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我不要你来!我不怕!”她哭着对外面吼道。

    一听到他的声音,她的恐惧全跑了。

    都吓哭了,还说不怕,小东西,总让他又气又恨。

    是被她逼的,才把她一个人扔在房间里,她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不怕,我真走了。”

    齐洛格已经从被子里钻出来了,跌跌撞撞地摸到门边,抵在门上说:“你走,你以后都别来找我。反正你可以和秘书吃饭,你晚上也可以去找她,你别来找我。”

    这醋意真够大的,乔宇石被她的酸劲儿弄的,气也消了。

    “好了小东西,开门,我不找林秘书,我就找你,好不好?”

    “不好!”她倔强地说道。

    “外面可真是冷,你再不开门,我就要冷死了。”

    刚说完,门就被从里面忽地打开了。

    “冷你为什么要在外面站着,乔大少爷难道还没有个睡觉的地方吗?”她嘴上硬着,心里却心疼人家呢。

    “小东西,你再嘴硬,我办了你!”他低吼了一声,弯身把她扛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有话好好说,男女授受不亲!”他对她那么狠心,不来和她一起吃饭,还不管她冷不冷,怕不怕。她才不要轻易的屈服,也不要和他卿卿我我的。

    “我亲你,还少吗?”他几步来到床边,把小东西往床上一放,自己也跟着上了床。

    说是和林秘书一起吃饭,他其实一口都没吃。

    她也不知道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了,弄的他整颗心都牵着她。

    “以前的事不管,从现在开始,不许你再亲我了。我讨厌你!”她冲他叫道,感觉他凑过来了,她扭身躲开。

    “我也讨厌你,小东西!”他要被她气死了,她到底知道不知道。

    “不要叫的那么亲热,你这样的称呼,应该用在你的林秘书身上。”

    “我偏用在你身上,我偏要亲你,你能把我怎么样?”他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亲上她的小嘴。

    她的心,猛的一跳,她是多想他。就是一下午到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却这么想他。

    她不要自己这么没出息,凭什么他一个吻她就要投降,她不要!

    小手用力推他,拒绝他,扭开头不让他吻她。

    微弱的反抗根本阻止不了他,跟她较上了劲,她越不让亲,他就越要往死里亲。

    她牙关紧咬,他却很强硬地撬开了她的贝齿,她又爱又恨,牙齿想要咬他,终于下不了口。

    惩罚的吻来的异常热烈,没过多久,强硬的齐洛格就缴械投降,沦陷在他密不透风的攻势当中。

    相思让狂暴的吻慢慢的变的柔和,唇舌相吸,两个滚烫的身体也忍不住纠缠在一块儿。

    “别……不要这样。”她不想让他更近一步的亲吻她。

    两人还生气呢,他又没哄她,她这么就屈服,还不让他笑话死她吗?

    她越说不要,他偏就更要要。

    要知道,不甘心的可不只是她,他也不甘心。他从下午就在等着她告诉他,是和谁在一起,她终究没说,他还是巴巴地进来保护人家了。

    这口气,咽不下去啊。

    他就像一个困兽,对她又是啃,又是吸,他不是在爱她,他是在惩罚她。

    “乔宇石,你再这样,我永远都不理你!”她低吼道。

    要是他强行,她力气也抵不过他,何况她身子这么久没有和他在一起,也想的厉害,根本就反抗不了。

    乔宇石这才忽地放开了她,黑暗中,只听到两个人的喘息声,谁也不说话。

    “你睡觉,我在旁边。”你不用害怕。过了很久,乔宇石才气呼呼地这么说了一句。

    他进来保护她,不代表他已经不生她的气了。

    她说的对,他小气,他就是这么小气。

    齐洛格不说出白天到底是和谁去吃饭了,他就不会跟她好声好气的。

    “你不在,我也不怕。我只需要爱我的人来保护我,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呢?”齐洛格声音也有些冷。

    她从下午到此时,就没有心情轻松过。除了哭,就是生闷气,不管她怎么努力,他还是不理她。

    “谁说我不爱你了?”

    “我要是不爱你,我管你害怕不害怕?你吓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明明是表白的情话,听到齐洛格的耳中,好像他根本就不想爱她似的。

    谁逼着他了?

    “你就是不爱我,你要是爱我,为什么要这么在意细枝末节?我就是和朋友吃了一顿饭,是我初中时候的一个男同学。我不说,就是怕你生气。”

    “说明你心虚,是吗?你要是坦荡荡的,说出来怕什么?”

    又来了,原来沟通障碍从来都在。不过是遭遇大事的时候,他们放下了这些而已。

    她伤也愈合了,这样的沟通问题就会重新浮出水面。也可能是两人之间从前的问题导致他的不信任,反正齐洛格现在心里又闷起来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好了,乔宇石,从前你那么多的不信任我。后来你还是决定爱我信任我,你说以前都是你不好。看来,我们之间的信任还是太少了,是吗?所以你对我的一些小事就要追问到底,是真的又不信我了吧?”

    乔宇石没说话了,她说的没错,从前那么多事。他以为她是有企图的接近他,他还曾经恨她,其实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像那个女人。

    欺骗他,是那个女人的罪,并不是齐洛格的。

    他已经错过一次了,再受那个女人的影响,岂不是对不起他的小东西了吗?

    “没有,我不是不信你。”他轻声说,主动上来搂她。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68章 要给她名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