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乔宇石回到自己的房间,见程飞雪静静的,并没有表现出要私奔而不得的焦急,不禁有些奇怪。

    她刚想给阿欣打手机,想告诉他,她不能走了。

    乔宇石一进门,她连打电话的机会也没了。

    “爷爷奶奶反复叮嘱我一定要为岳母的生日鞍前马后的跑跑,今天下午我特意推了公司的活动预留出来陪你。我们到你家里去吧,看看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忙。”

    “你还是忙吧,不用。”程飞雪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

    他应该不知道阿欣要和她私奔的事吧?怎么就这么巧,今天要陪她回家呢?

    “一定要去。我们协议这么久,在你妈妈生日上我们就要结束了,今天也算是最后为他们做一件事。”乔宇石的话里有着不可拒绝的坚持。

    程飞雪想,不如待会儿抽个时间再通知阿欣,这样事后也不会惹乔宇石怀疑。

    道了句谢,跟着他一起向父母报备后一起去程飞雪家。

    程大兴见两人一同回去,以为是刚才的威胁起了成效,程飞雪乖了不少。

    脸上堆着笑,和夫人高高兴兴地迎接女儿女婿回家。

    哪会要他们帮什么忙,虽没什么事,乔宇石也把一下午的时间耗在了程家。

    期间收到了乔思南的一条信息:“大哥,我追到明溪山追上了阿欣。我想把他带回来,他可能预料到回来有难,直接从峭壁上跳下去了。”

    乔宇石眉头皱了皱,回道:“搜救一下看。”

    程飞雪终于找到了机会给阿欣打电话,关机了。

    他已经出了乔家,说好了一起走,他根本就没有关机的道理。

    阿欣是个稳妥的人,就连从前她的手机都是他充电的。要做这么大的事,他肯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心沉了下来,难道他遭遇不测了?

    是不是被乔宇石发现他们的行动了,他把阿欣抓住了?杀了?还是伤了?

    很害怕,真想要抓住乔宇石问个究竟。

    他在和他父亲品着古董喝着茶,没事人一般。

    她不能问,要是他没暴露,她不是不打自招吗?

    时间过的异常的慢,一个下午终于过去,晚饭再程大兴的极力挽留下两个人在程家吃的。

    乔宇石很小心,谎称胃不舒服,不肯喝他们家的任何酒水。

    他可不想被程飞雪伙同她父亲给他灌药,离婚在即,什么纰漏也不能出。

    程大兴再留过夜,乔宇石坚决谢绝了,跟程飞雪回到乔宅,见过齐洛格他就去找了乔思南。

    “怎么样人找到了没有?”

    “没有,大哥,那里你也知道太高了,太陡峭了。掉下去,基本上是凶多吉少。不过这样也好,不用你再处置他了,是他自己背叛乔菲雨,死也是活该。”乔思南眼神有些狠。

    乔宇石并没有想要阿欣的命,他这人始终还是仁义的。

    “再去找找,别放弃,如果还有救,一定要救。他是不对,罪不至死,给个教训就行了。”

    “是,大哥,我就知道大哥是最心软的,人我还没撤回来。”

    程飞雪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不能成眠,为阿欣悬着的心始终都没有落下。

    叮叮一声响,她的手机来了一条陌生号码发的信息。

    “你的男人被从悬崖上逼的跳下去了,明溪山的悬崖,没有生还的可能。”

    她的头嗡的一响,不可置信地反复念着那条信息。哆嗦着手,按号码拨回去。

    不能啊!绝对不可能啊,她无声地呐喊着,没有人接电话,不知道是谁发来的。

    她几乎可以确认,是真的。阿欣一定是遇难了,绝对是遇难了。

    乔宇石!他是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啊,不是他还能有谁要逼死阿欣?

    他说过的,他说他要是敢出乔家的门,就让他死,他还真是做到了。

    乔宇石,你以为所有人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吗?你以为你装模作样的陪着我在娘家呆了一下午,就证明阿欣的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你太低估我们的智商了不是?

    阿欣,等着我。

    我不会让你白死的,等我为你报了仇,我就来见你。

    不哭,不伤心,再相见会是他们的永恒。

    第二天程飞雪没事人似的,跟着齐洛格说说笑笑,在长辈们面前也是该怎样还怎样。

    乔思南给乔宇石的报告是,始终没有找到阿欣的下落,这几乎成了乔宇石的一块心病。

    即使是在齐洛格面前,他的表情也有着难掩的沉重。

    “怎么了?”齐洛格问了他几次,他总说可能是因为前几天关了禁闭伤到了胃有点不舒服。

    齐洛格就坚持让李幕晴给他把脉开药,让他好好调理。

    阿欣走后,乔菲雨还质问过大哥,所有人都说不知道他走,也不知道他是为什么走。

    “我知道他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他。”乔菲雨说完这个话,不顾全家人的反对,离开了乔宅。

    “找人跟着她,别让她闯出什么事来。”乔宇石叮嘱乔思南,他自然是言听计从的。

    两天后就是程飞雪母亲的生辰,乔家人均在受邀之列,当然除了还没过门的齐洛格。

    “宝贝儿,你回公寓去住。”乔宇石出发前把齐洛格送回了公寓,怕第二天没有时间照应她。

    “等着我,明晚在她母亲的寿辰上,我们已经说好了会把假结婚的事情说开。我们马上就可以结婚了!”乔宇石离开之前,在齐洛格的唇上吻了又吻。

    他们之间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雨,也该修成正果了,他已经让小东西等了太久,再不会让她等待。

    程家在m市算得上是大户,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的差不多了,慕容博也在。

    和乔宇石单独寒暄了几句,他以齐洛格哥哥的身份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能让齐洛格成为独一无二的乔太太。

    正好这时,程大兴为太太做了祝寿词以后,叫自己的女儿女婿上场,为母亲大人贺寿。

    乔宇石跟慕容博点了点头,扬了扬手中的酒杯,喝掉杯中酒后,才和盛装满面挂着笑容的程飞雪一同上台。

    “说好了的,你不会反悔的,对吗?”他在她耳边轻语。

    “当然了。”她微笑着回道。

    在台前站定,乔宇石先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光临。

    “趁今天,我想和程飞雪一起对大家致歉。我们的婚姻……”乔宇石刚说到这里,就见程飞雪忽然啜泣起来。

    “宇石,求你不要说,你不要那么说。”她摇晃着他的手臂,脸上的表情期期艾艾。

    这是唱的哪一出?乔显政皱着眉,却碍于在这样的场合,不便训斥乔宇石,气的拳也握紧了。

    好个程飞雪,竟然跟他来这一套,如此的阳奉阴违!

    在座的很多人,当时都出席过他们的婚礼,闹的那一场虽然被澄清了是误会,却也还是让人记忆犹新的。

    上次慕容博的婚礼,乔宇石更是单刀赴会的去带走新娘。

    好像这位乔少爷的婚事总是那么扑朔迷离,是以,除了至亲,所有人都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看好戏。

    “程飞雪,我们早有约定在先,从前的婚约是假,今日共同向亲朋好友致歉,恢复我们各自的自由。你为什么忽然这样哭哭啼啼的,是反悔了吗?”乔宇石知道,今晚这样,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他。

    只是已经开头了,且她都哭了,他要不说明白,人们更有了想象空间。

    “宇石,你别这样。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我依然爱着你。我们之间的婚姻从来都是真的,只是你现在爱上别人了。你就逼着我撒谎,要休妻再娶。我真的很想配合你,但今天是我母亲的生日。你非要选择今天说这些,实在是太不顾虑我的感受了。我也就不想再替你隐瞒,乔宇石,你真是这世上最薄情狠心的男人。我就想问问,爸妈,你们同意他离婚吗?你们允许他这样始乱终弃吗?”说完,她扔下了话筒,几步跑下台,向她的公婆求助。

    “胡闹!他是在胡说八道。雪儿,你是我们乔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他休想打这样的主意!乔宇石,你给我过来给她道歉,收回你刚刚的话!”

    乔宇石冷冷地看着程飞雪大闹,心中明了她是猜到了阿欣出事的事,特意为难他呢。

    对阿欣,他是有些愧疚,但动摇不了他今日要离婚的决心。

    她越闹,越不配合,他就越要达成目的。

    想给他乔宇石使绊子,还嫩了很多。

    “爸爸,很抱歉,请允许我把事实真相说出来。思南!”他叫了一声,乔思南真是不想帮他,可不能不帮,不能公然不配合他。

    来之前,乔宇石也防着程飞雪这里有变数。

    乔思南拿过来一个文件包,交到他手上。

    “各位请看,这就是我们当时结婚时签的协议。”复印了很多份,就近发了下去,让大家传看。

    这下,场上更是议论纷纷了,程飞雪抹干了泪,静静地看着乔宇石。

    “就算是我们协议结婚,可我爱你,我这么爱你,你怎么忍心说抛弃我就抛弃我?再说,我们有协议在,你这样算是违约。乔氏的信誉何在?”

    程飞雪早知道乔宇石不是好对付的主,这些说辞她提前都想好了。

    即使是一定要离婚,她也要让他背负一个骂名。

    “程飞雪,你要我把所有的事说出来吗?”乔宇石淡淡地开口,他准备的可不只是这份合同而已。

    “你说啊!我知道,你现在为了抛弃我,什么理由都能捏造出来。在座的每一位都是m城最有见识的人,谁会被你的谎言蒙骗?又有谁不知道你在跟我有婚约的情况下就跑去别人的婚礼捣乱,乔宇石,我今天真对你很失望。你要是不在乎自己的信誉,不在乎以后乔氏的前途,你尽管抛弃我吧!我爱你,是我的不对,我从今天开始再不爱你。”

    程飞雪一番话明显又让一些人倒戈了,她的眼泪,作为女人的楚楚可怜,让很多人动容。乔宇石依然很淡定,拿起公文包,扔出一张照片,扔到程飞雪的脚下。

    “看看这个,再说你对我的爱有多深吧。这样的照片我包里还有一叠,你看看,需要不需要让大家都看看呢?”

    程飞雪捡起地上的照片,是她和阿欣忘情拥吻的照片。

    阿欣,她的泪更止不住了。

    我没用,我对付不了他。不过这样一闹,至少也没让他轻易离婚。

    程大兴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本想今晚一杯春药把两人推进房的。原来乔宇石早料到了,还给他弄了个措手不及。

    那照片不用说,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了,你们这些小辈实在是太不懂事了。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对过生日的也太不尊重了吧?”程大兴上了台,不悦地同时斥责了两个人。

    不管怎样不到最后的关头,他不会放弃。好在他还请了乔家的长辈,他不信他们会坐视不管。

    乔显政也站起身,致歉,同时告诫乔宇石。

    一天没离婚,她还是他的岳母,必须要把她生日过完了再说。

    顾虑着两家家长的面子,乔宇石觉得事情已经说清楚了,也就不再说什么。

    自己给曾经的岳母大人鞠躬致歉后,又跟在场的人鞠个躬后下台。

    后面,大家几乎都是看面子谈笑风生。

    说好了都要在山庄过夜,乔宇石想离开回去陪齐洛格,被乔显政和夫人冷着脸拦下。

    乔思南也意识到晚上还有节目,劝着大哥别太急着离开。

    乔宇石自己也担心自己做的太绝,父母会把这笔账记到齐洛格头上,就没有坚持。

    众人欢闹后各自去了程大兴提前安排好的住处,乔宇石和程飞雪本来是安排的一个房间。

    乔宇石坚持,他只得临时让程飞雪住在另一个房间里。

    “你呀你,怎么这么没用?”就剩父女两个人的时候,程大兴劈头盖脸地把程飞雪数落了一顿。

    “这个给你,要是他上了你的床,明天所有人都知道,可以给你做个证明。以前你们怎样就都不重要了,他得为今晚的行为负责任。”他把一包情药交到程飞雪的手上。

    “我知道了,爸爸,我知道怎么做。”

    程飞雪适才已经把乔宇石喝过酒的杯子藏好了,离开父亲后,她兑好一杯酒,用的却不是父亲给的药。

    端着酒杯,她敲响了乔宇石的门。

    “谁?”

    “程飞雪。”

    “有事明天再说,今天晚了。”他就知道晚上还会有些什么的,程大兴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

    “齐洛格的事。”

    齐洛格,果然是一块很好的敲门砖。

    乔宇石犹豫了一下,她进来也无非是要色诱他什么的,下药什么的。

    他不喝,她还灌的下去?

    打开门,程飞雪闪身进来,手上果然端着一杯酒。

    “别告诉我,你是给我送晚安酒的。”

    “不是,我就是来跟你说句抱歉。乔宇石,今天我并不想那样的。父亲拿我母亲的命威胁我,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知道了,不用说抱歉,我对你也没有很客气。要是没别的事,出去吧!”

    “不,你觉得不用,我却一定要说。结婚后,你对我不差,我们就要离婚了,想想我还有些舍不得。这杯酒,我干了!”

    “慢着!你这是什么酒?”他几步抢上来要阻止她,奈何一开始就为了防她靠的太近,有段距离,他上来时已经晚了一步。

    “毒酒。”说完,她凄楚一笑,一饮而尽。

    乔宇石,我用的,是你的杯子,你就等着成为故意杀人犯。阿欣,我为你报仇了,等着我,我就来。

    洛洛,对不起,你的男人害死了我的男人,所以我没办法祝福你们白头偕老了。

    齐洛格总觉得心绪不宁,她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就因为一个晚上没见到乔宇石?

    他说了晚上会尽量回来陪她的,上次他失信就被人下了药。这一次,难道又出了什么事吗?

    想自己上床睡觉,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拉扯着,如何也静不下来。

    乔宇石的手机不知道怎么关了机,找不到他,只有又找乔思南。

    “怎么了?”

    “你和你大哥在一起吗?他没什么事吧?”

    “刚散场,应该没什么事,他睡觉去了。他手机打不通吗?”他明知故问,实际上乔宇石的手机是他寻了个机会特意关掉的。

    “打不通,你帮我去看看他行吗?我总觉得他会有什么事。”

    “没事,你放心睡觉吧。女人就是想的多,他明天就回去了。”他不动声色地安慰着她,对乔宇石的嫉妒又深了一层。

    “求你了,一定要去看看啊,一定要去。”齐洛格就是觉得他们的缘分好像不会那么顺利,程大兴开始给他们设置那么多的障碍,能轻易答应放手吗?

    “好吧,我去看看。我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4章 她走不了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