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扔下饭盒,她就打算走,刚走两步,就被一直长长的手臂往腰间一带,抱了回去。

    “你放开我,抱我干什么?我们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还要抱我?”她气呼呼的,不依不饶地要挣脱开,他却箍得死紧。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人?”他在她耳边含着怒气问。

    “不是!”

    “再说一遍不是,有你好看的。”他警告道,人在他怀里还敢说不是。这么关心他,给他送饭,还说不是他的人吗?就是不为他家人着想这一点,的确是有待教育,欠收拾,欠修理。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我才不是你这种无情无义的人的女人,就不是。”

    “该死的!”他低吼一声,一偏头,精准地吻住她柔嫩的小嘴唇。

    “嗯嗯嗯……”她发出抗议的声响,他是疯了吗?这可是禁闭室,他怎么这么大胆?

    “你放开我,疯了?要是被你爸爸知道你在这里对我这样,还不你关一辈子。”她终于挣开了他的吻,喘息着抗议他。

    “关就关,管不了了!”他说完,把她旋转了一圈儿顶在门上。

    滚烫的吻再次袭向她的唇,这一次更狠更霸道,直吻的齐洛格气都透不过来了。

    这是给她的教训,小东西肯定又惊又怕的。

    就要这样要她,她就会长记性了,下次再不敢不顺着他的意了。

    她身体是有感觉的,只是真的怕,想推他,哪儿推的开。

    想要咬他让他放口,他早防着她有这招呢。她咬,他躲,愣是咬不着,气的直跺脚,却奈何不了他。

    小家伙吓的,身子抖的厉害,他虽然很想要顺着本能狠狠地要了她,却还是没坚持。

    “小东西,说,你是不是我的人?”他放开了她蜜甜的小嘴,粗喘着,沙哑着声音问她。

    “是,是你的人,行了吧?你这个疯子。”她屈服了,再不屈服,可就要在黑屋子里被他给霸占了。

    里面什么都看不到,她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搞不好地上满是蟑螂老鼠什么的,就像古代的天牢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里,她全身都涌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想早点逃跑了事。

    “是我的人,就要听我的话,永远跟我站在一边。比如他们三个人的事,你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想着促成程飞雪和阿欣,知道吗?”他再警告道,只要她说一声知道,或者是记住了,或者是好这样乖顺的话,他就放她走了。

    齐洛格说是他的人,那只是急着让他放开她。

    原则的事情她一向是坚持的,根本不可能会说改口就改口。

    “这件事本来就是你不对,阿欣跟乔菲雨不适合,他们……”

    “欠收拾!”

    失去耐心的乔宇石抛出几个字后,再次堵住了她的嘴……

    “这回老实了吗?记住了,以后只能跟我站在一条战线上。”他的语气还是那样的强势和霸道。

    “你这样做是没有办法让我屈服的,乔宇石,你不尊重我!我要离开乔家,现在就离开!”她狼狈的整理着自己的裙子,脸上全是泪。

    身体如何的兴奋,那是一种本能,她的心却因他的霸道和强势再次受伤。虽没有从前那样恨他,却也是够气闷的了。

    “不准!”

    “我就要走,看你能怎样?”她挑衅道,为他的惩罚,更为了自己适才屈服的尴尬找回几分颜面。

    她整理好了裙子,去扭门把手,再次被乔宇石抓住。

    “不准走!听到没有,给我乖乖在这里等待我关完出去。”

    “我不!除非你成全雪儿和阿欣,否则我马上走。”她很倔强的态度,让乔宇石真有种无力感。

    他有他的坚持,她也有她的,他为他妹妹,她为她的挚友,各有各的立场,或许谁都没错。

    “不可能!我不会让我妹妹受伤害,这件事没有讨论的余地。”

    “假如你不成全他们,我就走,你也不在乎吗?”齐洛格心有些痛,为什么她爱的人就不能为雪儿考虑考虑的。何况成全他们,乔菲雨不也是长痛不如短痛吗?

    “这是两回事,你别想着用你走来威胁我。”他的态度重新冷淡起来,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的关系可以因为外人说分就分开?

    “我知道我威胁不到你,在你心里我什么也不是。我的话你连考虑都不会考虑,我的感受你根本不会顾及。就像刚刚,你问过我愿意不愿意吗?你觉得我不对,就可以罚我。乔宇石,你的世界里始终只有你一个人。”说完,齐洛格使劲儿甩开了他的手,快速扭开门,闪身出门。

    她偷偷擦干了眼泪,不想让别人看出她哭过。

    即使只是这样发生了小小的矛盾,她也心痛的厉害。或许太爱一个人,就会太在乎一个人吧,就连吵架也让人受不了。

    乔宇石没有出那个门,一来他紧闭期间确实不能出去,二来他也很生气,为了齐洛格的无理取闹。

    要走就让她走,他还不信她出的了乔宅。

    不行,不能让她一个人走,万一像上次那样走丢了,走累坏了什么的可怎么办?

    立即给乔思南打了个电话,让他想办法留住齐洛格。

    齐洛格从黑屋子里出来刚抹干了眼泪转了个弯就碰上了乔思南。

    “你到哪儿去?”乔思南问,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不会叫她一声嫂子的。

    “我要走,他太欺负人了!”

    欺负人……乔思南往她脸上一看,通红的脸,还有着未褪去的红晕,且头发也凌乱的厉害。

    因在黑暗中摸索着整理的裙子还是有几分不协调,乔思南也不是没经人事的了,还看不出发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10章 他让我拦着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