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不理会她的表情,他又嘱咐了王嫂一句。

    “她叫的时候,你去应门。不过她说的话,你只听听就行了,不能让她有机会跑出来。”她没穿衣服,他过来的时候会带两件性感的睡衣给她穿。

    她的角色不就是该穿的清清凉凉的任他享受感官的盛宴吗?

    齐洛格缩在床上,扯过床上薄薄的毯子给自己盖上。

    毯子上也是他的味道,她恨他的味道,讨厌他的味道。

    从前的迷恋显的多么可笑,这一次她真的死心了。

    她不要再被他关,她要逃出去。她知道这样根本就没有机会逃出去的,她得想办法。

    乔宇石,在她生病的时候不是会心软吗?

    刚才亲热过,她正虚弱着,想起上次的伤寒,她决定再尝试一次冷水。

    李幕晴好像说过她已经不会再得这样的病了,不过她的体质每次碰冷水都会发烧的。

    就让自己发烧,烧到无力为止。

    他还会来的吧,一定会来的,只要她反复的这样伤害自己,他会放她走的。

    她走了,就再不会跟他和好,永远永远!

    “乔总,今晚您和谢总吃饭的事,还去吗?”乔宇石离开城外别墅时,林秘书打电话来问。

    “去!以后每晚都给我排上饭局,一天也不要空!”他最近再忙都要陪齐洛格吃饭的,以后他要把这些时间占满,再不留一点点余地去想那个该死的女人了。

    齐洛格冲了冷水,果然和自己预料中一样,又开始发烧。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温度在攀升,她的头越来越晕。

    享受着那种晕沉沉的感觉,仿佛自己要死了,死了好,死了再也不会去想那个让她憎恨的人。

    晚上,乔宇石很守时的到了饭局上,和姓谢的吃吃谈谈,因有上次的事,他没再喝酒。

    席间,他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齐洛格。

    没有留意到对面走过来一个女人,他一不小心撞到了对方,那女人的钱夹被撞掉地上,翻开了。

    一张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照片太眼熟了,他定睛一看,真是几年前他和丁心荷照过的,带着疑虑缓缓抬头一看。

    夏宛如没有看乔宇石,她假装只是偶遇,弯身下去捡自己的钱夹。

    “对不起!”她轻声开口。

    “丁心荷?”乔宇石带着疑问的语气开口,的确是她,比几年前要成熟了很多。

    他以为还会恨她的,面对她的时候却发现不恨了。

    也许是时过境迁,也可能是因为把那些恨都转移到了齐洛格身上,才对这个女人完全不在意了吧。

    听到了他的话,夏宛如慌乱地捡起地上的钱夹,就要逃跑。

    “站住!”

    “把照片还给我!”乔宇石冷声说道。

    她是曾经背叛过他的女人,留着他们的合照实在是太过于矫情和虚伪。

    她说不准就是齐洛格的姐姐,看来姐妹都一样。

    夏宛如没说话,继续往前快步的走,乔宇石两步追上,一把扯住她的手臂。

    “没听到?把我的照片还给我!”

    “留给我做个纪念行吗?”她低低地开口,眼中有泪在眼圈滚动。

    楚楚可怜的模样和齐洛格如出一辙,不过她要更妩媚一些,齐洛格更清纯惹人疼。

    又一个来他面前演戏的人,他一使力,她的钱夹到了他手里。

    “你是不是也不记得从前发生了什么事?”他问,她要是记得她怎么在他面前跟别的男人拥抱,还好意思留着他们的照片?

    看来是她跟那个男人分开了,今天才处心积虑地接近他,故意撞他,好让照片掉出来被他看到。

    丁心荷,这么拙劣的手段,你也用?

    还是她也打算像齐洛格一样,在他面前表演失忆。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你把钱夹还给我!”

    他不还,打开钱夹,抽出那张照片。

    “给我!求你了,把那张照片给我。我并没有想接近你,我只是想留下那张照片做个纪念。”她凄楚地说着,上前来夺,他却闪身躲开。

    毫不犹豫,他把那张照片瞬时变成了碎片,往空气中一扬。

    碎片纷飞,像飘舞的雪花,在酒店大厅里飞舞。

    很快,地上便一片凌乱。

    夏宛如蹲下身,颤抖着小手,一片一片地去捡拾。

    “够了!你这样有意思吗?”乔宇石低吼一声,扯起夏宛如,眼睛像要冒出火。

    他出来就是为了躲开齐洛格那该死的女人,为什么她又到他面前演戏。

    “你给我滚出去!我在这里,你就不许在这里!”

    他死死抓住她的手腕,想要亲手把她丢出这个酒店。

    让她死了这条心,他乔宇石再不会被这样的女人给蒙骗了。

    “你别这样对我!不要这样对我!”夏宛如无助地地喊着。

    “你以为我不解释就是我的错吗?乔宇石,我只是不想说,因为我知道你身边已经有了别人。”

    “别说那些没意义的话!”他继续扯着她,打开玻璃门,把她甩的跌倒在酒店门口。

    转身就要进门,却听到夏宛如再次说道:“当年你看到的并不是真相,我是为了你才跟了别人!”

    “为了我?”他扭头,冷冷一笑。

    “这理由编的可真好,为了我,你就给我戴绿帽子?”

    “你倒说说看,你是怎么为了我的。”是不是姐姐比妹妹更会编瞎话?

    齐洛格至少还没跟他说这么不可思议的理由呢,他倒有了点兴趣。

    “算了,我不说了。你的表情告诉我,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她凄凉地一笑,爬起身,走了,看也不看他一眼。

    乔宇石也不看她,只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转身回到饭局,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

    席间,王嫂打来了一个电话,向他汇报齐洛格的情况。

    “大少爷,晚饭的时候,我敲她的门,她不说话。我说给她送饭,她也没说话。后来我让老王守在门外,我用钥匙打开门把饭菜放在了门口。过了半个小时以后我去拿饭盒,饭菜原封没动,她没吃。您看……”

    “饿着!这样的事不用问我了,连着一两天不吃饭没问题。要是到了四十八小时还没吃,你就告诉我一声。”

    “大少爷,这样不好吧?”

    “按我说的做!”说完,按断电话。

    “乔少,是什么事让你这么不高兴啊?”谢总笑呵呵地问。

    “没什么,继续聊吧。”他云淡风轻地说道。

    那个女人跟他用过多少次苦肉计了?她爱怎样怎样,他再不会管她。

    只要不饿死,还能留一口气让他发泄就行了。

    正好这时,放在他身上的齐洛格的手机响。

    打开一看,是她母亲打来的。

    “我接一下电话。”站起身跟谢总打了个招呼,他几步走出门站在门外才按下接听键。

    “阿姨!我和小洛洛在外面吃饭,她在洗手间里。她都很好,需要我晚些让她打给您吗?或者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

    “不用了,我就是有几天没跟她联系了,想问问她好不好。她要是好就行,顺便帮我告诉她一声,她爸爸又工作了。”

    “好的阿姨,我一定转达。”

    他就算再生她的气,也不会让她的父母跟着操心。

    去找她的时候,也会让她打电话报平安。

    也许内心潜在的还存着一些希望,将来还有可能跟她结婚,不能破坏了他跟她父母的关系。就像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他还是保护了她在乔宅的形象一样。

    不过这些都是潜意识的,他没有仔细去想。

    夏宛如很快回到了乔思南的公寓,一进门,就被他拦腰给搂个正着。

    “你们干什么了?”他在她耳边轻问。

    她的心竟没由来的喜悦了一下,这样紧张,是代表他在吃醋,是说明他在乎她吗?

    “什么也没干,他根本就不信我。”她想早点做成这件事,早点让乔思南从仇恨中解脱出来。

    可是乔宇石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不缜密地计划,这样出现在他面前只会让他起疑心。

    “没关系,这只是第一步,他肯定不信。对付他这个人,任何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就像拆开他和齐洛格,他从前很相信她。一次两次,三次,他都能信。最后这一下,他就会觉得他从前的相信都是假的,他会否定自己的看法。而你,他会从第一次的不信,第二次的不信,第三次的不信,变成最后的相信。”乔思南满有把握地分析道。

    今天他和齐洛格离开了乔宅,他知道他定是故技重施把她给关起来了。

    小洛洛也是有骨气的,从前几次的折腾她都能原谅,次数太多了,她必然就不会原谅了。

    费劲心思让夏宛如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出现在齐洛格面前,那是有深刻意义的。

    从前她们那么如胶似漆的时候,夏宛如出现,乔宇石只消轻轻解释两句,她就会信。

    可现在呢?他们之间的信任都被他乔思南精心布置的局给毁的完全没有了,没有信任,误会就会越来越大。

    最终会有一个鸿沟横在两人之间,就算想跨过去,恐怕他们都没有足够的力气。

    乔宇石,你终究会毁了的,毁在我手上。

    错就错在你是乔家的长子长孙,错就错在你有一个无耻的父亲,还有一个虚伪的母亲。

    就连两个老的,内心里也是看不起他的,他会让他们知道以后谁是乔家的主子!

    “你要想清楚了,我这么做,也许迟早有一天会跟他发生实质的关系。”夏宛如叹息着开口。

    为了帮他,她这么做是不是对的?

    她对乔宇石没有什么感觉,自己又怎么上的了他的床?

    乔思南的心有一瞬间的滞涩,仿佛手中握着一个玩具,又被其他的孩子盯上了一样。

    不安的感觉很快就没了,他又不喜欢夏宛如。

    “该发生的时候就发生,只要能迷惑他,让他远离齐洛格就行!”

    她以为她刚进门的时候,他那样说是在乎她。看来是她想多了,她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还是那枚棋子。

    为了他的复仇,他可以把她拱手让人,就像她是他穿腻了的一件衣服一样。

    他的目标是可爱的小洛洛,只要她离开乔宇石,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乔思南,别人根本就无所谓。

    “我知道了!”夏宛如很平静地答应道。

    “什么意思?不愿意?”

    “没有。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知道。我就是想告诉你,一旦我上了他的床,从此以后我和你,我们就再也不可能了。你们是兄弟,我不会下贱到再回到你身边。乔思南,以后我都打算好了。帮你完成这件事以后,我会走的。我会开始自己的新生活,那时候我也不会有遗憾了。也不会有牵挂,我不会再爱你了!”

    他是无所谓的,她爱不爱他,他从来都不稀罕。

    他现在要的是齐洛格,齐洛格,单纯善良的小洛洛。他要弥补她,利用了她这么久,他真的要好好补偿她才行。

    齐洛格才该是他的最爱,为什么他听到她说再不爱他了,有点难受呢?

    这么多年了,从前她是根本就不敢说爱。

    最近,她就常常把爱挂在嘴边,如今又说不爱了。

    女人,果然是狡猾善变的。

    “不爱就不爱,我也没说过要你爱。”他极冷淡地说。

    “你走吧,最近别经常出现在我这里,要是让他撞上,就什么都完了。”

    “好。”她简简单单一个字。

    不再悲哀,不再心痛。

    痛的太多了,悲哀的太多了,已经不需要了。

    时间也许不会太久,很快她就能放手,潇洒地离开了。

    “等等!”她答应的太痛快了。

    她不是该不舍得他吗?他在她心里都住了多少年了?他以为她永远都不会走的,以为就算她走,他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她说,她跟他再不会联系了,意思是连身体也不给他了?

    “还有事吗?二少爷?”她转回身轻描淡写地问。

    “脱了!”这就是他的事,以后不许他碰,没有机会碰,那就趁她还没有爬上乔宇石的床之前,让他好好的享用一番吧。

    夏宛如没说什么,淡淡一笑,手伸向自己的拉链。

    淡紫色的裙子往脚边滑落。

    一边缓步朝乔思南走去,她迈着优雅的步子,眼神中满是魅惑。

    这说不定是他们的最后一次了,她不会要什么矜持。

    在他面前,她也从来没有过矜持。她的第一次是主动给他,这一次,也要主动。

    她多么希望他能迷恋上她的身体,迷恋上她这个人。

    多希望他能够为了她,为了不愿意她跟别的男人而放弃一切复仇的计划。

    即使是不可能,她也还是想竭尽全力一试。

    “南,要我吧。”她大胆地发出邀请,踮起脚尖,另一手环住他的脖子。

    她主动仰头凑近他薄薄的嘴唇,那张合间只会说出让她伤心的话的唇,却是她连做梦也渴望亲吻的地方。

    他接住了她的唇,几乎是在撕咬她。

    许是他也认为这是最后一次,并不想囫囵吞枣。

    像所有男人对待心爱的女人那样,第一次发现她的唇舌间竟有股淡淡的香气,越是认真地亲吻,那味道越清晰起来。

    乔思南好像从小到大从未有如此的满足过,一瞬间,仿佛所有的仇恨都不存在了。

    世界上只剩下两个原始的男人和女人,用身体诉说着彼此的依恋。

    夏宛如心满意足地流着泪,很温柔地靠在他的肩颈处。

    “我很幸福,刚刚我真的很幸福。”她轻声地喃呢。

    他的大手摸着她嫩滑的脸蛋,其实他心里有一刻也幸福来着。

    很快,他的脑海中又出现母亲的脸。

    她死的不明不白,他不能只顾自己的欢愉而忘记为她报仇。

    “你起来走吧!”他轻声说,不是以往的冷漠,而是一种无奈。

    “南,一定要报仇吗?不报不好吗?我们离开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去一个全新的地方生活。我会努力工作,我也会做一个贤妻良母。我会给你生孩子,等你看到我们的孩子,你就会忘记那些不快乐的事了。”

    她总觉得乔思南的心不像他自己想的那么冷,那么硬。

    他在他母亲墓前说的话就已经泄漏了他自己的心事,为什么他还非要勉强自己去做那些他不愿意的事呢?

    “走!”他的表情恢复了从前的冷淡。

    她只有默不作声的起床,她依然是改变不了他。

    是他不爱她,要是他爱她,她的话也许就能起作用了。

    夏宛如走后,乔思南接到了他大哥乔宇石来的电话。

    “思南,上次让你查的丁心荷的事,有消息吗?”吃完饭,乔宇石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他问问。

    他不该冤枉了一个好人,也不该放过像齐洛格那样的坏女人。

    “查到了一些,正想给大哥说呢。你在哪儿,方便见面吗?”

    “嗯,走,去上次的酒吧。”乔宇石说道。

    兄弟两人在酒吧见面,乔宇石黑着一张脸,乔思南就知道他和齐洛格会闹到不可收拾。

    他要是不吵架,姓谢的还没有跟他吃饭的分量,怕是他为了打发时间才要去。

    “查到了什么?”见乔思南仔细研究他的脸,乔宇石就知道他想要问问他和齐洛格的事。

    不想跟任何人提起,他总劝他要跟齐洛格好好相处,不想再听他劝了。

    “她不叫丁心荷,她真名叫夏宛如。其实……”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卖了个关子。

    “其实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说,她可能是真心喜欢你的。”他试探性地说,偷偷在看他表情的变化。

    “不可能!她那时候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我是看的清清楚楚。”

    “从资料上来看,她当时应该是为了接近你,特意改的名字。是刘松派她到你身边的,想从你这里套取一些情报。后来刘松还是在那场角逐中败给了你,刘松本人狂热地追求了她很久。就连后来刘松的死,好像都跟她有关系。我想,要不是因为她喜欢你,她就会把你这里套取的情报告诉刘松,但是她没有。还有你当时看到的她和别人拥抱的事,很有可能是刘松逼迫着她那么干的。”

    乔宇石沉默了一会儿,抬眼看乔思南。

    是巧合吗?今天夏宛如接近他,乔思南查到了资料给他,如此的详细。

    还是他和夏宛如有关系?

    “这是你的猜测还是事实?”乔宇石问,有一瞬间是怀疑自己弟弟的,不过后来还是觉得他没有理由骗他。

    “推断,大哥。不过也不能说明事实就像我说的一样,我没见到她本人,并不能确定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很奇怪的是,这个人跟小嫂子长的还真有几分像。”

    “像吗?你也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8章 不可能放弃报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