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小姐千恩万谢地坐下来,就坐在乔宇石的身边。

    酒桌上的人都知道,既然张了口,可不是说喝一杯就能喝一杯的。

    乔宇石喝了第一杯,另一个小姐也可怜巴巴地说他厚此薄彼,再加上老赵,一下子几杯酒就下了肚。

    林秘书早已经使了眼色,趁乔宇石正在跟老赵谈生意的时间,小姐悄悄把药撒进了乔宇石的杯子。

    “事情就这么定了,乔兄弟,我们干完最后这一杯!”老赵再敬,乔宇石却也是爽快人。喝都喝了,断不好再不给面子,就举起酒杯一饮而下。

    按理来说,这几杯小酒,实在算不得什么事。

    只是今晚他却觉得有些晕乎,从前倒也是喝醉过,觉得和平常的喝醉没有多大的区别。

    也许是林秘书嘱咐小姐的药量正好,不像他上次在家里吃了补药那般力大,他想大概是太久没有喝过酒,才比往日反应更重。

    “既然干完了最后这杯,我们今天就到此结束吧,告辞了!”乔宇石站起身,和老赵打了个招呼,就打算走。

    头晕的更厉害了,恍恍惚惚的甚至让他想起了四年前醉酒的事。

    林秘书又暗暗地扫了小姐一眼,她忙上前扶住乔宇石。

    “乔总,今天真是多谢您的帮忙了,我送您回去!”

    “不用!”乔宇石甩开了她。

    “我只是感谢您,才送您回去,您要是不喜欢,我不会做别的事情。”说着,小姐又贴上来。

    乔宇石的确是不想让她帮忙,再次甩开她,自己往前走。

    “林秘书,你开车,送我回家!”

    “乔总,我也喝酒了,开不了车,前面就是乔氏的酒店,您要不去休息一会儿吧?”林秘书说道。

    “不用,打车回去!”乔宇石心里一门心思的就想着齐洛格,他答应了她要早点回去的。

    抬手看腕表,时间都模糊了。

    皱了皱眉,问林秘书:“现在几点了?有八点没有?”

    说完,头更晕的厉害,药性越来越强了。

    看着面前的小姐,怎么看怎么长的像齐洛格呢?

    是幻觉吗?他摇了摇头,再定睛看,恍惚之中,他更确信她是齐洛格了。

    “小洛洛,宝贝儿,你怎么来了?”他迷糊地问,小姐再搀扶的时候,他就没有反对了。

    林秘书早已把房间号和房卡交给小姐了,这会儿乔宇石不再拒绝,小姐忙搀着他往不远处的酒店走。

    “我和你一同扶他进去吧!”林秘书想了想,还是觉得待会儿恐怕没有理由再进他的房。

    在乔宇石充满幻觉的眼光里,好像是一左一右两个齐洛格,他混沌的意识想了想,心道:难道一个是丁心荷,一个是齐洛格吗?

    只一瞬,又想不清楚了。

    两人合力把乔宇石扶进了酒店包房,林秘书就让小姐走了。

    “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多给你一千块。”林秘书把钱塞给了小姐,她连连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乔宇石。

    她要早知道会遇到这么个雇主,还未必答应林秘书的条件呢。

    现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这个女人自己要和乔总发生点什么了,乔总是个好人,她有点同情。不过想了想,一个漂亮女人陪他上床,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事,不算自己害他吧。

    小姐走后,林秘书就想脱乔宇石的衣服。

    她刚走到他身边,他口中就说着:“水,水……”她只有拿起酒店桌上的矿泉水打开,倒在杯子里,喂给他喝。

    “二少爷,大少爷吃完饭了。好像喝了不少,林秘书和另一个女人把他附近了乔氏的酒店。”乔思南接到了给他报信的电话。

    “哪条路上?”

    “四季路!”

    “知道了!”乔思南说道。

    大哥在外面吃饭从来都不喝酒,看来今天事出有因。

    既然有林秘书参与,看来是和她脱不了关系了。莫不是她想打进乔家的主意?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什么想法都敢有。

    就算他恨乔宇石,却也不想要这种人莫名其妙地给乔家抹黑。

    自然,多留一个乔宇石的把柄也是不错的。

    乔思南刚要挂电话,对方又报告说:“二少爷,另一个扶着他进去的女人出来了。”

    “控制住她,我有用。”他说道。

    “是!”

    “大哥,看来现在要二弟出场了。”乔思南讽刺地冷笑完,起身准备出发。

    “小洛洛,我……热……”乔宇石喃喃地说。

    “要我帮你脱衣服?”

    “嗯!”

    林秘书立即爬上床,伸手去解他的领带。她此时是无比激动的,想到很快就可以和自己喜欢的男人裸身相见,且要成为他的女人。以后若是经营的好,她说不定可以进乔家的门。就算没有正式的名分,做小的她也愿意。

    她手伸到他衣领处,乔宇石一下子好像又感觉到了她不是齐洛格。

    皱着眉抓住她的手,问道:“你是小洛洛吗?”

    “我……”林秘书有些害怕了。

    她听命于他已经习惯了,这一问,她心像擂鼓似的跳的厉害。

    好在随即,他又松了手,口中嘟囔着:“是我的小洛洛。”

    她心下一喜,再没犹豫,几下解开了他的领带。

    “脱了衣服,你就能凉快舒服了。”她尽量让自己声音甜美,模仿齐洛格的声音。

    乔宇石没有再睁眼看,任她给他脱衣服。他现在燥热的难受,身体里像是有虫在咬。

    上身的衣服很快就被林秘书给扯了个精光,看着他躺在床上,结实的胸肌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诱人的光芒,林秘书的心都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

   &n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81章 阴谋录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