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好!我相信你是为小旭好,慢慢来吧,她就算是不接受我,我也不会怪她的。”

    小旭这个字让乔宇石忽然想起齐洛格曾经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柳絮。虽是同音不同字,却也能说明,她是潜意识里对“xu”这个发音有记忆吧。

    她本来的名字或许该叫肖小旭,这更佐证了她就是肖鸿杰的亲生女儿。

    两人回了病房,李幕晴说她刚好要接个私人电话,他们一进去,她就出来了。

    电话是乔思南打来的,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问候电话。

    “在哪里?”乔思南问。

    “在医院……不是我自己上班的医院,是齐洛格今天流产了,我和大少爷在医院呢。”

    “不是吧?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她怎么样?孩子怎么样?”乔思南状似很意外地问。

    他打这个电话,本来就不是无意而为。

    他的人告诉他,程飞雪的男人阿欣受伤,她冲进了齐洛格住处,后来就见到救护车。

    他猜测可能是齐洛格出事了,他也说不清是担心,还是什么,估计着李幕晴会在旁边,特意打电话来探听。

    “孩子没了,她也还昏迷着没醒,不过应该没有多大的危险。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见到来显上显示的是乔思南,李幕晴别提多高兴了。

    乔思南很少有主动想起她的时候,一般要很久才会跟她联系一次,大多数时候还是有事。

    “就是想起了,想请你吃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还真没有,你不知道,大少爷连饭也不想吃,我得留在这里照顾他们两个人。大少爷好像有些旧伤复发的状况,他又不肯看医生,硬挺着呢。我真为他们两个人着急,这也不知道是做的什么孽,要这么苦。”

    哼,做了什么孽,当然是做了不可饶恕的孽,乔思南心想。

    别说乔宇石只是死了个孩子,就是他本人死了,也是活该。

    苦就苦了小洛洛,本来他是可以阻止她失去孩子的。假如他不对姓王的记者在网上发布关于她的事无动于衷的话,或许事情不会这样发生。

    这辈子,他是注定要欠小洛洛的了。

    有时候晚上做梦他都会梦见齐洛格死于非命,他曾经撞过她一次,已经是对不住她了。

    到现在还把她当成他复仇的棋子,于心不忍,却又没有别的办法。

    “好吧,那就改天。你多安慰一下大哥,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劝他要看开些。”

    “我会的,二少爷。”李幕晴低眉顺眼地说完,不舍地先说出了再见两个字。

    乔思南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中,经过这件事,一时半会儿大哥不会介绍他跟齐洛格认识了。下一步该怎么做?是要下一剂猛药,还是让患难的小情侣轻松一阵呢?

    乔宇石就算再痛苦,也是活该,他却不想齐洛格连个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如果有一天,乔宇石毁了,死了,他还希望齐洛格能好好活着呢。

    她刚失去孩子,心境和身体都很差,乔思南决定,还是先放一马观察着再说。

    有人敲门,是他最忠诚的属下。

    “什么事?”他问。

    “二少,那些帖子又删了,恐怕是肖鸿杰让删的。有人听到那家伙在网吧里边删还边骂骂咧咧的说他老板不是人。”

    乔思南轻轻敲着面前的办公桌,沉吟半晌说道:“是吗?这么能干的人,别放在肖鸿杰那里屈才。你联系一下看,就说你引荐他去我们名下的洪生传媒,注意,别让他知道洪生传媒的太多背景。”

    “是,二少!”

    作为一名记者,他的确是能干的。这么快就把齐洛格的所有资料翻出来了,遗憾的是,到底也没找出她的亲生父母。

    乔思南心里一直有个谜团,她到底是不是夏宛如的妹妹呢?

    上次夏宛如偷偷去警告过她一次,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

    他就是很奇怪,这么多年来夏宛如也帮他做了很多很多事,偶尔也有些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她为了他也都还是去做了,为什么这次对齐洛格的同情,会让她拿出实际行动去警告她呢?

    难道这就是姐妹情深?本来她们就长的有几分相似,他从前只觉得世界上相似的人太多,直到她去警告齐洛格,他才意识到可能她们的相似并非巧合。

    苦于一直没有证据,他不能确定地知道这件事的真实情况到底怎样。

    正在他苦思之时,门被轻轻推开,夏宛如从门外袅袅婷婷地走进来。

    他注意观察,发现她和齐洛格不仅是面貌相似,连风度仪态也确有几分神似,不知道乔宇石是否注意到了这一点。

    “你来了?”他轻声问。

    他的办公室,也只有夏宛如可以自由出入。不止他的办公室,连他的私宅,她也可以任意出入。

    乔思南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要这么特别地对待她,也许是因为他们认识的年头太多,太熟识了吧。

    “齐洛格的孩子没了。”夏宛如轻声开口,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里就是觉得很难受。

    每当看到齐洛格受苦受难,她就是会担着心。

    她曾经也怀疑过齐洛格是不是她妹妹,后来问父母,都说不可能。

    她是他们从孤儿院领养回家的,孤儿院有她亲生父母的详细资料。她的亲生父母由于犯罪判了死刑,她没有亲戚可以抚养,才被放进了孤儿院。资料上她是父母唯一的孩子,并无兄弟姐妹。

    后来她想,也许是齐洛格和她长的有些相似,才让她产生了同病相怜的感受吧。

    “没了,你对这件事很介意?”乔思南慢吞吞地问。

    “到底什么时候收手?你恨乔宇石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44章 做他的棋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