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她的心再次松动了。

    乔思南说的没错,都怪从前他们太高调了,弄的尽人皆知。

    现在她提分手,无异于是在悔婚,不知道要闹出多少波折来呢。

    门忽然开了,乔宇石进来就见到两个人离的很近的在说话呢,脸上顿时有些难看。

    怎么回事?他离开这一会儿,就变成他们两个人了,李幕晴呢?

    乔思南和齐洛格也被开门声吓了一跳,对齐洛格的事,乔宇石向来多疑。

    “大哥,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很久才能回来。”乔思南站起身,对乔宇石说道。

    “怕她发烧了,你们不会弄。”他冷淡的语气,明显是不悦了。

    “大哥,我有话单独跟你说。”乔思南很快想到了主意,揽着乔宇石的肩膀,很亲近地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乔宇石虽不悦,始终还是顾虑这个弟弟敏感的情绪,没吭声,跟他一起出了门到走廊。

    “怎么回事?李幕晴呢?”乔宇石问,就算再想忍,语气中还是很有些不愉快的。

    “大哥是不信我,还是不信她?”乔思南把话挑开了说道,弄的乔宇石倒不好兴师问罪了。

    “我没有不信谁,只是随便问问。”

    “不是随便问的,我知道。你不信她,先是不信她跟陆秀峰是清白的,现在又怀疑她和我。我确实是特意让李幕晴出去的,就想单独和她谈谈。我想让她明白,男人的想法是怎么样的。怕她真生了你的气想分手,我知道大哥在乎她,才帮大哥做说客。真没想到,反而还被误解,看来以后这样的好人还是别做的好。”乔思南第一次在乔宇石面前说这样的话,表情是那么的赤子真心。

    乔宇石有些过意不去,他的弟弟,他该信任。他的女人,他也该信任,怎么的就怀疑起他们来了?

    他们要是真有事,才不会让他这么容易抓住呢,是他太多心了。

    “傻小子,是大哥不好,大哥小心眼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相信弟弟是不会一直生气的。

    果然乔思南又不在乎地笑了笑,轻语:“我再怎么样也不会动大哥的女人,再说就算想动也没机会啊,人家心里都是你。”

    “她跟你说她心里都是我了?”

    “这谁看不出来啊?还用说吗?”

    “她还真说要跟我分手呢,你劝动她了?”乔宇石靠近乔思南,小声问道。

    “我看差不多了,你自己再努力一点儿。注意苦情,哈哈,我相信小嫂子很快就能被你拿下的。我不打扰你们了,大哥,要不我和幕晴先回去吧。”

    “不要,还是在留两天,等她全好了再说。”乔宇石现在可不想显得小家子气了。

    “都听大哥的安排,我去找李幕晴,我们去看夜景。”

    乔宇石再次拍了拍他的肩,目送他离开,才开门进去。

    齐洛格又躺回床上了,乔宇石按照李幕晴的方子,把药放进去,坐在电药壶前一直看到药熬好。

    端过药给她送到床前,轻声唤她起来吃药。

    齐洛格虽别乔思南劝的心里有了原谅他的心思,还是不想这么轻易就原谅他。

    一想到他的怀疑,他难听的话,最重要的是他还强暴她,她就咽不下这口气。

    他细心地把药给她吹了又吹怕烫到她,吹的差不多又放一边,想要扶她起来。

    她甩开了他,自己坐起来,不看他的脸,自去拿药喝。

    烧几乎全退了,身上还是有些无力,不过端药是没什么问题了。

    自己把药喝了,喝完,乔宇石接过碗,也不说话,去洗了。

    依然回到床前,坐在床边,就那么瞅着她,不开口。

    被他看的很不自在,她躺床上,转过身,不去管他的目光。

    他在扮无辜呢,她讨厌他,更讨厌自己对他的无力。

    “小东西,你打算生气到什么时候?一辈子不理我?”他的大手游进被子里去寻她的小手,说话时语调极其轻柔,像怕吓着她似的。

    她确定,乔宇石先生又到了平和期。他这样,不过是见她生病了,她跟自己说,隐藏着心动的感觉,不想那么快理他。

    就算是要和他和好,也不要轻易原谅他,否则他会变本加厉。

    “别这么叫我。”她冷哼一声,拍掉了他的大手。

    她的动作,好像就是原谅他的意思。

    “哎呦!”他忽然叫了一句。

    “怎么了?”她立即转过身,担忧地看他。

    “没怎么?随便叫一句。”他戏谑地说,看她苍白的脸有了一点好看的红,淡淡的。

    他故意的!

    她气呼呼地又翻身不理他了,乔宇石的大手再去摸她的小手。

    她再拍他,这次他紧紧抓住了。

    “别再拍我,我说过,我们的手永远都不分开了。”他深情地说道。

    “谁跟你不分开?”她又转回来,瞪视着他。

    “你,还有谁,就是你这个小东西。”他捏了捏她的小手,没用多大力,温柔的意思都在其中了。

    “乔宇石,你别死皮赖脸的抓着我。你已经答应我了,说我好了,就放我走。我要一个人回国,你就算是照顾我了,也别指望我心软。我再也不相信你这个满嘴谎话的人,你说的信任永远都保持不了多久。”气呼呼地说完,再次甩开他的手。

    好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死皮赖脸就死皮赖脸吧,只要她真喜欢他,不喜欢别人,他哄哄她,让让她,也没啥。

    “小东西,别生气了,我保证以后都对你好,对你信任,行吗?要不,你打我一顿吧!”说着,抓住她的小手往他脸上招呼。

    她当然是想打他了,最好揍的他鼻青脸肿的,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动不动就怀疑她,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200章 程飞雪的电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