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儿子恨他,他不怪他恨。

    谁让他没有做好呢,曾经为了想要给肖白羽一个完整的家,他只有牺牲沈依秋母女三人的幸福。

    结果后面还是没有办法勉强自己维持婚姻了,他又伤了慕容樱,也伤害了肖白羽。

    要是早知道他不能两全其美,他宁愿从头到尾陪伴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有两个可怜可爱的女儿,兴许罪过还能小一些。

    齐洛格轻轻摇了摇头,她不是不恨的,只是觉得恨有什么意义?

    他都已经老了,也在为年轻时候做的事情后悔,后悔就够了,何必要让他活的那么痛苦呢。

    “我不怪你,我爸妈很爱我。”她轻声说。

    肖白羽不得不佩服齐洛格的肚量,甚至比他这样一个男子汉还要胸怀博大。

    也许对她来说,没有亲生父亲早已经成了习惯,这和他的确是不一样。

    他是从小在父亲身边长大的,他一次次地期待得到家庭的温暖,一次次地期望他们一家三口能像别人家一样其乐融融。一次次地却都成了失望,失望又演变成了怨恨。

    其实现在想想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可怜,他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他还和自己亲生的两个女儿失去了联系,这是常人也无法忍受的苦楚。

    这一刻他忽然有些了解了自己的父亲,他是没站在他的角度上想过,或许多为他想想,他就不会那么恨了。

    他回忆起从前,仿佛父亲也是曾经试图和母亲与他关系和谐一点的。他的努力,在强势的母亲面前,又何尝不是以失望告终呢?

    母亲就像是个铁娘子,他从不知道她为什么连笑脸也没有,要整日整夜像男人一般操劳。

    “真的吗?你真的不怨恨我?”肖鸿杰激动地抓住了女儿的手,眼泪比开始还更汹涌了些。

    “嗯!”她费力地点点头。

    “傻孩子,就算你不怪我,我也原谅不了我自己。生你不能养你,这就是最大的不负责任。”他沉重的叹息了一声,才又说:“也不知道你母亲姐姐现在身在何方,我找到了你,还多少可以弥补一些。她们两个人,难道我要一辈子也对不起了吗?”

    随即转头,看着沉默的肖白羽,问道:“羽儿,你有没有听你外公提起过我和沈依秋的事?”

    他这问题问的谨慎,因为只是猜测,他不好在齐洛格和肖白羽面前轻易说起对慕容决的怀疑。

    尤其齐洛格现在还脆弱着,即使是她母亲真的不在人世,遇害了,他暂时也不想让她知道。

    “没有,没听说过。”肖白羽硬邦邦的说。

    这句问话,显然是父亲在怀疑外公。外公这件事做的的确是残忍,且他刚知道遇害的是齐洛格的母亲。他当然也想她母亲不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可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外公不得善终。

    “乔宇石呢?”肖白羽问齐洛格,一方面转移她知道兄妹两个人关系后难堪的心境,同时也不想父亲跟问他外公的事。

    肖鸿杰没再问什么,他和肖白羽一样,觉得齐洛格接受这些肯定需要时间。

    齐洛格轻轻地闭上了眼,她心里难受的厉害。

    是真的,现在知道了,他们真的是兄妹,差点就铸成大错。

    “什么都别想,所谓不知者不罪,我们,到底也没有什么。”肖白羽轻声说,他太了解她了,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心里又何尝不介意呢,这样说了,是宽慰她,也是宽慰他自己。

    齐洛格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轻声开口,还勉强地牵了牵嘴角:“我没想什么,我们也没有什么,你也别在意。我们是兄妹,这不是很好吗?我一下子多了个父亲,又多了个哥哥,我幸福还来不及呢。”她从来都是如此,即使心里难受,也不愿意别人跟着难受。

    如果她自己心情压抑,能换来所有人的微笑,她是一定愿意去为别人忍耐的。

    “是啊,我可以经常来看你,那个混蛋小子不用担心我会抢走你了。那混蛋呢?以后他要是对你不好,我就打的他满地找牙,我可是你哥哥,教训他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肖白羽也自嘲地笑了笑。

    见到一儿一女能够如此,肖鸿杰内心是惆怅的,也是宽慰的。

    一颗石头落了地,他们两个人总算是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事,总算没有想不开什么的。

    感谢老天爷,他们是清白的,只有清白的才能这么平静。

    几个人正说着呢,病房的门打开了,乔宇石躺在手术床上被推了进来。

    他闭着眼睛,麻药还没有苏醒。

    适才他实在是太虚弱了,医生检查后说他的伤口又一次裂开,没昏迷就已经是奇迹了。

    要求立即给他做手术,他不肯,他不想要齐洛格不放心。

    医生说不做伤口处理,他会非常危险。没办法的情况下,他打电话给李幕晴,让她赶紧赶到医院来照顾齐洛格。

    他还要求手术尽快,尽量简化,手术完以后把他推进齐洛格的病房,他要和她睡在一起。

    就算不能同床,他也要让自己能摸得到她,也让她能有他的陪伴。

    齐洛格一见乔宇石这副模样,脸都吓白了,忽的一下就要起来,被肖白羽按了回去。

    “你冷静点,别乱动!”肖白羽说道。

    “齐小姐,您别激动,乔先生没事。他叮嘱我,要我告诉你,他的伤口出现了一点小问题。现在只是麻药还没醒呢,过一会儿醒了就可以陪你说话。他说你千万别为他担心,他好好的,很快就能下床走动。”一位女医生几步跑到齐洛格身边,把乔宇石在术前反复叮嘱她的话,转达给齐洛格。

&nb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52章 没有吃醋的立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