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在最迷糊的时候她还清晰地知道,她一定要坚持。就算是要被烧死在这里,也要让他终身懊悔。

    别墅里变的很安静,老王夫妇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

    她就像回到了曾经在那套公寓里发烧的时候,她一个人,差点就死在房间里。

    还是乔宇石来了,把她带走了,及时医治。

    这一次恐怕他不会来了,她绝望的想。

    他不来更好,她做这些就是为了要让自己记住他的狠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朦胧的意识中听到了乔宇石说话的声音。

    “宝贝儿,这里有些远,颠簸了这么久,累了吧?王嫂?快点给夏小姐泡茶!”夏小姐?齐洛格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许是发烧产生了幻觉。

    乔宇石来了,太好了,等他看见她烧的这个样子,他会放她走吧。

    假如不放,她会告诉他,她一直这样对付自己,饿着不吃饭,不断地洗冷水澡,直到他放她逃出去为止。

    “夏小姐?”王嫂看到夏宛如的那刻惊的说不出话来,俨然是另一个齐洛格。

    这是她的姐姐?可是姓夏,他还叫她宝贝儿,天呐,那齐小姐算什么?

    “快去!”乔宇石冷声道。

    “是,大少爷,夏小姐请稍等。”

    齐洛格还是听清楚了,他带了个女人回来,姓夏。

    是故意气她,报复她的吗?

    乔宇石,光是凌虐我的身体已经不解恨了,对不对?

    想用别的女人来刺激我,我不会心痛了乔宇石。

    我不会爱你了,你不给我信任,你背弃了我们的誓言。今生今世,我死也不会原谅你!

    你越是想尽办法折磨我,我越不会原谅你。

    她很想拉过毯子盖住自己的耳朵,不要再接收那些讨厌的声音。

    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扯毯子了,努力了一番又放弃,安静地躺在那儿。

    听一听也好,无论是真是假,都可以让她印象深刻不是?

    乔宇石后来开车追上了已经走到别墅区外漆黑的公路上的夏宛如,她穿着高跟鞋走的一瘸一拐。

    她的脚很疼,心更疼,乔思南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晚上乔宇石要是不来,她可以到哪里去。

    真是最后一次帮他了,帮完他这一次,欠下他的也还清了。

    “上车!”乔宇石对夏宛如命令的语气说道,她充耳不闻,继续走她的。

    这份倔强却和齐洛格一样,乔宇石就那样跟着她,跟了一会儿。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那就帮我做一件事。”他对夏宛如说道。

    “我有什么好处吗?我喜欢你没错,你却不喜欢我,所以要我帮你做事,你要给我回报,不过不是钱的回报。”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他淡淡地问她。

    “我的条件就是,让我做一次你的女人,我想没有任何遗憾地离开。”

    “没问题!”是她自己送上门的,他是男人,难道还需要拒绝女人的美意吗?

    他只要记着第一不让她拍下录像,第二,不让她怀上孩子就行了。

    对他来说,也是两全其美的事,他本来让她帮忙的目的就是去刺激齐洛格。

    “这里有两间卧室,我带你去看看,你喜欢哪一间。”乔宇石说着,牵起夏宛如的手打开齐洛格曾经被囚禁的那间没有窗户的屋子看。

    “随便,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哪间都好。”夏宛如妩媚地笑着,踮起脚尖就要来勾他的脖子。

    面对送上来的红唇,和齐洛格的一样,并没有涂抹润唇膏,身上也没有浓重的气味,本来他是不该排斥的。

    偏偏脑海中全是那个该死女人的脸,硬是亲不下去。

    双手环住夏宛如的肩膀,他轻笑。

    “别急,还有一晚上的时间,我们还是先洗一洗。”

    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够齐洛格听见的。

    乔宇石,是特意站在我房门口说这些话吗?

    即使不这么做,我也已经死心了。领教了太多你的无情,你做这些多余了。

    夏宛如脸一红,脚尖落回原地。

    很好,她也不想着急。

    他说帮他在这栋别墅的走廊说几句亲密的话就行,这是他们合作的条件。

    不用猜她也知道齐洛格就在紧闭着的门后,她听到了吗?

    想到那个女孩儿,她的情绪会很复杂。她深爱着的乔思南就是喜欢他,她该嫉妒的。

    可一想到要伤害她,让她心里难受,她就是有些不忍心。

    为什么呢?说不清,是因为她们长的像吗?

    乔宇石在和夏宛如思考同一个问题,她听见了没有?

    是不是很伤心?就算不是真爱他,总也会嫉妒吧,就像他上次刺激她一样。

    很快他就和夏宛如在隔壁房间上演翻云覆雨,到时候她听到会怎么难受呢?想到她会哭,会心碎,他就觉得高兴。

    齐洛格,这就是你欺骗我的代价!

    “走吧,我们去洗鸳鸯浴。”夏宛如媚笑着轻语。

    夏宛如,今晚你真的要跟乔宇石发生关系吗?

    不要!

    就在今夜她曾经跟自乔思南两人完美的结合过,转眼又跟他哥哥,成何体统?

    当时说要完全属于他一次,不过是个接近他的借口。

    好在乔宇石似乎也不喜欢她,否则刚才就会吻下来的。

    他从前是真喜欢她来着,现在也是真的忘记了吧。

    她曾经警告过齐洛格,让她离他远些。她却不听,这下真是自找苦吃了。

    乔宇石的手环住夏宛如的肩膀,两人还没走几步,夏宛如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

    “你刚才不是问我喜欢哪间卧室吗?我看这间就不错。”夏宛如淡淡地说,脚步停在齐洛格门口。

    这也是她唯一可以脱身的办法,见到齐洛格,让她知道乔宇石对她的喜欢都是缘于她夏宛如。

    刺激完了,乔宇石就不会再需要她了。

    “喜欢这间?很好!那我们就要这间。”

    乔宇石正不想和她去洗什么鸳鸯浴呢,还不如直接向齐洛格挑衅更好。

    “王嫂,帮我把这扇门打开,夏小姐相中了这间房。”

    王嫂答应着拿钥匙过来,把门锁打开后,不敢往里面看,低着头走了。

    “走吧,宝贝儿,我们进去!”乔宇石依然搂着夏宛如的肩膀,扭开门把手,转身进来。

    齐洛格依然躺在床上,他们一步步地走向大床。

    “哎呀,宇石,这床上怎么还有人呢?”夏宛如惊呼一声。

    “这个人,你来看看,就是我找的你的代替品。长的像吗?”夏宛如上前一步,目光落在齐洛格的脸上,她也正睁着眼睛回视着她。

    齐洛格的心被利刃划过,她这张脸跟自己也太相似了。

    乔宇石说什么来着,代替品,可不是吗?

    难怪他总说他恨她,而问他恨她什么,他都是闪烁其词。

    原来那恨不是对她,而是对另一个女人。人说只有恨才有爱,他从头到尾爱的都不是她齐洛格,当然会没有信任。

    齐洛格,你这个下贱的女人,你这个傻女人,你竟然都没有怀疑过他。

    晶莹的泪从眼眶中源源不断的溢出,好像带走了她一些热量。

    “真是很像,你这几年都是跟她在一起吗?”夏宛如问道,怎么觉得齐洛格的脸特别红呢?

    是羞的,气的?

    她身上没穿什么就只盖了一条薄薄的毯子,是会羞吧。

    知道了这男人曾经喜欢的是别人,是会气会恨吧。

    “是啊,找不到你,就找了个代替你的。现在你回来了,她明天可以滚了。”滚蛋两个字乔宇石咬的很重,手改成环着夏宛如的腰。

    “你裹着毯子滚出去!滚到对面的房间去!”他冷冷地命令她,见她哭着,浑身颤抖,脸色绯红,他心中有些痛。

    痛被压抑住了,更紧地搂住夏宛如的腰,冰冷地睨视。

    齐洛格没有说话,假如可以死,她此时就会死。

    心已经布满了窟窿,她所有的热血都从窟窿里流走了。

    没有任何希望,简直就是绝望,寒入骨髓,冰彻心扉。

    乔宇石,如果有一天,我亲自送你下地狱,你可不要怪我!

    闭上眼,她没再看他们,她要积攒力气好从床上爬起来。

    不用看他环着她腰身的大手了,她看到了这位夏小姐,就什么都能明白了。

    何苦还要在她眼前秀什么恩爱,她明白了,够了。

    硬撑着坐起身,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毯子裹了裹,移动着从床上下去。

    也许是太想离开了,不甘也好,想报复也好,那都是以后的事。

    她此时要离开,要积攒力气恢复元气。

    “来吧,宝贝儿,别洗澡了,我们现在就来干正事。”乔宇石说着,把夏宛如搂着,往床上一压。

    齐洛格的心早碎了,她身后夏宛如的欲拒还迎的娇笑声她已经听不清了。

    眼前为什么有些黑?忽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乔宇石还在演戏,她摇摇晃晃地摔倒在地。

    她是心碎了吗?她也知道心碎吗?她欺骗了他,他就是这样的滋味啊!

    是太急着走了吧,所以会摔跤,可为什么等了好久都没有听她起来的声音。

    回想着她脸色的红好像不对,乔宇石甩开了夏宛如,忽地起身。

    弯身查看齐洛格,她紧闭着双眼,不像是装的。

    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滚烫!

    该死的,她怎么又发烧了,竟然没有人告诉他。

    他都在做什么?她烧成这样了,他还带女人来刺激她?

    俯身把她抱了起来一步跨到床边,把她轻轻地放上床。

    “齐洛格,你醒醒!”他叫了她一句,没有反应。

    这女人,一定是自己淋冷水了,是故意要发烧的吧?

    狡猾的女人!

    我只是出于人道主义要救你,不要以为你再用苦肉计就能让我心软,我不会了!

    乔宇石给乔思南拨了个电话,让他带着李幕晴带上医药箱带些退烧药立即赶到这栋别墅来。

    自己则按照上次李医生交代的退烧方法给她按揉穴位,表情是焦急的。

    这些人都是何苦呢?夏宛如静静地在旁边看着,心里默默地想。

    齐洛格持续在昏迷,即使是他按摩穴位也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乔宇石的心渐渐下沉,她该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不会的,应该不会。从前她都病了几次,还失去过孩子,都挺过来了,不会这么容易死。

    乔宇石按摩了一会儿,又去洗了毛巾放在她头上敷着。

    乔思南开车,李幕晴坐在副驾驶,紧抿着唇不发一语。

    今天发生的事,乔思南没承认,他分明进了乔宇石的房间。

    在李幕晴看来,乔宇石和齐洛格是真心相爱的,齐洛格不可能要跟陆秀峰在一起。

    乔宇石拿起手机看的第一眼,李幕晴就敏感地觉察到,手机上肯定有信息。

    那么那条信息很有可能是乔思南发出去的,是他,不会有错。

    “今天齐洛格又出事了,这是你想要的吗?”她幽幽地问。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乔思南淡淡的。

    “不知道?你知道!二少爷,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曾经帮过我,我觉得你善良正直,值得人信赖。”

    “现在不觉得了?那你也可以不喜欢。”他从没有要求过她,分开更好。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喜欢李幕晴,似乎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也许还是兄妹之情吧,甚至连那点情分都变淡了。

    “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你是不是从来都不喜欢我?”

    “对,从来都没喜欢你,分手吧!”他的语气冰凉,没有一丝一毫留恋的意思。

    是因为她质疑了他?还是因为他是真的不喜欢她?

    “你不怕我告诉大少爷你今天进过他的房间吗?”李幕晴受伤地看着他。

    乔思南的身体一僵,不是不怕的,事情败露,他就永远都不能为母亲报仇了。

    “你告诉吧!”他宁愿赌一把,赌她不会告诉,谁叫她喜欢他。一个女人在面对一个喜欢的男人时总是会心软,李幕晴会心软的。

    “你别以为我不会,告诉就告诉!”李幕晴狠下心说道。

    “行,你去告诉,让大哥把我赶出乔家,让我成为一个流浪汉!”

    “难道你就不可以把你的想法告诉我吗?你到底为什么破坏他们?是因为你喜欢齐洛格,还是因为你想要夺他的位置?”李幕晴觉得自己早该觉察到乔思南的不对。

    他从来都是高深莫测的吧,只是她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他是从外面带回来的孩子,从小被叫成野种,他怎么会没有恨?

    “因为我要给我母亲报仇!”乔思南不再回避了,他怕她真的说出去。

    “乔家没有人知道我母亲是怎么死的,你也不知道。当年我母亲是怀着我嫁给我后来的父亲,他知道我不是他的孩子,对我经常又打又骂。母亲也经常被他打,每次他要打我,我母亲就要跪在地上,护住我。我们过的很苦,可只要跟母亲在一起,再苦我也是高兴的。直到有一天,乔家的人找上门,就是乔宇石的母亲。她说乔家希望孩子能认祖归宗,我也才知道原来我还有那么不同寻常的出身。我不是不想回乔家,只要母亲能跟我一起,我就去,我就姓乔。我也不想母亲和我总被那个后爹打,你知道吗?乔家的夫人告诉我,孩子可以去乔家,但是母亲不能去。哼,她管不了他男人在外面生野种,却也是不允许男人带别的女人回家。我就说什么都不去,母亲劝我,怎么劝我都不肯。”

    “夫人来了很多次,每一次都好声好气地跟我说,说一定会好好待我,像亲生儿子一样,叫我别再坚持着带母亲去了。她说可以给母亲和后父一些钱,让他们生活的非常好,只要我跟着走就行了。她还说,她必须得圆满解决这件事,这是乔家老爷子老太太的意思。她要不这么办,就显得不够通情达理了。求了很多次我还是坚持不进乔家,结果有一天,我母亲忽然就死了。他们告诉我说母亲是长年过艰苦日子,身体不好,暴病死的。我知道一定是她害的,为了达到让我进乔家,母亲不进乔家的目的,她硬害死了我妈。我那时才几岁,知道自己斗不过,就假装相信了他们的话。乔家出钱把母亲的后事办的风风光光的,连那坏到心眼里的我的后爹也给了一笔安置费,然后把我带走了。这些年来,我每天都想着我母亲的仇恨,李幕晴,我在乔家的目的就是报仇。你可以把这些告诉给乔宇石,告诉给乔家所有的人!”

    李幕晴沉默了,乔思南的母亲没被提起过,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难道真是被乔宇石的母亲逼死的?这也不是说不过去的事,假如换成她,会不会为母报仇?

    会的,是人都会这么做吧。

    “你要怎么做?做这些够吗?你要夺走乔家的一切?还是要害死谁?”如果他只是让乔宇石感情不顺,她还能理解,能不去告密。

    假如他的目的是让乔宇石死,她李幕晴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死?我不会让他们死的,我会让所有人活着,看乔家最后是谁的。这是他们该付出的代价!”乔思南目中透着仇恨的光,车猛然加速。

    他会坚持,一定会坚持到完全胜利的那一刻!

    “你会站在我这一边,还是会站在乔家那边?”乔思南转头看着李幕晴问道。

    “我”李幕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乔思南是她的心头挚爱,乔家却是养育她长大的地方。乔家的每一个人都对她好,她能昧着良心帮乔思南吗?

    “我不勉强你,更不会要求你帮我做什么。你想要告诉他们就告诉,不想就安静地看着,只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到此为止可以吗?二少爷,别继续下去了。就算是真有那么恨乔家,可你想想大少爷对你总是真心的好。你去伤害他,你忍心吗?你不知道他是最重情义的人?这两年多我是最知道他跟齐洛格感情的,每次她生病,大少爷都担心的不得了。你这样硬要拆散他们是不对的,你自己心里也不会对大少爷一点感情都没有吧?”

    “没有!”乔思南冷冷地说。

    想到晚上跟乔宇石喝酒时,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兴阑珊的模样,乔思南有些烦躁。

    他是他仇人的儿子,他为什么要对他有感情。

    “别骗我了,不可能,没有人能演戏演的那么像。你听我一句劝。”

    “不听!别再说了!马上到了!”

    “好,那就不说那件事了,二少爷,你喜欢我吗?如果你喜欢我,我还是愿意继续跟你在一起,假如你不喜欢,我会离开。不过你放心,就算是我们分手了,我也不会泄露你的秘密。但你必须要答应我,不能伤害乔家任何一个人的性命。”李幕晴心里有些苦涩,她知道了这些,是不该跟他在一起了,可她放不下。

    感情上放不下,面子上也放不下。以后她没办法面对乔家的人,他们会认为她是想飞上枝头半路掉下来了。

    “我喜欢你,我们还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9章 当着她的面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