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他真想去好好质问他,可他还有这个资格吗?

    是他亲手把她推走,要是还在他身边,她的孩子不会没的。她的流产,他要负责。即使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他猜测也一定和他这次在婚礼上给她难堪有脱离不了的关系。

    也可能是他们几个人的事情传开了,她被好事者揪住不放引发流产什么的。

    他的助理很快打电话来,说已经与各大小网站交涉,贴子全部都删除了。

    直到此时乔宇石和齐洛格都不知道他们的事情在网上传播的事,乔宇石本来是可以知道的,只是林秘书特意知情不报。

    她和许亚男看到三角恋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齐洛格就会被所有人唾弃,暗中高兴,岂会提醒乔宇石。

    乔宇石知道了,非要命令她去把那些帖子弄没,那还有什么好戏看?

    齐洛格的脸向着门的方向,肖白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闭着眼。

    他想,她大概真的需要休息吧,他不想去打扰。

    她没有在什么急救室手术室那些要命的地方,让他总算把提着的心放回去了。

    但看她苍白的小脸,无助地躺在那儿,他还是心疼她,非常非常心疼。

    怕站在这里久了,她感觉到有人注视,他离开了,到走廊尽头可以吸烟的地方点着了一根烟,慢慢地吸。

    再次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对方尽最大努力查出这些帖子的起源处。

    打完电话,他又抽了几根烟,才再次往齐洛格的病房走。

    还差几米的时候,他见到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门口往里面看。

    他的样子很专注,一看就知道,里面的人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

    他的位置只能看到那男人的背影,可那背影却如此的熟悉。即使是有几年不见了,他又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父亲?

    一看到他,他就想远远的走开。

    脚却像定住了,让他移动不了。他的脑海中此时在飞速地运转,他不禁猜测,他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难道是他真有那样关心他这个儿子吗?就连这个最终没有进门的前儿媳,他也如此关心?

    他不要他关心他,母亲走了,母亲曾经肯定是渴望他关怀的,结果却没有得到。

    他为母亲而恨他,所以他不要他虚假的关心。他要真是爱儿子,他就不会在有了儿子的情况下,还在外面接二连三的生女儿。

    从前他渴望的亲情,早被冰冷的现实打破了。

    他不要父亲,因为知道要不到,索性伪装成冷漠。

    一步一步,他向自己的父亲走去,脚步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一方面是为他为自己做的事情的感动,一方面是对他没有善待母亲而起的憎恨。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沉声问道,语气冰冷。

    肖鸿杰正一眼不眨地看着里面的女儿,好像只一天的时间,他为什么觉得她比前一天更瘦了呢?

    他被儿子这一声喝问吓了一跳,没转身就听出来,他是自己的儿子。

    “羽儿?”他惊喜地转过头,看到自己面前站着的,真是俊朗的儿子。

    他是令他感到骄傲的儿子,可谓是人中之龙,风度翩翩啊。

    “我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肖白羽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他不知道自己是想听听他是怎么为他着想,还是什么。

    “我……”肖鸿杰竟一时语塞。

    他能说里面的是他女儿吗?肖白羽会怎么想?

    齐洛格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她本身睡的也不深,一有动静,她敏锐的听觉立即捕捉到了。

    睁开眼看向门外,开口问:“是谁?是谁在那里?”然而她此时几乎没什么力气,用尽全力,以为是在喊话了,却也只是像猫一样的声音,只够她自己听到的。

    门外,父子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肖鸿杰想,既然是他遇到了,还是告诉他吧。他早晚也要知道的,要他早点断了和齐洛格在一起的念头也好。

    他这不是来探望她了吗?肯定是他对她没法忘情,他知道一个男人心里惦记一个女人而不能相守的滋味,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也那么苦。

    “羽儿,我想和你谈谈,我们到那边去谈谈,好吗?”肖鸿杰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儿子,说话时是客气的厉害。

    “不想去,我还要去看齐洛格,不奉陪了。”肖白羽态度冷冷的。

    羽儿?齐洛格听到这个称呼,又听到肖白羽的声音,猜测是肖白羽来看她了。

    经过这些事,能听到肖白羽让人沉静的声音,她好像心里也得到了些许安慰。

    她以为他们一生都不能见面了,她即使是对他不再有什么男女之情,她也不希望他们老死不相往来。

    对她来说,能远远的看看他,能知道他快乐不快乐,幸福不幸福,她才能放心。

    “羽儿!”肖鸿杰再次轻声叫了他,不想在齐洛格门口喧哗吵到她睡觉。

    “不要叫的这么亲热,这样的称呼只适合父亲对他自己心爱的儿子。而你,我不想听到,这样的叫法,有些虚伪了。”肖白羽对谁都可以随和,就是过不了心里对父亲的怨恨这一关。

    他总在想,要是父亲能对母亲好些,她说不定不会走的那么早。

    婚姻的不和谐,也许两个人都有责任,刚好死的是母亲,他就会很自然地站在母亲那一边。

    假如死的是父亲,也许他怨恨的对象就变成了母亲。

    齐洛格很少听到肖白羽这样和一个人说话,从话语中她推断,应该是他的父亲吧。

    他几乎没在她面前提起过父亲,想来他是恨自己的父亲,如今听来,果然没错。

    她现在要是有力气,一定会劝他,别这样。父母再不好,总是父母,就是给了你生命这一点,也够一辈子来回报了。

    正想着,听到肖白羽的父亲又说了一句。

    “别这样,听我说,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50章 差一点点成为他的女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