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程飞雪的药是兑在酒里的,被稀释过,量不是很足,经过抢救脱离了危险。

    所有人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齐洛格想进去看她,程大兴说什么也不肯。

    就连乔宇石和乔思南,他都不让进去。

    “你走,你们都走!要离婚就离婚,以后我不管你们的事了。”

    经过这一闹,程大兴是真的想开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唯一的亲生女儿,还是要让她开开心心地活着。

    “走吧,她没事,我们过两天再来看她。”乔宇石搂住齐洛格的肩膀,疲惫的说。

    “思南,你去到山庄把爸妈接回乔宅吧,这场宴会没有了主人,恐怕也进行不下去了。”

    “宇石,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回去的车上,齐洛格担忧地问乔宇石。

    她在电话里听到乔宇石说是程飞雪要陷害他了,她到底是为什么要陷害呢?

    “我想,可能她是因为阿欣吧。她和阿欣约定好了要去私奔,我知道了,我派了乔思南去追阿欣。这边我拖住了程飞雪,跟她到程家。乔思南说阿欣从明溪山的悬崖上掉下去了,这件事程飞雪并不知情,不过她也有可能猜到了。她一定认为是我故意害死了阿欣!”

    “等等!你是说阿欣掉下了悬崖?他死了?”齐洛格的声音异常艰涩,阿欣是她和程飞雪从小到大的玩伴啊。

    他真的死了?她简直是没法儿接受。

    “凶多吉少。”乔宇石不想瞒她,程飞雪没事,也会把这些事说给她听。

    与其让别人说,不如他自己坦率地说给齐洛格听。

    她怪他,这是必然的。本身他也有错,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妹妹,硬去追,去阻拦,他根本也不可能掉下去。

    “乔宇石!你是混蛋!”齐洛格怒目看着他,眼泪随着吼叫从双目中滚出。

    “是,我是混蛋。可我真的没有想过……”

    “没想过也是过失杀人!”

    “对,是过失杀人,你可以报警抓我。你的手机在身上吧,打110。或者,现在我们可以开去警局投案自首。”

    齐洛格的心再次被揪的生疼,她的好朋友就那么死了?她不能为他讨个公道,他怎么能瞑目?

    真的举报他?亲自送他去警局,她没有那么大义凛然。何况他的确是不是故意要杀了他,他也不过是想警告他,为他妹妹负责吧?

    “你知道我舍不得你去坐牢,你知道的!乔宇石,你这是在欺负我,你知道不知道我多难受?阿欣也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他死了,我真的难受!”她真想打他一顿,打他一顿又能怎样?能换回他的一条命吗?

    乔宇石停了车,叹息着把齐洛格搂过来。

    “对不起,宝贝儿!是我不好,你骂我也行,打我也可以。我也很内疚,可能我说内疚你都不相信。我真是想弥补他,可他是个孤儿我连弥补都弥补不了。”

    “今天程飞雪想要陷害我,我不怪她。她是想给阿欣报仇吧,小洛洛,你如果也想给阿欣报仇的话,你就检举揭发我。”

    齐洛格哭完了,轻轻推开了他。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去检举你。可我也做不到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你让我静静吧。冷静一段时间,也许时间过了,我就不会想着这件事,能高兴地和你在一起了。”

    “你是要和我分开还是分手?”人刚才还在他怀抱中,说什么分开分手,不觉得很奇怪吗?

    “分开。其实我并不想和你分开,我想天天跟你呆在一起。可我怕我随时会想起阿欣,我跟你在一起会有愧疚感。宇石,明天天亮我就回我父母那里去。”她的态度是很坚决的,乔宇石心里闷闷的。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也许这就是我活该应受的惩罚。”跟一个生命相比,这样一段时间的惩罚还不算重吧?

    “今晚,我要陪你到天亮。”他说,不容拒绝。

    “嗯!”她点着头,流着泪。

    到了公寓,乔宇石停好车,依然牵着她的手上楼。

    两人心中都是对对方的不舍,却好像又注定要分开了。

    “宝贝儿,你会想我吗?”上了床,乔宇石搂着齐洛格躺在床上,在她耳边轻声问她。

    他为了她打了一个晚上的仗了,要是她说不会想他,他会很难过。

    他的小女人没有让她失望,轻声:“嗯!”了一下,所有对他的不舍都浓缩在这一声里了。

    “我也会很想你!宝贝儿,一定要分开吗?”

    “对不起,希望你别生我的气。”齐洛格转回身看着乔宇石。

    他父母的组织,她可以坚持。但阿欣毕竟是人命关天,她实在不能无视。

    “不会。”他轻声说,他能理解她的心情。

    其实这也是他对自己的惩罚,假如什么都不做,他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给我好好抱抱,抱一抱。”他叹道,把她紧紧揽在怀中。

    身体和身体贴的很近很近,吻,不知道是谁主动的。

    密密地吻在一起,他把她不舍的泪都吸进他的口中。

    就着咸涩的泪,两个人好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之前一般激烈地狂吻。

    谁也不知道这“静一段时间”到底是多长,要多久才能忘记一个身边活生生的人消失了的难受。

    这是他们的热恋期,分开对他们来说就是最最痛苦的事了。

    狂乱地拥抱着彼此,除去两人的衣物,毫无遮拦地抱在一起。

    “小东西,我爱你。”他深情诉说着,舍不得退出来。

    假如可以,他们真希望永远过不完这一晚。

    小东西累坏了,她静静地睡熟在他的臂弯。

    没有他,她睡觉怎么能安心?

    倔强的小家伙,一定要早些想通。

    放心,我也会继续去寻找阿欣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说不定他能幸运地生存下来了呢。

    医院里,后半夜了,程飞雪的母亲恍惚看见门上的窗户上闪过阿欣的脸。

    她眨了眨眼,怀疑是她看错了。

    为了确认,她说她困了,要到走廊上透透气。

    程大兴守在女儿的床边,因岁数大了,有些困倦,就没理会她的话。

    她出去,果然看到拐弯处有人一晃后,没影了。

    这孩子,恐怕是想来看程飞雪的,担心程大兴在不敢来吧。

    她回了病房,劝程大兴。

    “雪儿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我们可能要陪很久呢,保持体力要紧。你现在回去吧,明天再来换我。我要是困了,就和她挤一个床睡会儿。”

    “好吧,你在这里,我早上会给你带早餐来。”

    一家人有多久没有这么和谐过了,程大兴都不记得了。

    他一离开医院,病房的门就被轻轻推开了。

    “你陪她一会儿吧。”没回头,程母也知道是谁来了,真是苦了这对小鸳鸯了。

    她想,要是那个人泉下有知,看到他们没有实现的享受小辈们能实现,也会欣慰吧。

    但愿经过这件事以后,程大兴能松口,让他们结束苦难。

    阿欣几乎是扑到床边来的,都是他不好,他担心她的安危没敢把他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她。

    她怎么那么傻?

    “雪儿,雪宝贝,你还好吗?”阿欣的脸上挂着滚热的泪,握住她柔软的小手,一遍遍地问她。

    她竟醒了,许是他的呼唤让她醒的。

    在浑浑噩噩的昏迷了很久后,她第一次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放大了的阿欣俊美的脸,她眨眨眼,虚弱地笑了。

    “阿欣,你真的在这里等我。我们再不会分开了,没有人能分开了。”她轻声开口,声音很低,是没有力气的缘故。

    她以为自己一定是死了,否则怎么看到了她苦苦思念的人啊。

    “傻丫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难道以为我死了,你就也死吗?傻,真傻呀!”他叹着,使劲儿使劲儿亲她的小手。

    就差一点点天人永隔了,万幸万幸,总算苍天有眼,没把善良的她给带走。

    “你是活的?”她艰难地抬起手,想摸摸他的脸。

    他便抓住她的手贴上他的脸:“摸,你摸,你看看,我活着,活的好好的。那天乔思南带着人追上了我,那里的地形我很熟,直接从上面跳下去。只有几米的地方有块突出的地方,我就掉在那上边。有青苔滑到里面的山洞,不跳下去,谁也不知道我会藏身在那儿。再加上跳下去的时候,我手机从悬崖上摔下去了,跟你联系不上。我想我们的行动是暴露了,乔宇石追杀我,一定也不会放过你,从山洞出来也没敢跟你联系。我躲在山庄的暗处,看到你好好的,也就放心了。谁知道你今晚就想不开了,你这个傻女人,你差点把我吓死了。”

    程飞雪的泪静静地淌下来,真好,她的男人没死,她也没死。

    她真是太蠢了,怎么也没确认就想不开了?

    要是她死了,她男人还活着,岂不是要跟她去了?

    想着那种可能,她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你那天为什么没来,是乔宇石不让你来吗?”轮到他问她了。

    “不是,是我爸用我妈威胁我,我不敢来。我打你电话你也没接,后来有人给我发了信息说你坠崖死了。我真后悔这么冲动,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傻瓜,你不会见不到我的,我们说好了生死相随。你活着我也活着,你死我也跟着你死。我的雪小姐,不能没有人照顾。”吻着她的小手,他再次对她诉说着最真心的誓言。

    程母一直坐在走廊上,把时间留给两个苦命的年轻人。

    天亮,齐洛格在乔宇石结实的怀抱中醒来。

    这么温暖的情景,怕要很久不能再有了,她真舍不得起床,把头再次往他胸前蹭了蹭。

    “不舍得,就别走了。”他早醒了,拥着她,同样不舍得起来。

    “不,要走。昨晚我梦见阿欣了,他肯定是不会原谅我对他的死什么都不做的。”这也就是乔宇石,换做第二个人,她一定会告发的。

    叹息了一声,她还是起床了。

    “别走了,你就留在这里。要是你回家,你父母肯定认为我们闹了矛盾,我不想他们认为我总让她女儿生气。我答应你,除非你要来,否则我不会来找你的。好不好?”还是待在他眼皮底下比较好。

    他可以住江东海那套公寓,就在她旁边,她有什么事他能第一时间出现。

    “也好。”她毕竟不想真的跟他分手,她舍不得。

    乔宇石手机响,是乔宅的座机。

    不用说,定是乔显政震怒了,要抓他回去受罚。

    昨晚的事,他会觉得没面子,儿子没有按照他的意思行事。

    再关一次紧闭是难免了,这次齐洛格说分开也好,省的担心他关禁闭了。

    “我马上回来。”接了电话,他就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断了。

    “宝贝儿,我爸妈有事找我,你自己照顾自己,有任何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嗯!”她点了点头,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才送他出门。

    他父母找他,恐怕是让他离开她吧。

    昨晚跟她谈,今天跟他谈,看来是真的不赞成他们的事。

    乔宇石回到家,乔显政什么都不说,黑着脸直接赶他进黑屋子。

    齐洛格吃过早餐,又去了医院,病房里只有一个人在守着程飞雪,是她的父亲程大兴。

    从窗口看到她好好的,就是脸色不太好,她悬着的心也算放下来。

    “雪儿,保重身体,别再做让我担心的事了,好吗?”她躲到医院走廊尽头给程飞雪发了一条信息。

    程大兴今早来的时候把她手机带来了,听到她手机响,眉皱了一下。

    心想,该不会是阿欣那个混小子吧?

    他可真够大胆的,差点把他女儿拐去私奔,心够狠,完全不管他们只有一个女儿。

    程飞雪经过后来的睡眠再加上输液,体力上恢复了不少。

    给齐洛格回了信息:“我没事了,不用担心我。以后我会好好活着,不会想不开了。”

    “好,那就好!我在医院里,你父亲不让我看你,我会在附近走走转转,他走的时候你跟我联系。”

    “嗯!”

    把手机放在一边,程飞雪审视着父亲的脸。

    他似乎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还是在意她这个女儿的吧?

    真想一辈子不原谅他,都是他弄的,这么多的苦难。

    可他是她父亲,她狠不下那个心。

    “爸,要是我死了,你会有一点儿难过吗?”她轻声问。

    “你说什么呢?我就你一个女儿,你说我会不会难过?”

    “爸,我没死,你以后还要让我那么生不如死吗?我可不可以求您,别让我和乔宇石在一起了。我不爱他,我只爱阿欣,只爱他一个。”她要趁热打铁,让父亲同意她的事。错过了这个时机,说不定等她好了,他又变回去了呢。

    “看你多快能好吧,要是一个星期就能活蹦乱跳的,我就不管你们的事了。”程大兴板着脸说道。

    “我保证保证,三天就活蹦乱跳。”父亲终于吐了口,她别提多高兴了,真想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分享给齐洛格。

    不过她不能说,乔宇石派乔思南去追杀阿欣。要是知道他没死,能不能再为难他,这可是说不上来的事。

    还是等事情平静了一下再说,等她好了,再偷偷探探齐洛格的口气。

    程大兴在妻子来了以后又离开医院,程飞雪才叫齐洛格来陪她说说话。

    “吓死我了你,你忘了,我们从前说过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的。你这么着,是想把我也害死吗?”齐洛格嗔怪着,狠狠的瞪了一眼程飞雪,眼泪却又止不住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还差点要把她男人也拖下水,她估计也知道了吧,却也不怪她。

    天下,跟她最好的,也就是她和阿欣了。

    “是我不好,是乔宇石不好,是我们害的阿欣没命了。”齐洛格握着她的手,脸上全是歉疚。

    “我跟乔宇石说好了,会分开一段时间。要是我因此就永远都不跟他在一起,我做不到,你要怪就怪我吧。阿欣要是知道我知道我跟过失杀了他的人继续交往,你说他会不会永远都不原谅我?”

    她真傻!程飞雪觉得这世界上唯一一个比她傻的人,大概就是齐洛格了。

    “傻瓜,阿欣不会的。他总是会为我们着想,他知道你是情非得已。你好好跟乔宇石交往吧,我差点害到他了,也希望你能原谅我。”回握住齐洛格的手,她是真的很想把阿欣没死的事告诉她的。

    洛洛,就等一下下吧,忍一下,等我出院办了离婚手续,跟阿欣能远走的时候再告诉你。

    夜晚,齐洛格一个人睡在公寓的大床上。

    六月份了,天很暖和,正是程飞雪和乔宇石结婚的那个季节。

    想着这一年发生过的所有事,齐洛格感慨良多。

    她握着手机,真想给乔宇石发一条信息。她想他,空落落的,很想。

    此时在黑屋子中的乔宇石又何尝不是在想齐洛格呢?

    她会睡的好吗?晚上会害怕吗?她总会做噩梦的,别怕,小宝贝儿,我的心跟你在一起呢。

    齐洛格逼迫自己回忆曾经跟阿欣和程飞雪相处的日子,这样她才能有勇气不去主动找乔宇石。

    她知道,只要她打电话,他就会来的。

    就这样一个星期眨眼而过,这一个星期,齐洛格每天都趁程大兴不在的时候到医院去陪着程飞雪。

    乔宇石白天晚上的关着紧闭,跟上次不同的是,隔一天会派人给他送一次饭,保证他时间长不会被饿死。

    程飞雪出院这天,乔宇石也从黑屋子里解放了。

    “乔宇石,你反思的结果怎样?”乔显政对他训诫道。

    “爸爸,对不起,但是我还是坚持跟程飞雪离婚,跟齐洛格结婚。”

    “我们不会同意的!那个女人就是个灾星,从她出现,都发生多少事了?”乔显政没想到,关了一个星期的乔宇石态度还是这么强硬,可见那个女人对他的影响力。

    他要真是想要个花瓶一样的女人,图个感官的刺激,他还不反对。

    他还认真了,娶个完全没有背景的女人,还处处能左右着他的女人,这对乔氏来说简直就是个劫难。

    “爸爸,我对乔氏会尽心尽力,这是我的使命。但是我个人的情感问题,我会自己做主。何况齐洛格是个非常善良懂事的女人,您二老接触时间长了,都会喜欢她的。”

    “我不会!你母亲也不会,我们不喜欢你这样感情用事!”

    “对不起,爸爸,我什么事都可以听您的。这件事,我是一定要这么做。我关了好几天,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我先走一步。”

    “站住!”这小子从前多听话多恭顺,现在竟跟齐洛格说话的语气一模一样,不是被她带坏了又是什么?

    “我已经跟齐洛格谈过了,让她放弃你们的关系。我会给她一笔钱,让她到下半辈子都吃穿不愁。”

    “爸爸!您这样做很不尊重我,希望您再也不要干涉我们之间的事。”乔宇石不卑不亢地说道。

    “混账!”乔显政一个巴掌扇过来,乔宇石没有躲闪。

    “啪!”结结实实地被打到了,他面不改色,依然坚持他的话。

    “我不会放弃和她之间的感情,不管您怎么对我。打我也好,骂我也行,关黑屋也可以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5章 离婚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