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她的脸色还好,没有从前那样苍白。

    她站着好像也不是特别脆弱,他终于可以放下心了。

    齐洛格也在上下看他,他虽然没有满脸的胡茬,可是脸色却没有从前健康。

    看得出睡眠很不充足的样子,是因为想她想的觉也睡不好吗?

    伸出小手,她踮起脚尖捧住他的脸。这张英俊异常的脸,也是她魂牵梦绕的。

    “宝贝儿!”乔宇石低喃了一声,眼盯着她的眼,两人的眼光在空中相缠,胶着,你不舍得离开我,我也不舍得少看你一眼。

    “嗯!”她答道,忍不住的,眼泪又从双眸中滚滚而下。

    终于见到他了,这个大混蛋,竟在一大早就来惹她的眼泪。

    “想我吗?”他火热的目光看着她的眼,深情款款地问她。

    “嗯!”

    “小东西!”他低叹一声,一低头,轻轻吻上了她柔嫩的唇瓣。

    此时的唇没有以往红润,淡淡的苍白,却更给人要疼惜怜爱的感觉。

    齐洛格闭上眼,任他的嘴唇轻贴在她的小嘴上。亲吻是最好的语言,他们谁都没有动一下,就这样轻轻贴着彼此,仿佛怕这是梦,稍微动了一下梦就会醒。

    贴了很久很久,他才小心翼翼地啜动双唇,轻吸她的甜蜜。

    “嗯……”那是从内心透出来的甜蜜,只有相爱的男女才会如此。

    他托着她的头颈,让她的头尽量扬起来,而他慢慢地加深这个吻。一点点地引导着她,和他的唇舌共舞。

    吸吮着彼此的甜蜜,永远都吃不尽彼此的味道。

    他阳刚的气息在她鼻端缭绕,让她激动,又让她安心。矛盾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个吻里,泪,依然在悄悄蔓延着。

    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舍得放开她的小嘴。

    “好了宝贝儿,我们要好好说说话。再亲,我火就起来了。”

    齐洛格脸一红,这是自从出事后他第一次看见她脸红,娇羞的可爱。

    “快到我房间里面去,坐我床上去吧。”

    “这么容易就让我进你闺房?还迫不及待地让我上你的床吗?”他戏谑着问她。

    她的脸再一红,轻声说道:“说什么呢,我是看你在外面进来,怕你冷,床上不是暖和吗?”

    “是啊,床上暖和,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到床上躺一会儿吧。”

    齐洛格没说什么,她弯身给乔宇石拿了一双鞋套,然后前脚走了。

    乔宇石穿上鞋套,跟进她的房间。

    “好香!”她的房间,他不是第一次进,大概这次进的不容易,就特别感觉到了珍贵。

    见他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齐洛格轻轻地笑了。

    好多天了,今天大概是她最高兴的一天。

    乔宇石也不客气,脱掉了鞋子鞋套,爬到她床上。

    “宝贝儿,上来,我搂着你睡一会儿。”他说道,看了看腕表,离两个人回来,还有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呢。

    “我怕我爸妈回来撞见。”齐洛格小声说道。

    “不会,还有一小时,他们很有规律,每天都是一个半小时以后回来。”

    “你每天都来了?”她就说,不会这么巧,她今天早醒,他就来了,一定是他早就蹲点了的。

    “也不是,偶尔来一下。”他可不想小东西以后每天盼着他来,她会睡不好觉的。

    “小妞,快上床,让本大爷抱一会儿!”他无赖地说道,一脸的痞相。

    齐洛格心通通跳的厉害,每天晚上她也会期待着在他怀抱中。

    他宽厚的怀抱具有安眠镇定的作用,想到他的怀抱,她就会感觉这张床很冷。

    她脱了鞋,爬上床,侧躺下来。

    她的肚子收的倒快,本来流产时也才七个月,比一般正常人生产的时候的肚子小。

    “刀口痛吗?宝贝儿?”

    “不痛,都很好。”她柔声说。

    “不痛也要自己注意,别拉着了。”

    “我会的。”

    “过来啊,离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你啊?”他好笑地问,看她红着小脸不敢靠近他的模样,他心都被拨弄的奇痒无比。

    现在又不敢粗暴地抱她,不敢使劲儿搂她,更不敢把她压底下。

    对他来说,这都是折磨啊。现在只能守不能攻,只等小白兔自己送到大灰狼怀抱当中。

    她很紧张,甚至不敢看他,往他那边拱了拱,靠的近了些。

    “再近点儿……再近一点儿,宝贝儿!”他一次次的催促,她一次次地照做。

    肚子不敢对着他,怕被他搂的拉到伤口。

    她始终背对着他,终于紧紧地靠在他怀里了。

    他大手搂上她的小腰,唇贴在她的耳边低喃:“宝贝儿,想我吗?”

    “嗯!”

    “嗯不行,我不知道嗯是什么意思。你要明确地告诉我,想还是不想。”他不依不饶地问她。

    “想!”

    “想谁?”

    “乔宇石!”

    “想乔宇石,大坏蛋。”她咬牙切齿地说,换得他一声朗笑。

    “嘘,小点声,万一我爸妈回来,我就死的惨了。”

    他虽然知道她父母没有那么快回来,也还是不敢嚣张。

    头从后面埋进了她带着芳香的发,拼命地嗅闻。

    她转头,不让他闻。

    “别乱闻,做完手术不敢洗头发,到现在还没洗呢,臭死了。”

    “谁说臭?不知道有多香,别躲,让我闻一会儿。”乔宇石把头埋进她的发,闭目闻着她的味道。

    他的小东西,小女人,还在他怀里呢,没有跑掉。

    她也不再躲闪,他喜欢闻,让他去闻好了,臭死他个大坏蛋。

  &nb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56章 爱我不好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