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乔显政是在等着乔宇石给他一个答案,老父开口,他只有站在一旁等着一会儿再继续他要说的话题。

    “是,爷爷。”

    “爷爷,可以把那个孩子交给我吗?”齐洛格颤颤巍巍地问。

    “爷爷,那孩子在乔家都习惯了,我愿意把他认成是我的孩子,您就把他留下来吧。”跪在地上的乔宇石也请求道。

    “不可以!那孩子本来就是孤儿院的,必须送回孤儿院!你去!”老爷子再次对乔宇欢命令道,乔宇欢就离席去了婴儿室,叫保姆抱着孩子,他开车,往孤儿院去了。

    齐洛格还想再求情,乔宇石给她使了个眼色。爷爷正在气头上,肯定是说不通的,孩子的事还是别急在一时。

    “乔宇石,在美国我就问过你,她是不是柳絮,你是怎么跟我下保证的?”老爷子怒目瞪着乔宇石,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你,还有你,你们合起伙来欺骗自己的弟弟,成何体统!”

    “爸,您别生气,我去拿鞭子来。”乔显政说着就站起身。

    “老头子,别让打呀,他们也是有原因的吧?小石子,你快跟爷爷奶奶说说为什么要这么撒谎,快说!”

    乔宇石忙开口,顺着奶奶的话说道:“当时程飞雪和齐洛格都怀孕了,爷爷奶奶那么高兴。程飞雪的孩子本来就不是我的,就打掉了。齐洛格的孩子……”

    “她的孩子明明是乔宇欢的,你怎么能动弟弟的女人?”奶奶这点也是想不通,没办法原谅的。

    “不知羞耻!”乔显政冷哼出这几个字,似乎是说乔宇石,更多的却是指齐洛格。

    她的脸尴尬窘迫的通红,低垂着头,却没有辩驳。

    她从前跟乔宇欢出双入对的,的确是事实。

    他本人没在,说是假扮的情侣,谁信。

    “我们两个老的本来是很喜欢你的,齐小姐,不过今天才知道你先跟了乔宇欢,现在又要嫁给乔宇石。这样的婚事我们乔家不能接受,老江,送客吧!”老头子沉声说道。

    她毕竟还没进他们家的门,说话还是要客气的,他已经算是给足她面子了。

    “不!”乔宇石站起身,搂住齐洛格的肩膀。

    “她是我要娶的人,如果一定要把她赶出乔家,我会跟她一起离开乔家。”

    “大逆不道!给我跪下!你是瞎了眼,这样下贱的女人你也要!”乔显政气的口不择言了,他最讨厌品行不端的女人。

    齐洛格是漂亮,也不至于把乔家的儿男都耍的团团转吧?

    要是他知道乔思南也喜欢齐洛格,还不得当场气晕过去。

    “请您说话注意措辞,爸爸。”乔宇石冷冷地说道。

    “爷爷奶奶,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如果爷爷奶奶愿意听我把话说完,我就继续解释。如果不愿意,我现在就带她走。她是我的女人,我在的地方,就有她的地方!”

    此话一出,也是气势非凡,那股执着劲儿让两个老的都觉得有些没办法了。

    “你说,就算滚蛋也要把话说完再走。”老爷子道。

    “齐洛格不像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她是个非常纯真善良的女孩。从头到尾,她都只跟过我一个人。就是上次奶奶给她和乔宇欢下药,他们也没发生什么。她和乔宇欢到我们家来,纯属是帮程飞雪的忙。她是程飞雪最好的朋友,程飞雪因为跟我是假结婚,不可以生孩子。她就骗齐洛格说她不孕,说老人的关注点都在她身上,她压力很大。要是乔宇欢有女朋友,你们多一份希望,就不会盯着她一个人的肚子了。齐洛格不小心流产,孩子没有了。至于后来撒的那个谎,也是她和我一样的想法,爷爷奶奶以为有两个重孙子,结果两个都没有了,怕你们太失望。何况我们也知道你们很难接受乔宇欢的女朋友变成了乔宇石的,才编了个双胞胎姐妹的谎。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你们可以罚我,但是请你们不要误解齐洛格的为人。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人,我很爱她,她也很爱我。”

    “你们要是不信可以问思南,他从头到尾都知道我和齐洛格的事。早在两年前,我们就开始恋爱了,她来我们家假扮乔宇欢的女朋友时,肚子里就已经有了我的孩子。”

    “思南?”老爷子问了一声。

    “爷爷,大哥说的……”他不想做这个证明,安排的人为什么还没到?再不到,他就要开口证明他们是无辜的了。

    这盘棋一定要赢,必须得赢啊!

    好像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唤,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饭厅入口一声大叫。

    “齐洛格,我来了,你别怕,我来保护你了!”乔家的主仆同时把目光转向门口,就见一个男人一瘸一拐地从外面走近。

    齐洛格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怎么来了?这不是添乱吗?

    本来就解释不清楚了,他一来,乔家所有的长辈更要认为她是个不三不四的女人。

    乔宇石的目光从陆秀峰脸上移到齐洛格的小脸上,她的脸苍白的,额上有细密的汗。

    她到底在搞什么?为什么要把他弄到这里来?

    “你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过,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吗?

    齐洛格结结巴巴的样子,更加重了所有人的猜测和怀疑。

    “他是谁?”老爷子冷着脸,问道。

    “我是她男朋友!”陆秀峰坚定地说。

    他今天一接到齐洛格的信息就赶过来了,上次被乔宇石安排的人打了,他真是恨死他了。

    总在等待着时机,想要能报复他。

    “你你别瞎说,我和乔宇石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齐洛格怒目瞪着陆秀峰,斥责道。

    乔家每个长辈瞧的清楚,他一来,齐洛格就害怕。

    事情看起来很清楚,齐洛格本来有男朋友。就是眼前的这位。

    她一定是贪慕虚荣,找上了乔宇石,他却还蒙在鼓里。

    看他现在的样子,也傻了吧?

    “你别怕他,我知道你是被迫的,是无奈的。小格格,跟我走吧,就算是他有通天的本事,他也不能公然的杀了我们,跟我走!”说着,就来拉齐洛格的手,却被乔宇石抢上一步挡住了。

    “慢着!谁允许你到我们乔家撒野,到我们乔家来胡说八道的?”乔宇石的眼睛都冒出火来,他腿都给打瘸了,还不死心?

    “乔宇石,你吓唬不到我了。你对她,根本就没有真心。她是受你劫持的,她亲口告诉我的。”陆秀峰轻蔑地看着乔宇石。

    他有钱又怎样,长的帅又怎样,齐洛格还是不喜欢他,她真正爱的,依然是她的秀峰哥。

    所以站在乔宇石面前,陆秀峰是骄傲的。

    “我什么时候亲口告诉你了,你不要到这里信口开河!”齐洛格急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你给我发信息说今天是乔家团圆的日子,你和乔宇石也该有个了结了。趁着他爷爷奶奶在家,不会勉强我们,让我赶快趁机来,带你走吗?”

    “我没有啊!”齐洛格慌了。

    乔宇石本来一直相信齐洛格的,可是联想到前几次她和陆秀峰的一些往来。

    她走到哪里,陆秀峰都能跟到哪里。就连她在街头走失,也是他先找到的,他不禁有些怀疑。

    又想起前几天她手机上的信息,说是想她,她闪烁其词地说她不知道是谁发的。

    这可见他们一向都有来往,是他乔宇石傻了?

    还不知道齐洛格有这么一手,顿时看向她的目光也冷了起来。

    “齐洛格,我处处护着你,我总是那么信你。到底是为什么?”乔宇石抓住了齐洛格的肩膀,声音中含满了悲伤和不解。

    他的心就像被她用利刃伤了,痛的难受。

    “我没有!”齐洛格的泪不知不觉地从眼中渗出。

    他说过信她的,她真是被陆秀峰算计了。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这些,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此时,大脑中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

    只能木然地看着乔宇石,她已经百口莫辩了,只想着依赖他,信他,信他可以保护她,可以保护她的名誉。

    “收起你的眼泪,齐洛格,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了。你太好笑了,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你这样,到底是图什么?报复我曾经伤害过你?是啊,我怎么就不记得你说过永远恨我,永远都不原谅我呢?我还以为我这么爱你,能感动你,是我太天真了。你既然让他来了,就走吧,跟他走吧!”

    “你信我,乔宇石,我真没有。是陆秀峰,是他自己一厢情愿,我没有跟他联系过。他说的什么信息之类的,我没有发过,我真的没有发过。不信你看我手机,你看我手机!”她哭着,嘴唇不断地哆嗦着。

    是啊,手机,唯有手机能帮她洗清冤屈了。

    “还有必要吗?”乔宇石冷冷说道。

    “大哥,我觉得小嫂子不是那样的人。你还是信她……”乔思南站起身,劝了一句。

    “还用看?这女人明明就是有备而来,就是耍着你玩儿的,无耻!滚,你们都滚!”乔显政指了指陆秀峰,又指了指齐洛格。

    齐洛格凄楚的双眸再次看向乔宇石,她说的很清楚了,没有她的事,他为什么还是不信啊?

    “别看我!你走!”

    “宇石……”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大哥,求你们别冤枉了小嫂子。”乔思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情。

    “不要冤枉她,小嫂子说手机能证明她的清白,说明她可能是受了冤屈。这个男人,不能他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大哥喜欢她,要是给冤枉着分开,那是一辈子的遗憾啊!”

    乔思南“句句真心”为了大哥做这么多,长辈们都动容。

    乔宇石闭着眼,皱紧了眉,拳握的紧紧的,深呼吸了好几下,才缓缓睁开眼。

    冷静,他告诫自己,不可以再怀疑齐洛格,要给她一个辩白的机会。

    万一真是冤枉了她,以后怕是两个人没有重合的可能了。

    从内心来讲,他当然是希望她是被冤枉的,希望陆秀峰来是另有他人报信的。

    “好!我们不冤枉人,你手机,拿来!”乔宇石的眼神分明在告诉齐洛格,我还能信你一次,只要你真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手机在房间里,我现在就去拿。”齐洛格慌忙说道,不管怎样,她要清清白白的。即使是不能跟乔宇石在一起,也不能让所有人认为她是朝三暮四的女人。

    “等等!”乔显政喝令道。

    “你自己去拿,信息删除了,谁还说的清楚?江嫂,你和李医生去拿!”

    齐洛格只得站住了,不过她并不怕,她没有发过那样的信息。

    “乔宇石,你说过你永远信我的。马上就可以看到手机了,如果没有信息,你会信我吗?”她回到乔宇石身边,仰着小脸满怀期待地看他。

    所有人都看着乔宇石的表情,他低头注视着自己爱了这么久的女人。

    她的眼中全是纯真,不会骗他的,对吗?

    刚才他的震怒都是错的,是他冤枉了她?

    每当看到她的眼睛,他就会选择信她,这一次,是否还要坚持那个选择。

    “如果没有信息,我就信你!乔家的每个人都会信你!”他再次握住了她的小手。

    “谢谢!”她凄楚地哭了,不知道为什么要受这样的冤屈。

    好在,她心爱的男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

    她冰凉的心再次暖和起来,相信他能镇住乔家所有人。

    就算乔家的人都不信她,她心爱的男人信,也足够了。为了他,就算她要受千夫所指,她也不在乎。

    谁叫她爱他,就是爱他。

    是他冤枉了她,看她哭的,多委屈。

    他伸出双臂,把她圈进自己的怀中。

    “好了,不哭了,一会儿手机拿来了就会还你一个清白。刚才的事我们也解释清楚了,爷爷奶奶都是明白人,乖!”柔声哄慰着她,眼神却冷冷地看向陆秀峰。

    看来他还真是找死,活的不痛快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真是没有人通知他,凭他怎么能把乔家的事摸的这么清楚?

    难道是乔家的其他人?下人?

    正想着,怀中还搂着齐洛格,江嫂拿着齐洛格的包过来了。

    事情还没有个结论,说不定齐洛格将来还会是乔家的主子,他们可不敢随便翻她的包。

    “你自己拿出来吧!”乔显政命令道,语气就像对待一个犯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齐洛格的小手上了,她颤抖着手打开包的拉链,取出手机。

    刚要翻开,乔宇石伸出了手。

    “给我吧,他们会认为你会自己删了。”

    “信我!”齐洛格说道,声音在颤抖。心里总觉得不安,会不会她的手机上真的出现那样的信息?会不会?

    不会的,手机又不会出鬼,自己会编辑信息发出去吗?

    她连陆秀峰的号码都不知道,怎么发的出去呢?

    乔宇石打开了发件箱,第一封邮件就是发给陆秀峰的。

    在她的手机里,陆秀峰的名字是“爱峰”,他的心再次被刺的鲜血淋漓。

    再查看,收件箱里连续好几封他发来的信息,其中有一条就是上次他看到的那条,想念你,你想我吗?

    不过那时显示的是一串数字,现在却是带了“爱峰”的名字。

    齐洛格,信你吗?真的能信吗?

    你可害的我真苦啊!他捏紧了拳,想把手机往地上一摔,让她和陆秀峰立即滚出去。

    可是意识到所有人都盯着他手上的手机看呢,他这么一摔,就彻底摔掉了齐洛格在乔家所有人面前的形象。

    即使到了这样的时候,证据确凿,他还是不忍心所有人看不起她。

    他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举起手机扬了扬。

    “她的手机里,没有任何发给别人的信息。陆秀峰,你再对她不死心,也不该跑到乔宅撒野,江东海,把他给我扔出去!”乔宇石沉声说道。

    乔思南没说一句话,他心中暗想,好个乔宇石,还真是个痴心汉子。

    这样的情况,还能想着为她转面子。

    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断然不会再信她,不管她怎么解释。

    乔宇石是只相信他亲眼所见的那种人,可怜的小洛洛,前途堪忧。

    齐洛格的心涌起狂喜,她没有被冤,她的名声保住了!

    伸手想拉住乔宇石的胳膊,他不着痕迹地拒绝了她,上前一步对主座位上的爷爷奶奶说道:“爷爷奶奶,很显然是他缠着齐洛格。你们看她从外形到气质,哪一点不让男人心动?有些死缠烂打的人想揪着不放,也是正常的。我信她!还有刚才的事,我也说明白了。我们累了,想去休息一下。”

    说完,就扯着齐洛格的手往外走。

    “站住!”乔显政再次喝道。

    “由他去吧,这可真够折腾的了。”老太太叹道。

    “散席!”老爷子不悦地冷冷命令一声,气呼呼地回房了。

    他并没有带她回他们的新居处,而是拉着她去停车场。

    “宇石,我们这是去哪儿,离开乔宅吗?”她问,以为是刚才那么多人对她不好,他生气所以要带她走呢。

    “别这样,他们都是为你好。我们还是留在这里坚持一下,我相信爷爷奶奶会想通的。”

    乔宇石能站在她这边,她是很欣慰。

    但她并不想让他为了她背弃整个乔家,她会为了他努力表现,争取获得所有人的认可。

    好在刚才的误会已经澄清了,否则她就是想表现,也很难被他们相信。

    见乔宇石紧抿着唇,依然皱着眉,她小跑着跟上他的脚步。

    轻声问他:“还生气呢?别生气了,不是都解释开了吗?”

    乔宇石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没说话,乔家不是吵架的地方。

    他既然开口帮她解围了,为了自己的面子也要让乔家人看不出端倪。

    女人,依然是那么会演戏,满眼的无辜之色。难道她真认为他眼睛瞎了,连那么明晃晃的信息他都看不到吗?

    “我们到城外去散散心,有点闷,其他的事以后再说。”他终于放下了愤怒的表情。

    她要演戏,他配合。

    他会让她为她的欺骗付出代价!

    不是想跟姓陆的双宿双飞吗?把她关在笼子里,看她怎么飞出去!

    “嗯,我跟你去散心,谢谢你这么相信我。”齐洛格微笑着,放开小手,换成挽着他的手臂。

    小小的脑袋瓜靠在他手臂上,从前的他多喜欢她这样,让他觉得自己满腹豪情。

    他现在却觉得恶心,这么个朝秦暮楚的女人,让他彻头彻尾的厌恶恶心。

    拿了车,往城外飞驰。这条路,齐洛格有些熟悉,好像是他曾经带她去,把她关起来的地方。

    “怎么去那儿呢?我有点害怕。”想着他上次把她囚禁起来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日子,她到现在还觉得异常无助。

    “别怕,那里清静。今天实在是太吵了,你说是不是?”他的语调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7章 让我怎么信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