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怎么要才肯好好喝药,快点好起来?”他冷着脸问她。

    “我自己可以喝,只要你答应我好了就放我走。我要回国,我要一个人回国。我要跟你分手,我再也不和你在一起了。”她冲他吼道,说是吼,其实没多大的声音。

    全是委屈,喊出了心里话,她眼泪也滚滚而下。

    他的心再次被她哭碎了,忙把药往床头一放,坐上床抱住她。

    “乖,别哭了,也别闹别扭了,我们先把身体养好行不行?”

    “不好!你从来都不信我,我再也不原谅你,我恨你!我恨你,乔宇石,我恨你,我恨你……呜呜……”她边说却哭的更厉害了,连眼泪也是热的,烫的。

    “恨我,恨我,是我不好。你恨我吧,乖乖吃药!”他就算不信她,也还是心疼她,心疼死了。

    他又端起那药,想哄着她吃下去。

    她倔强极了,偏过头,就是不肯张嘴。

    “吃啊,我都说了是我不好,还不吃?”他柔声问她。

    说了是他不好?他曾说过多少次他不好,他说他永远都会信她,他还是不信了,所以她再不要信他。

    “我答应你,吃吧!”他还是低头了,她这么拖下去实在不行,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答应我什么?”她要听他的保证,很具体的保证。

    他狠的攥了攥拳,还是耐着性子说:“竟用你的身体来威胁我,齐洛格,真有你的。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你喝吧。等你好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行了吗?满意了吗?”

    他乔宇石真是个软柿子,就那么下贱地心疼她,不知道是哪辈子欠了她的。

    “好,很好,满意了。”她再次流了泪,却发现心更痛了。

    他说了放手啊,齐洛格你该高兴啊。他说话会算数的,你自由了,不好吗?

    他扶起她,让她靠在床边。

    含着泪,她自己接过他手中的药碗,哆哆嗦嗦拿不稳,他要接过来。

    “我喂你喝!”

    “不用!”她依然倔强,都要分手了,还要他帮什么啊。

    “你不是要快点儿好,好了好脱离我吗?药洒了可没人给你再弄一份,我帮你,你才好的快。”他劝道,硬把药接过来。

    “真苦!”她强迫自己把药喝下去,忍不住的吐了吐舌头。

    他一偏头,想也没想地用舌舔了一下她的舌头,还有嘴唇。

    酥麻……她像被电了一下,眉头却皱了起来。

    “你干什么?”她红着脸问,不是刚答应了的要分手吗?他这么亲密,算什么。

    “不是你说苦,吐出舌头让我帮你把苦味道舔掉吗?”他很无辜地问。

    她的强硬离开,在他心里投射下一道阴影,也让他觉得她是真的被他冤枉了。她要是有愧,不会这么理直气壮的。

    他怎么那么无赖?她气恨恨地想,转过脸不理他。

    反正他无赖也好,他反复无常也好,等她好了,一切都结束了。

    “要我去给你买一包糖吗?”他问。

    “不要!我们都没什么关系了,你不用假好心的关心我!”

    “好吧,我本来想着,你还要喝很多次这样的药。既然你不要糖,只有每次喝完,我牺牲一下舌头。”

    “你恶心!”她转过身,娇骂道。

    说出的语气连她自己也觉得惊讶,她怎么了?他那样对她了,她为什么还能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她不是恨他吗?难道她根本不恨他,还爱他?

    还是这样好啊,他心内感慨道。

    她的样子多娇憨,还是那个爱他的小东西,没变吧?

    可能真像乔思南说的,那该死的混蛋陆秀峰,是总跟着他们来着。

    他想给自己找一个信她的理由,不要怀疑了,两个相爱的人互相怀疑,真的让人心碎。

    “我再给你按摩一下穴位吧,你看你还在烧着,快躺回来。”让她躺回床上,他重又帮她捏了捏。

    “啊!疼!”一不小心,他碰到了她的脚。

    “我看看,到底是怎么碰到的?”他问,拿起她的小脚看。

    “我说了你信吗?走路走的,全是泡!”她这话脱口而出,他仔细看,每个脚趾上都是磨破了的泡。

    “疼吧?”他小心地摸着她的脚。

    她真的走了好远的路啊,真是他冤枉了她,有水泡作证。

    “不疼,泡再疼也没有心更疼。乔宇石,我真的只是碰到他,我沿着去机场的路往回走的时候碰到了他。我脚太疼了,他非要抱我,我没想到他会抱我,我也不愿意他抱我……”她还是说出了心里话,就算是走,她也要说个清楚明白,不想背着一个不贞不洁的罪名走。

    “好了,别说了,我信你了。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我好好给你赔罪,我们以后不吵架了,永远都相信对方,你说好不好?”他极温柔地说,可惜他再温柔的语气也温暖不了她被误解后冰冷的心。

    他说不信她的时候,她怎么解释他都不信。

    赶走她,让她受苦,再折磨她,让她生病。她病了,他心软了,就来认错,她就该也要心软?

    不了,她不想这样了。

    “我困了,想睡觉。”齐洛格说完,把脚从他手中抽出来。

    她分明是在回避他,他有些堵的慌。

    她病着,他不想勉强她,讪讪地下了床。

    “困就睡吧。”

    “有需要随时叫我。”

    他闷闷地去了桌前打开电脑,办公。

    一个晚上没睡,这会儿看到枯燥的工作,不禁泛起了困意。

    处理了几个文件后,他靠在椅子上睡了。

    许是太累,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齐洛格却没睡着,从发烧到现在,她睡太久了,还哪儿来的睡意?

    烧退了些,虽没全退,大脑也清朗了很多。

    躺床上默默流着泪,敏锐的听觉便接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98章 熬夜守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