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二少爷,我看出来你想要。我们早晚都要结婚,要永远在一起的。要我吧,是我自愿的。”

    自从上次他们亲吻过后,两人再也没有接过吻。李幕晴总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让她非常的不安。

    他嘴上说喜欢她,对她也不错,可她就是感觉不到想别的情侣之间那种热烈的情绪。

    今夜,她豁出去了,就要把自己给他。

    她主动搂住乔思南的脖子,唇递送了上去。

    乔思南并没有与人接吻的习惯,不知道是不是有心理洁癖。上次和李幕晴是迫于无奈,这一次,他闪避开了。

    “我想你留到结婚夜,别这样,我是男人,会冲动的。”乔思南甩开她,弯身捡起她的睡裙往她身上一围,决然离去。

    “二少爷,我……”我就是要让你冲动,这话只能留在肚子里了。

    乔思南走出下人住宅区,往住宅而去。外面清新的风也吹不走他身体的燥热,脑海中交错地出现夏宛如,齐洛格,再夏宛如,再齐洛格。

    有段时间没见到夏宛如了,自从上次在床上撇下她,去了美国。

    她那天哭的有点儿伤心,他没有理会。如今想来,觉得好像对她也是太无情了些。

    想了想,还是给她打了个电话。

    “去我公寓,现在。”他在电话里说道,半天没有听到夏宛如应答。

    她这是什么意思?以往都会第一时间说,是,二少爷,我马上到。

    “不愿意就算了,以后都不用来。”他主动给她打电话了,她还想怎样?

    他再次冷漠地说完,终于听到了夏宛如的声音。

    “我愿意,我去,现在就去。”她输了,她爱他,从始至终没法儿狠心。

    上次他离开后她就下定决心,此生此世再不会下贱了。

    这几天她每天都在等着他的电话,想听他给她一句解释,一句安慰。

    没有,他从来都是狠心无情的男人,她对他来说,真是可有可无的。

    今天是最后的期限,她在心里跟自己说,最后等他一天。假如今天他再不联系她,她就走了,永远都不会和他再见面。

    也许真是上天还不让她解脱,她竟神奇地接到了他的电话。

    听到那抹熟悉的声音时,她无声的哭了,只是连这哭泣也要压抑,不能让他听见。

    他依然是无情的,可以说让她不用来,让她永远别来,她却不能对他狠心。

    永远都会听命于他吧,就像飞蛾,永不能超生,她也甘愿。

    乔思南连夜离开了乔宅,回到自己位于市区的公寓。

    夏宛如等在那儿,衣服穿戴的很整齐。

    见到她,完全没有客气,他扯过她,咔嚓一下撕裂她的裙子,直奔主题。

    结束了,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是她自找的,他无需珍惜。

    燃着一支烟,看她整理好自己被他扯的狼狈不堪的裙子。

    这么多次没有任何措施,夏宛如不知道到底哪一次会有孩子。

    许多年了,却从未怀孕过,不知道是他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假如有一天我怀孕了,怎么办?”夏宛如低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皱了皱眉。

    “你说呢?打掉。”他几乎没有考虑,没有犹豫,就那么一句最无情的话甩给了她。

    “知道了。”

    “是不是已经有了?”他不悦地看向她,见她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没有,我只是问问而已。”

    “以后吃避孕药吧,不想有这种万一。”他再次清冷地开口,还是那么的冷漠。

    这刻,她真不知道自己图的是什么。可不可以一辈子都面对一张扑克一样的脸?守候,是没有结局的吗?

    齐洛格和程飞雪睡在一张床上,说着悄悄话。

    “雪儿,你还难受吗?”齐洛格轻声问,手抓住了程飞雪的小手,想要给她一些慰藉。

    “有点儿。”

    “你就这么跟阿欣断了?我今天跟乔宇石说,我想要你们在一起,我不想看到你们分开。你能不能别怕你父亲,努力争取一下?你看我爸妈从前也不同意,现在也默认了。雪儿,生命只有一次,别留下遗憾好吗?”

    程飞雪很想把私奔的事告诉齐洛格,她们曾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啊。

    可现在她的好朋友不光是她的好朋友了,还是乔宇石的爱人,她不能冒这个险。

    “不了,我不想谈他的事了。你想想,他都已经跟乔菲雨那样了,我不能接受他,我有洁癖。”

    “好吧,那我们不谈这个。只要你别伤心就好,你父亲也没有为难你了吧?”

    “没有,现在我很平静这样也好。只等着和乔宇石彻底地离了婚,我就可以再出国了。洛洛,我会想你的。”说到这里,她流了泪。

    她走后,真的会想她,会想m城的一切。

    她也许一生都不能回来了,还没走就有些伤感。

    “我也会想你的,不过我们可以天天视频,没关系的,还像在一起一样。”齐洛格说着,连连给她擦泪。

    这一晚两人聊了很多,从前的现在的。

    程飞雪睡着以后,齐洛格还没睡。她在想着乔宇石,房间没床,到现在都没放出来,他要站一个晚上吗?

    所幸的是,在夫人吹了枕边风的情况下,乔显政格外开恩,第二天一早就把乔宇石给放了出来。

    程飞雪和齐洛格还在梳洗打扮的时候,乔宇石就回房了。

    轻轻敲了敲门,程飞雪应着来开,见是乔宇石,闪身让他进来。

    关上门,程飞雪叫了一声:“洛洛,你来。”自己很识趣的躲进了卫生间。

    “什么事啊?”齐洛格问着,走出来,一眼看到想了一夜的乔宇石,顿时喜上眉梢。

    快跑几步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肩膀上上下下地瞧他。

    “你放出来了?还好吧?晚上睡了觉没有?饿死了吧,快点快点去吃早餐吧。”

    瞧把她给喜悦唠叨的,小东西,眼圈都有些黑了,是为他担忧的觉也没睡好吗?

    一把搂过她纤弱的身子,搂的死紧死紧的。

    “小东西,我想了你一晚上。”他叹道。

    “我也是,我也是。你这混蛋,就知道让人家担心。饭也不吃,看看,一个晚上好像都瘦了。”推开了他一点,她心疼地捧起他俊逸的脸,胡茬又出来了。

    他一熬夜,就是这样看着很憔悴呢。

    “你比我妈还唠叨。”他揉了揉她的发,嫌弃的语气,心却甜蜜着。

    他的母亲,还真不对他唠叨,没时间对他唠叨。

    他就是钢打的,铁做的,从小到大何尝有人这么对他嘘寒问暖的?

    有个小女人关心着自己,柔柔的,这感觉真温暖,也真幸福。

    寻着她的小嘴儿,又狠狠啃了几口,才不舍的放开。他还真饿了,有很久没关过紧闭了,有些不习惯,耐饿能力下降了。

    齐洛格脸红红的,低着头,羞的不敢看他。

    “去吃饭吧。”他说着,喊了程飞雪一声后,牵起她的小手出门。

    席间,夫人似有若无的不悦眼光飘向齐洛格。她注意到了,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就只有低眉顺眼地吃她的。

    乔宇石却对她更殷勤起来,要对母亲表明,不管怎样她是他喜欢的女人。

    母亲突如其来的不悦让他心里也很纳闷,昨天不是对她印象还很好的吗?一夜之间就变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宇石,你要多关心雪儿,她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夫人越看越觉得齐洛格不顺眼了,尤其是在见到儿子脸色有些苍白的情况下。

    “好,我都会关心她们的,妈你自己也要多吃些。”乔宇石给母亲夹了些菜。

    乔思南早上又赶回了乔宅,看着昨夜的离间计起了作用,心里暗暗的得意着。

    好不容易把一顿饭吃完了,乔宇石拉过齐洛格小声问她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她自己也有些奇怪,为什么未来婆婆忽然就对她有些反感呢?

    “你跟我妈妈有过单独的接触?”乔宇石还真有几分担心,母亲是最慈善不过的,连对乔思南都视如己出。独独对她有成见,就是太不寻常了。

    “没有。我就是昨晚担心你,拜托了乔思南去求了她。他说你母亲答应了,会尽快求你爸爸放你出来的。”

    “这样……”乔宇石沉吟着,好像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乔思南说了里间他们的话。

    乔思南说话办事一向谨慎,不会不慎说漏嘴什么,要说故意为之就更不可能了。

    他们闹矛盾,都是他劝和的,他是很希望他们幸福在一起的。

    “应该是没什么,许是我们敏感了。就是夫人多看了我两眼,也不代表就是不喜欢我了。”

    “是啊,你该怎样还怎样。乔家的事不用你操心,我会让所有人都喜欢你的。”乔宇石知道母亲这样就是不喜欢她,但他也不想让齐洛格心里有疙瘩。

    他们还要继续在乔宅住着,父母在的时候不能离开。

    总不能三个人睡一起,乔宇石嘱咐下人安排了一间宽大的住处,让齐洛格以后落脚,也是他们两人的爱巢。

    把齐洛格安顿好了,乔宇石才去找乔思南。

    乔思南当然知道他所为何事,迎上前先开口。

    “大哥,你这次出来真要感谢小嫂子,是她求我去跟爸妈求情的。要不是她,你现在还在黑屋子里呢。”

    “那你昨晚是怎么跟妈说的?我怎么觉得妈对小洛洛有点意见似的?”和弟弟说话,他也不绕弯子。

    “我就说小嫂子让我去说情,说担心你的身体,还是让你早点出来。别的没说了,你说妈对她有意见,不会吧?昨天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3章 预备私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