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她的样子要多可怜就多可怜,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也许世界上最让人心动的女人就是痴痴爱着一个男人的女人,她现在就是这样。

    心里只有乔宇石,这让乔思南从心里又羡慕又嫉妒。

    叹了口气,揉了一下她的头发。

    “真拿你没办法,你在这里等我,我去说说看,有没有用我也不知道。搞不好,连我一起给扔进黑屋子里。”

    “不会的不会的,你最会说话,他们不会对你那么狠心的。”齐洛格可爱地笑着,目送着乔思南进了主卧。

    乔思南进了主卧,见乔显政刚要去洗澡,恭敬地上前叫了一句爸妈。

    “不睡觉,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乔显政不悦地皱眉,语气很冷淡。

    都是他父母说什么要让他认祖归宗,当然了,在他知道有乔思南的存在后,也希望自己的种别流落在外。

    但对这个孩子,他始终都是不愿意正眼看一眼的。

    他的存在就是他的污点,让他一辈子愧对他的妻子。

    还有想起当年那件事,他这一辈子没翻船过的人就在阴沟里翻了船,他怎么想怎么气。

    偏他还不识趣,时而到他面前晃荡两下,好像要提醒他,他的存在。

    乔思南面上挂着恭敬的笑,心里却冷冷地说着:乔显政,你再对我冷,还能更冷吗?你的大儿子,错了你还罚,你恐怕连罚我也不愿意罚吧?等着吧,不要多久,乔家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会后悔你这么对我,你更会后悔那样对待过我的母亲。我要让整个乔家,给我的母亲陪葬!

    “不能跟孩子好好说话吗?”夫人轻责,以往多年,她总是这样维护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像她是乔思南真正的母亲。

    乔思南心下又是一冷,最心狠的人其实就是她。

    当年要不是她容不下他的母亲,母亲怎么会被他们逼死?

    乔家是只要孩子,不要孩子母亲的地方,所有乔家的人都是可恨的。

    乔显政冷哼了一声,拿了件换洗的衣服,兀自走去卫生间了。

    “思南,这么晚了,有事?妈妈看看,好像最近憔悴了,我们都不在身边,你要好好自己的身体。别看你爸爸那样,他还是很爱你的。经常跟我说,家里这几个孩子,就是乔思南和乔宇石最有出息。他就是这样的人,就是对他们几个,你看看哪个他有好脸色了?”

    “妈,我知道的。”乔思南很理解地笑了笑。

    “爸爸再冷淡也是我爸爸,我从来都不生他的气。妈妈,您也要注意身体,近年来四处旅行,在外面不比的在家好。”做戏吗?他也会的,且他比他们家所有的人都会做戏,他心内冷然。

    “我今晚来是想给我大哥求个情,其实这件事他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早交代过我让我留意乔菲雨的事,是我自己工作忙忽略了。要真是受罚也该是我受,大哥前段时间还受过重伤,身体这么站怕吃不消……”

    “什么?他受过重伤?什么重伤?”夫人从未有过的激动。

    孩子罚一罚倒没什么,受伤这样的大事,做母亲的岂有不关心的道理。

    “没什么没什么,当我没说过吧。”

    “你快点给妈说清楚,什么伤?”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为了救齐洛格受的伤。”

    “详细的说。”夫人眉皱的紧紧的,他还没见过她这么严肃的模样。要是他受伤,她这个后娘会不会这么关心呢?绝对不会!

    “妈,我有点儿不敢说,万一大哥知道了是我说的,我就完蛋了。”

    “你说,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是你说的,快点说,你想急死妈呀。”

    “好吧。”乔思南很“为难”地把齐洛格如何跟慕容博有纠葛,又如何弄的乔宇石差点死了的事说了一遍。

    “这孩子,为个女人命都不要了。”听完,夫人真是很生气。

    那个齐洛格看着也不错,却不想是这么个害人精。

    这也是她疏忽了,就不该同意她进门啊。

    好在乔宇石福大命大,要是一般人不早死在她手里了?

    不行,她得寻她个不是,断了他们两个人的事。

    乔思南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他早已判定,这件事对夫人的影响会很大。

    齐洛格,乔宇石,你们想在一起怕不会那么简单。当然,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序曲而已。

    “妈,我本来是怎么都不会说出大哥的事,我就是怕他受伤没多久,身体吃不消。所以……”乔思南又在极力地抹去他挑拨离间的痕迹。

    “该说的,以后你大哥你大嫂和齐洛格的事,你都多跟妈说说。没事多给我打打电话,我知道了。我会劝你爸爸早点放他出来。真难得你这么关心你大哥,妈看了也欣慰。”可不是么,乔思南明知道会挨乔显政的骂,还是来说这些,可见兄弟情深,她的苦心没有白费。

    “妈,我大哥对我那么好,我就是代他受罚也是应该的。可惜我也不敢跟我爸爸这么说,他生气起来可是太吓人了。”

    “傻孩子,快走吧,你爸他出来说不定火气又大起来了。”

    乔思南答应着出来,门外,齐洛格还在那儿走来走去焦急地等待着。

    见乔思南来了,齐洛格忙几步迎上去,急切地问:“怎么样?今晚能放出来吗?”

    “别担心,妈答应我会劝劝爸了。你放心吧,很快就会放出来。一般妈都不太干涉爸的事,但只要她开口,他会给她面子的。”

    “真的?太感谢你了,小勇哥,我就说你有办法。”齐洛格激动地抓住了乔思南的胳膊,随即意识到自己这举动不太妥当,忙又撒开了。

    乔思南心中喜了一下,接着又黑了下去。

    正这时,就听到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nb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2章 他是乔家的污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