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内心也曾经小小地希望过,他们的关系能从此不同,也希望她的身体能稍微温暖一下他因仇恨而冰冷的心。

    她忘不了完事以后,他冰冷的态度。

    “你走吧!”他就是这样说的。

    “我身边不需要女人,我也不想要你。你破了我的规矩,从此以后都别想再见我的面。”

    她曾是怎样的卑微,把自己的最初给了,还要跪下来求他留自己在他身边。

    她记得那晚乔思南从头到尾都是很冷峻的表情,她永远都弄不清他的真实想法。

    后来又有过一些次接触,每次他都速战速决,就像她是速食品,连她的嘴唇都不肯亲一下,直接泻火了事。

    对于这些,她总是默默的承受。她想,至少她是特别的,他不会找别的女人灭火。

    他又开口赶她走了,是从她十八岁后第一次这么严厉地赶她走。

    几年过去了,身体上的联系还是没有能改变她在他心里的位置。

    从没有过的一种悲哀的情绪将她淹没,多年来的习惯,多年来的跟随,她从未动摇。就在这夜,她忽然有了一丝摇摆。

    她的爱,太卑微,太无望了。

    不是说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守着他,只要他高兴,你就是高兴的吗?

    她守着了,她竭尽全力的帮助他,可他快乐吗?她的爱又有没有意义?

    乔思南是多擅长察言观色,她看他的眼神从来都是那么痴迷。她的行为和表情从来都是那样顺从,对他是赤裸裸的崇拜。

    可她刚才的表情有了变化,是在为自己感到悲哀吗?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乔思南的心涌起一股烦躁,那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

    他就是不明白,他强迫过她做什么吗?没有,从来没有。

    她把自己给他,也是她自愿的,主动的,他甚至是拒绝几次,她还是坚持。现在她的表情,是对他有怨恨吗?

    为什么他要为这样一个主动献身的女人烦躁?

    也许真是因为习惯了,她是他唯一的女人,多少会有些不同吧。

    夏宛如的动摇也只在一瞬间,她是真的很想问一句:“我走了,你是完全都不在乎吗?那我就走,让你永远都见不到我。”

    可她没说,她没有忘记她是怎么跪下来求他,让她留在他身边的。

    那样的苦,她不想再尝一遍。

    在这世界上,你爱一个人就是欠下了一个人的债。而她欠他的,必定要用一生来补偿吧。

    “我会听话的。”她轻声说,低眉顺眼,心却再次痛了一下,不可抑制。

    乔思南仿佛也松了一口气,只是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松动变化过。

    “过来!”他开口呼唤道,声音清冷的像在命令一只宠物小狗。

    她三两步走到他身边,他伸手一扯,她就重重地坐到了他怀里。

    他的头贴在她的耳侧,轻轻摩擦,似乎充满了柔情,也似乎只是在逗弄她。

    不管怎样,夏宛如却克制不住心的狂乱。

    她偏转头,唇主动送出。他盯着她诱人的红唇,有一两秒钟,想要压下,却生生压制住了。

    “脱了!”他命令道。

    她的唇尴尬在那儿,凄然笑了一下,手伸向自己的外套。

    “裙子!”

    她以为经过刚才两人那短暂的对峙,他能有些舍不得她,或者多少会更重视她一些。

    他没有,他要的依然只是她的身体。

    她撸起了自己的皮裙,褪下丝袜。

    乔思南是不开暖气的,他说饱暖思淫欲,他要让自己永远保持冷,和冷静。

    冬日的桌面,冰凉。夏宛如的身子和心,都在他寒冰一样的温度里颤抖。

    他似乎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疼惜,在他的世界中,只有掠杀,只有复仇。

    她总希望她的柔软能够温暖他几分,让她失望的是,他即使是做最亲密的事时,也是面无表情,或者是凶狠的模样。

    在外人面前,他是带着笑意的,对每个人微笑,像是很温和的样子。

    夏宛如发现,他尤其是对齐洛格笑的开心。她却更不明白,要是他真喜欢她,怎么会舍得这么的伤她?

    距离上次亲近,至少也有一个月了。夏宛如有时会渴望和他亲近,就算是他冷冰冰的,她也愿意。

    她的眼神是让人迷恋的,执着的纯情和致命的诱惑杂糅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乔思南沉醉了一下,随即他转开了目光。

    “南,我爱你。”

    那是她最心底的呼唤,是从没有说出口的深情。

    他僵住了一下,只有一两秒钟。

    “那是你的事,以后不要再对我说这种话。”他释放后,冷冷地对她说,接着穿好裤子,系上皮带。

    夏宛如犹自趴在桌上,不敢回头,不敢看他。

    她甚至怪自己情不自禁地对他说出了爱字,明知道他是不许说的。

    这份悲哀,或许要一生都伴随着她吧。她就像他的奴隶,挣不脱,逃不掉,抑或是她自己不愿意逃掉。这份孽缘,早在她八岁那年就已经注定了……

    齐洛格昏迷了一晚上都没有醒来,到了十点多的时候,乔宇石坚持要肖鸿杰离开了。

    “您还是回去,您的事我会和她说。我不想她刚醒来就太费神,等她各方面稳定一些,我再慢慢和她说。”

    肖鸿杰只得离开女儿的病床,他也是要回去,还要处置那个不听话的小王,并且要想办法查查慕容决。

    “她醒后,一定要把她和肖白羽的关系告诉她,我怕他们……”他话说到一半,相信乔宇石应该会懂。

    “您放心,我会的。”乔宇石答应道。

    回到报社,他收到了小王的辞呈,他不做了,对于这样的人他也没做挽留。

    他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45章 我让她滚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