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缜密的慕容决千算万算还是忘记了一个人,一个对沈依秋的死最关注的人。这个人偏偏还是媒体人,当罪证发到他所在的报社时,肖鸿杰看着电脑屏幕,如坠冰窖。

    他爱的女人,因为他,被如此残忍的杀死了。她当时会有多怕,会有多冷,他竟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曾经散步过很多次的池子里长眠着他的爱人。

    依秋,她一定死不瞑目吧。

    慕容决在m城的势力根深蒂固,对付他不容易。不过就算他豁出命去,也要把曾经的岳父送进监狱,不,是送去枪决。

    第二天,肖鸿杰拨通了报警电话。

    晚上各网站的帖子一出现,就被肖白羽的助理发现了。他特意告诉自己的助理要留意此事,所以第一时间就联系处理,天亮以后,网站的帖子就陆陆续续的被删了。

    至于市里的媒体,慕容家本来就和市长私交不错,一个电话过去,像当时慕容家婚礼一事一样,媒体并没有爆出。

    只有肖鸿杰一家,顶着被封的危险,肖鸿杰还是让此事见了光。

    已经有媒体刊出了,警方也没有办法,只得把慕容决请去了解情况。

    慕容决被带走后,肖白羽也了解到检举他的人是自己的父亲肖鸿杰。

    他不愿意和他说话,和他交流,更不愿意求他。

    可想到年迈的外公,想到死去的母亲,肖白羽不得不向自己的父亲低头。

    肖白羽去肖鸿杰办公室的时候,他被主管媒体的上级领导叫去谈话。对他来说,要为死去的爱人报仇,的确是步步艰难。

    不管怎么说,他都要坚持下去,一定要和慕容决周旋到底。

    肖鸿杰送走了领导,见到自己的儿子,并不意外。

    他从打报警电话开始,就预料到肖白羽会来求他。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再追查,死去的人也不会回来。再说,他再怎么不对,也曾是你的岳父。你就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看在我的面上,别追究了行吗?”肖白羽的语气很卑微,他几乎没有在父亲面前如此卑微过。

    见到儿子两面为难,肖鸿杰不是没有动容的。

    但一想到冷冰冰的水底葬送了他的爱人,他只能让自己的心硬起来。

    “他当年杀我的女人时,可没有看在任何人的面子。我不会放过他,除非我斗不过他,除非我死,否则我绝对不会收手。”肖鸿杰的态度异常的坚决,他为了那个女人,不管儿子的祈求,不讲翁婿的情面,肖白羽也被他激怒了。

    “他当年杀你的女人?为什么?难道这件事你自己一点错没有吗?你有妻子,却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外公不过是想让我母亲的婚姻幸福,就算他有错,你也有,凭什么就要让他一个人付出代价?”

    “我难道没有付出代价吗?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女人,我错过了我两个女儿的成长。到现在,我的大女儿还找不到。你说,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付出的代价是不是足够大了?”肖鸿杰也激动地对儿子吼道。

    “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会放手?”

    “怎么样都不会!”

    “如果你继续告发他,我永远都不会叫你一声爸爸。”

    肖鸿杰深吸了几口气,自己的儿子用这样的话来威胁他,他怎么能不心痛?

    假如是别的事,他都不会坚持了。但这件事,的确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叫爸爸还是不叫爸爸,都改变不了他们是父子的事实。

    “随便你吧,我也知道慕容家有手段。你要是真的恨我,不让我对付你外公,你可以让我从这世界上消失。除了这样,再没有别的办法能阻止我了。”

    “你知道我不会,但我不能保证我外公不会。所以,我是真的不希望你再继续下去了。”肖白羽很沉痛,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外公,伤了谁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我和他的事,你不要插手,不要管。这些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了,你走吧。”

    肖白羽知道多说无益,只得走了。

    他想自己因为是慕容家的人,劝不动肖鸿杰也是正常。齐洛格能不能劝的了他呢?

    她要是知道事情的真相,知道她的母亲死的那样惨,只怕也会和肖鸿杰一样没办法原谅,还是算了。

    齐洛格和乔宇石两个人,经过了昨天的小矛盾,感情不但没有受损,反而比从前更好了。

    早上乔宇石走的时候,吻了吻她的额头。吻的很轻,齐洛格还是醒了,在一种温暖的幸福中。

    睁眼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她微微地一笑,柔声说:“你怎么也不叫我起床呢?昨天起晚了,几个小坏蛋说我是大懒猪妈妈呢。”

    “他们说的还真有有创意,宝贝儿。不管他们说什么,你睡你的,身体还是需要好好养着的。”

    “好,我会好好养的。”

    “小猫爪子又收起来了?”他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想到她昨天跟他针锋相对的样子,别提多气人了。

    “你才是猫爪子呢,你是狗爪子驴爪子。”她撅着小嘴,抗议道。

    “我是狼爪子!”

    齐洛格被他弄的脸通红,慌里慌张地往门外看。要是哪个小家伙钻进来,看到这个,还不把她给羞死了?

    “别胡闹了,大早上的。你快去上班吧,别迟到了,慢点开车。”

    “不错,不错,我老婆现在还会关心老公的车速,来亲亲。”俯身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很想给她一个热辣辣的吻,不过他知道到时候受罪的还是他。

    老婆老公的称呼再次让齐洛格想起了程飞雪,昨晚乔宇石说放过程大兴了,她得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她,省的她再为父亲担心。

    “我可以给雪儿打电话,说你打算收手的事吗?”

    乔宇石斟酌了一番,随即跟她说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69章 我们分手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