒下时顺着雪白的墙身,头部撞出来的血划出一条清晰的歪歪扭扭的红线。

    乔宇石抢上前抱住她已经坠下来的身子,大脑中嗡嗡作响,好像被惊雷劈中。

    她说过,他再碰她,她会死的,他没信。

    她曾经被他囚禁过,折磨过,他以为她是结实的,不会有什么事。

    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也这样激烈的方式对抗他。

    “齐洛格,你不能死!”他颤抖着声音命令她,甚至连衣裤都没有穿就抱起她往室外狂奔。

    她需要急救,她已经昏过去了。

    那么大力撞过去,就是带着必死的决心,乔宇石的心都在淌血了。

    真想伤她吗?为什么看到她这副模样,他希望流血的人是他?

    王嫂从厨房出来就看到这么惊人的一幕,大少爷没穿衣服。显然是要带她去医院,难道就这么光着身子去吗?

    她飞奔回房间抱起床上他刚脱下的衣服就追了出去,他动作太快了,已经发动车子呼啸而去。

    “齐洛格,你不能死,你不可以死!”他似乎是在对她下命令,也似乎是对自己。

    车开的飞快,此时是分秒必争,晚一秒她真的可能与世长辞了。

    要是他真的害死了她,他绝对不会独活。

    乔宇石,你真是该死,你就算是再恨她,都不该如此的折磨她。

    爱上她了又怎样,她背叛你了又怎样?你始终是在乎她的,她有任何闪失,伤心的是你!你真是蠢!

    终于到了医院了,乔宇石下车把齐洛格抱出来。

    他全身上下只有一条短裤,很多人都在看笑话似的看他。

    他什么也管不了,只要能救活齐洛格,就算是所有人都把他当成疯子也无所谓。

    他踢开医生办公室的门,急诊科的医生都被他这个样子给吓呆了。

    “我是乔氏的乔宇石,快给她急救!”他命令的语气对主治医生说道,表情冷厉。

    “快快快!”本来没有亮出身份证明没人会信的,是他的气势让他们选择了相信。

    要真是乔宇石,万一他怀里的女人没救过来,他们是担待不起的。

    齐洛格很快被推进了急诊室,一名实习医生听说他是乔宇石,想趁机跟他套个近乎。

    正好他没穿衣服,他就拿了自己一件新发的白大褂给了乔宇石。

    乔宇石披上了那人给的衣服,口中说着谢谢,守在急救室外的走廊,他的心就像在火上烧灼一般。

    近日所有的事在脑海中反复回想,突然,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一定不是齐洛格,那条信息一定不是她发的,不是!

    她如果真的会欺骗他,真有那么缜密的思维,当时她就该发了信息以后立即删除,才能有转圜的余地。

    齐洛格,我太该死了,是我冤枉了你,是我该死!

    怎么就被嫉妒给控制了思考,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没有想过。

    “你不能死!你真的不能死,我不会白白冤枉你的,我会揪出想要拆散我们的人。齐洛格,对不起,但是请你一定要活下去。我会弥补我犯下的错,我会一辈子赎罪。”

    他合着掌在走廊中烦躁不安地走动着,同时也在分析着到底谁有可能做下这样的事。

    是乔家的人确定无疑了,那么会是谁呢?

    那天乔宇欢忽然发难,会是他吗?

    不大可能是他,他虽然是冲动,到底也是小孩子的脾性,被人挑唆的可能性大。

    他根本就不知道陆秀峰的存在,齐洛格手机中的“爱峰”应该不是她自己改动的吧。

    还有谁知道陆秀峰?乔家有谁知道?乔思南!

    乔思南知道他所有的事,也知道陆秀峰的事。还有那么巧他和齐洛格闹矛盾的时候,夏宛如就出现了。要不是乔思南做了铺垫,他不会轻信夏宛如。

    没有夏宛如的到来,齐洛格不会被刺激的这么想不开。

    是你吗?乔思南?

    我最好的弟弟,我对你到底怎么样?

    他的心真的很痛,痛的都快要不能呼吸了。

    不会有错了,母亲说过她对乔思南的母亲有愧,她是因为她才死的。

    这么多年来乔思南太会演戏了,乔家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过他,可他也许就是站在背后破坏一切的人。

    他是为了母亲报仇,才做下这一切的?

    不,乔宇石,不能冤枉了他。你已经冤枉过齐洛格了,这一次一定要慎重。

    如果这些都是乔思南做下的,有一个人应该会知道。

    他拨通了李幕晴的电话,嘱咐她带一套他的衣服带上银行卡到某某医院的急救科手术室来,一个人来。

    李幕晴动作很迅速,半个小时以后就出现在了乔宇石面前。

    “发生了什么事?乔总?”她跑到他面前,把他的衣服交给他。

    “齐洛格,她自杀了。”他恢复了冷静,心里虽然还痛着,却也下定了决心。

    一旦她不能脱离危险死了,他会跟着她一起去。

    不过在死之前,他也会揪出幕后那个人,不能让她白白的牺牲性命。

    “什么?”李幕晴的声音高了八度。

    乔思南,你到底是要报什么仇?死了的都死了,你这不是折腾活着的人吗?

    是,他是答应了她不会伤害乔家人的性命,可这些都是重情的人,还不得被活活折磨死吗?

    她要阻止乔思南,告诉他再继续下去,她会把他的事抖出来。

    “你都知道是不是?”乔宇石忽然问了这么一句,李幕晴的心颤了一下。

    面上没敢有变化,但是声音却有些颤抖。

    “乔总说什么?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我已经确定了,齐洛格手机上的信息……”

    “乔总!现在不是追查这些的时候,我马上去跟院方磋商,要尽最大的努力救活齐洛格啊。”说完,也不待他同意,就跑了。

    不用说了,她这么遮遮掩掩的就是知道。且她唯一可能维护的人,就是乔思南。真是乔思南!

    那么,拆散他和齐洛格会是他最终的目的吗?

    看来不是,林秘书现在有些小动作,他不过还在观察着。

    说不准林秘书就是他的人,这么想来,乔宇欢也是被他拉拢的一个。

    乔宇欢向来是最讨厌乔思南的,这么些年都是他这个做大哥的强压着,他才没有对乔思南过分不尊重。

    最近这两三次,乔宇欢和他有冲突,都是乔思南劝下来的。

    他拉拢他,恐怕就是在处理这两次事情的时候吧。

    乔思南,你是不是感觉已经有必胜的把握了?以为你可以轻易夺得乔氏?

    就这么点儿的动作,够吗?

    目标一旦锁定了乔思南,很多蛛丝马迹一一被想起。

    他没有告诉过程飞雪阿欣出事的事,她却要自杀栽赃给他,当时去追阿欣,是乔思南带人去的。

    还有陆秀峰的几次出现,林秘书可能是不知道陆秀峰这个人,他却一直知道。

    一次次假惺惺的劝解,更让他乔宇石对自己的弟弟深信不疑。

    连他在爷爷奶奶面前跪下给齐洛格求情,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是他有义气的表现。其实他正是要让大家看看齐洛格是没有被冤枉,证据确凿。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手机上有信息吧?好在他当时为了保齐洛格的面子,没把信息的事说出来,否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更要震怒,更要赶齐洛格出门了。

    事情很清楚了,他彻彻底底地背弃了自己的承诺。

    乔宇石,你说过,永远信她。

    她一遍遍地跟你解释,说你冤枉了她,说有人陷害她,你完全不相信。

    现在你已经让她心碎了,心死了,连活下去都不愿意了。

    你要怎么做才能赢回她的心?恐怕是你怎么做,她都不会原谅你了。

    乔宇石,你是活该,就该永远看着她,保护着她,再不该接近她,这是你应受的惩罚。

    齐洛格,你一定要活着。你活着看我怎么痛苦,惩罚我一辈子,让我永远都不能得到你,好不好?

    手术终于结束了,在他发出这样的愿望以后,手术室的灯忽然灭了。

    他把李幕晴拿来的衣服往椅子上一甩,跑上前去迎接医生。

    “医生,怎么样,她怎么样?救活了吗?”声音在颤,颤的很厉害。

    医生摘下口罩,对他说道:“乔总,人我们救过来了,她的颅骨有轻微损伤,并且脑震荡。目前还没有醒过来,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不确定。”

    “尽全力了吗?”他冷着脸问。

    什么叫什么时候醒过来,不确定,万一醒不来,不就成了植物人了?

    “我们尽全力了,可能是医术有限。若是乔总实在不放心,可以给她转院或出国治疗,说不定对她的病情有利。”主要是她头部从前就受过伤,这一次恐怕会加重。

    齐洛格被推出了手术室,转移到vip病房。

    乔宇石要求把她放进重症监护室,院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20章 折磨,求你不要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