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真的?”他终于露出了笑,看着他的小东西,果然看起来没有多痛苦的模样。

    “真的,骗你干什么?”

    “别这种眼神看我,小心我再兽性大发。”她的语调,她魅惑的表情,让他再次升起硬挺的旗帜。

    他从被子里钻出来,一看,衣服裤子都被折腾到地上去了。

    从地上抓起来,胡乱套上,他要赶紧去洗个澡,降降火。

    “宝贝儿,你乖乖再睡一会儿,要好好养养体力。”他走到门口,嘱咐道。

    “嗯!我穿上衣服睡,万一李嫂看见,不好。”她软软地说。

    第一次发现,穿衣服是需要很大的力气的。

    “你先睡,我洗了澡告诉李嫂别吵你。乖!”

    齐洛格真没力气穿衣服了,就听话地闭上了眼。

    乔宇石去洗了个澡,换上新的衣服,回卧室一看齐洛格又沉沉地睡着了。

    还说不累,是累的不轻呢。

    他从卧室退出来,去了书房,要好好地问问林秘书这是怎么回事。

    林秘书看到是乔宇石的来电,慌的有些不知所措。但愿二少没有把她的事告诉乔宇石,一定不要说啊。

    “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乔宇石问,语气没有很恶劣,因为他始终觉得这件事该是老赵那厮弄的。

    “什么怎么回事?乔总?”林秘书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只得打哈哈。

    “昨天谁把我送回来的?”

    “这个……是赵总安排的那位小姐,他扶您走的。您的确是喝多了,我去拿车回来,就没见到您影子了。”林秘书听乔宇石的语气,应该是她没有被告发,就大着胆子撒了个谎。

    “知道了!”

    乔宇石按断电话,看来他是心软了,不该同情那个小姐的。

    现在情况很显然,就是老赵安排的那个小姐给他玩仙人跳呢。

    他只是有一点想不清,既然是那女人玩仙人跳,又怎么会放过他。他是怎么回家的?看来只有等小东西醒了,再问她了。

    没多久李嫂买完菜回来了,乔宇石吩咐她不要吵醒了齐洛格,她就进厨房忙去了。

    中午的时候,乔宇石见齐洛格还没起床,怕她睡的饿着了,才扭开门进去。

    “醒醒了,宝贝儿,吃完饭再睡。”他温柔地说,把她弄了起来。

    齐洛格软软的醒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好像睡了很久,几点了?”

    “马上十二点,起来穿衣服。”乔宇石抱她起来,极温柔地给她亲手穿。

    “我自己穿可以的。”她娇羞地说,身上什么都没穿,让他看见,多不好意思。

    “不行,你现在这样,估计穿衣服都累,我给你穿。”她不说话了,真是累的慌,顺从地配合他,一会儿就穿好了。

    “奇怪,你怎么会帮人穿衣服的?”齐洛格问,他看起来不像多体贴的人啊。

    “别忘了,我家又是弟弟又是妹妹的,帮他们穿过。对了,我昨晚怎么回来的?”

    “昨晚我等了你好久都没见你回来,很着急,怕你出什么事。我就打了个电话给乔思南……”

    “等等,你怎么有乔思南的电话?”乔宇石有点奇怪,他们好像认识没多久,是什么时候互换了电话的?

    糟了,齐洛格心里叫了一句,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我是没有他电话,不会想办法问吗?难道李幕晴还不知道他电话?我先打了李幕晴的,又打了他的。”

    “哦!接着说,那就是他带我回来的?”

    “嗯!他带你回来,说你喝多了。你昨晚喝的真不少,而且,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就像上次你吃了那种药似的。”

    看来他的猜测果然没错,在生意场上,用这招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老赵怕是想留下他的把柄,到时候好威胁他同意一些他不想同意的条款吧。

    现在只不知道乔思南赶去的时候,他和那小姐到底有没有。千万不要有,那样太对不起小东西了。

    不过这事也说不准,他还是不想让齐洛格知道太多,怕真有过,让她心里忌讳,厌恶。

    “傻丫头,你想多了。我就是喝多了,太久没喝过酒了,就酒后乱性了。”

    “是吗?”齐洛格也不能确定,他到底是喝多,还是被下药。

    反正他挺疯狂的,兴许是憋太久了的缘故吧,她也没多想。

    “小东西,你还挺能干的。”他笑,揉她的头发,说的她又是满脸羞红。

    她对自己的体力也是很吃惊的,没想到硬是跟他缠绵了一夜,还没有累晕倒。

    乔宇石和齐洛格吃完饭后,又让她休息,自己打了个电话让乔思南来一趟。

    乔思南当然知道乔宇石找他有什么事,所有的说辞他都已经想好了,是不会有任何纰漏的。

    一接到大哥的电话,他就第一时间赶过来。对他来说,能多看齐洛格一眼也是好的。乔宇石昨晚给下药了,齐洛格肯定是不能幸免地要被他折腾,希望流产后初愈的她身体上能吃得消。

    见到齐洛格,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没有任何不健康的样子,相反倒是看得出是承了恩泽的女人,浑身散发着吸引人的媚气。

    齐洛格给兄弟两人泡上了茶,说道:“你们聊着,我到隔壁去看看孩子。”然后识趣的走了。

    “如果累就早点回来休息,我和思南随便聊几句,也没什么事。”乔宇石不放心地嘱咐道。

    齐洛格答应一声好,走了。

    “你昨天来时,什么情况?”乔宇石问乔思南。

    “我到的时候,你已经被那个小姐扶进房间去了,衣服都没穿。”

    “这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83章 许亚男判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