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忙给李幕晴的父亲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赶到酒店来。晚上吃饭时他没在,是有事去了,刚回来,气还没歇过来就接到了乔宇石的电话。

    他语气很急,看来是真的很在乎这个女人。

    “小洛,你醒醒。”乔宇石等李医生时心急如焚。

    她迷迷糊糊的,到底神智清楚不清楚,他也不知道。

    她没反应,一直睡着。

    乔宇石想起上次她在公寓里也是这么发烧,还得了急性肺炎,很危险。

    他怎么不记得她不能淋冷水了,真是该死啊!他自责着,反复叫着她的名字。

    去洗了一条毛巾敷在她头上,也没看到有任何作用。

    李医生到了,乔宇石箭一般的跑到门口给他开了门。

    “大少爷,我来了。”他赶的汗津津的。

    “快给她看看,发烧!”

    “怎么发这么重的烧?”李医生问道。

    “淋了些冷水。”乔宇石老实回答。

    “她这样的体质,不适合碰冷水。”李医生边把脉边说道。

    他早听说来了个什么柳絮的孪生姐姐,定睛一看,什么孪生姐姐,分明就是她本人。

    医生是很心细的,她脖子上的胎记不会有错。

    “怎么样?”乔宇石现在也知道她不能淋冷水,这不是已经淋了吗?现在最主要的是治好她,他把个脉怎么也慢吞吞的,急死人了。

    “她损过胎。”李医生又肯定地说。

    “是受了些寒凉,要是光是寒还不会这样发烧,她恐怕是夹阴伤寒。”他下了断论,齐洛格的汗是粘腻的,跟一般的感冒出的汗不同。

    “什么叫夹阴伤寒?”乔宇石问道,眉纠结的紧紧的。

    “夹阴伤寒是在感冒或者受风寒的情况下,又有性生活,导致病情严重。如果在西医治疗,按照普通感冒来治,会反复烧,很难好。”

    “那怎么办?”这可是在美国,想吃中药也没有啊。

    他要后悔死了,她这样可全是他弄的。他让她着凉,更在她着凉的情况下强行和她同房,要是她真有什么,他还不得自责死。

    “要不带她回国吧,先服下退烧药,能退一下,回去再让幕晴给她治。”

    “你这里有退烧药吗?”他又问。

    “有,这个药是塞入式的,药的力道很大。体质弱的可能会虚脱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不建议你用。还是给她物理降温吧,我这里有酒精。”

    “好,谢谢李叔。”乔宇石说道。

    他这一趟来,除了给点酒精,也没起到根本的作用。

    “我先给她推拿一下,总能缓解缓解。”李医生说。

    乔宇石忙让开了位置,看他给齐洛格推拿。

    “我走以后,你除了给她擦酒精,也可以按这里,再有这里,还有这儿,一共三处,每处按一百下。”李医生交代道,乔宇石都一一记下。

    “再有什么特别情况,大少爷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就过来。”

    送走李医生,乔宇石回到齐洛格身边。

    她的烧是稍微的退了些,脸还红着,糊里糊涂的不醒。

    他想,定是他冤枉了她吧,她才生病惩罚他的。

    拿出手机,想要给林秘书再打个电话立即订回国的机票。

    又看了一眼虚弱着的齐洛格,这么久的飞机她怎么吃得消?万一在飞机上情况不好,他不更要急死了?

    不行!不能让她真折腾,要回国也要等她好了再说。

    这件事,只能求他的好兄弟了。

    给乔思南打电话,他正跟夏宛如亲热。

    “什么?齐洛格病的很重?怎么搞的?”他的声音高了八度,很少有这么不淡定的时候。

    随即大概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了,才调整了语气,问:“大哥,你给我打电话肯定是我能帮上什么。你说吧!”

    “你跟幕晴来一趟美国行吗?带一个熬药的电壶来,她知道要开什么方子。或者我让她爸爸开好方子你们带药过来,我不能让她冒险坐飞机。”

    “知道了,大哥,我现在就通知幕晴买机票,尽快赶过去。你照顾好小嫂子,别太急了。”乔思南说完,从夏宛如身体里撤出。

    她脸上是受伤的表情,他没理,火速穿上衣服给李幕晴打了电话。

    对李幕晴来说,能和乔思南远去美国,有这么长的相处机会,自然是高兴。

    乔宇石在齐洛格的床边坐了一整夜,她始终没有醒,浑浑噩噩地睡着。

    她又见到那个强暴她的人了,就是看不清脸。

    “放了我,放了我!”她在梦中哭泣着,哭的乔宇石的心都碎了。

    他该信她的啊,她是这么脆弱可怜的女人。

    手紧紧抓着她的手,抚摸着她,想要让她别再难受。

    乔宇石以为她是梦见了那个流浪汉,就算是梦见那家伙,也是因为他对她的伤害,让她想起了那些情景吧。

    他一会儿给她按揉,一会儿给她擦酒精,不敢有丝毫懈怠。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总算是醒了。

    见乔宇石坐在床边,双眼血红地看着她呢。

    她是怎么了?发烧了?四肢酸疼的厉害,连动也动不了,还有连鼻息也是烫的。

    “你醒了?你发烧了!想喝水吗?我给你倒水。”他笑着说,脸上是心疼而又温柔的笑。

    他又成了那个从前用心照顾她的乔宇石了?

    她是不是也该投桃报李的和他尽释前嫌?不!她发烧了,是他用冷水把她淋成这样的。

    如果只有她病了才能看到一个柔情的男人,她宁愿不要。

    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们先把那件事放一下吧,身体重要,不是说那些的时候。”他劝道,她依然闭着眼,不说话。

    没多久,她的烧又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97章 灌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