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不知是过于悲伤,还是他的疾驰疾奔扯到了伤口,随着他一声悲鸣,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程飞雪完全吓傻了,在旁边颤抖着声音劝道:“快送她去医院吧,要快,一定要救她。”

    她的眼泪已经流成了河,她现在是真的不希望齐洛格失去孩子。适才是她太激动了,没有了自控力,她此时真是自责的恨不得死了。

    “要是她有事,我要你陪葬!”乔宇石对程飞雪低吼道,一使力把齐洛格抱了起来。

    “如果她……真死了,不需要你让我陪葬,我会去陪着她的。否则她没有了好朋友,会孤单的。”程飞雪开始可能还会害怕乔宇石的为难。

    现在她什么都不怕了,泪也干了。

    她决定了,假如她真的死了,她就跟着走吧,这人世间太苦,总让人活着这么无奈。

    想想还是从前好,她,洛洛,还有阿欣,那时多单纯无忧。

    也许死了,他们都能在另一个世界里无忧无虑地活着。

    乔宇石刚把齐洛格抱起来,李幕晴也赶到了。

    看了看程飞雪,她心里嘀咕着,这女人真够狠心的了。

    就算是乔宇石和齐洛格不对,她也不该把齐洛格从楼梯上推下来。

    “幕晴,拜托你了,我知道你医术高超,一定要救救洛洛和孩子。”程飞雪见到李幕晴,好像见到了救星,扯住她的手臂,不肯放手。

    这让李幕晴有点迷糊,她是在表演,还是真的?

    不过此时,她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了。

    “乔总,先把她放下来,我先急救一下。”她对乔宇石说道。

    乔宇石见程飞雪还杵在那儿,即使她表情再焦急,在他看来也是虚伪的。

    她要是真关心齐洛格,她就不该为难她。

    这样的情形,他猜也能猜得到,齐洛格不可能是一个人好好的从房间里跑出来,失足滚下楼梯。

    程飞雪蹲下来,想帮李幕晴的忙,却被乔宇石一把拎起来,往旁边一甩。

    “给我滚!不准你碰她!”他怒吼道。

    到现在他的心绪也没有办法平静,他既怪程飞雪,又强烈地自责着。

    都是他不好,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和孩子。要是齐洛格和孩子一起没了,他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程飞雪真想留在这里看着齐洛格,可她又担心着阿欣。阿欣只有她一个亲人,她必须赶回医院,否则他手术结束后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

    万一他真的活不成,她不能连告别的机会都失去。

    “阿欣受伤了,在急救室里,我现在要赶到医院去等他出来。乔宇石,你一定要把洛洛的情况告诉我。”程飞雪请求道。

    乔宇石的眼睛一瞬也没有离开过齐洛格,她苍白的小脸让他心痛难当。

    “你永远都别指望见到她,滚!”乔宇石头也不回地呵斥了一声,再不理她。

    程飞雪只得先走,往医院赶去。

    李幕晴施救了一会儿,救护车也赶到了。

    齐洛格被送进手术室,乔宇石和李幕晴一直在外面等待着。

    假如他能够代替自己的女人受这一份苦,他会毫不犹豫的。

    偏偏他不能,他除了在走廊上手足无措,撕心裂肺地等待,什么都做不了。

    “大少爷,你别晃了,别太担心了。人可能没有太大问题,只怕是孩子……”孩子肯定是没有了,这是不用说的。

    “人没问题吗?你没看她的脸比纸还白?她流了那么多血,怎么会没问题?”

    “只是失血过多,别太担心了,您坐在这里等。快点坐下,我给你看看,你嘴角怎么有血?该不是扯到了伤口吧?”

    “我不看,死不了!”乔宇石依然没有停止在走廊上一趟趟地走来走去,如果不走,他会疯了的。

    小东西,她长的那么小,她那么脆弱,她怎么经受得起这样的折腾?

    自从看到血流如注的样子,他已经做好了失去孩子的心理准备。此时的伤心完全是为了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孩子没了,他极其伤心,然而他也明白,只要大人好,孩子会有的……

    程飞雪回到了医院,阿欣还没从急救室出来。

    她给父亲程大兴打了个电话,语气冰冷。

    “如你所愿,齐洛格从楼梯上滚下去了,你满意了吗?再也不要为难阿欣,否则我会永远恨你!”这次,是她挂了电话。她恨父亲,从前最爱的父亲,现在变成了世界上她最恨的人。

    程大兴听到女儿说恨他,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

    他不禁自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折腾?

    随即想起阿欣那张酷似他父亲的脸,他又硬了一下心肠。他是活该,程飞雪要爱他,要犯贱,伤心也是活该。

    乔宇石在医院踱着步,想到了这件事情必定和程大兴有关。

    程飞雪不是个坏女人,按理不会对齐洛格下狠手,她刚才说阿欣受伤了。他推断阿欣受伤的事是程大兴找人做的,然后故技重施,让程飞雪把齐洛格弄流产。

    乔宇石拨通了程大兴的手机,再也不客气地叫他一声爸爸了,而是冷冷地叫了一声:“程总。”

    “程总,托您的福,我的女人现在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孩子一定是没有了,这个仇,我姓乔的绝对不会忘记,我们且走着看吧。”

    程大兴从乔宇石冰冷的语气里感觉到了威胁,不过他也不是吓大的。

    他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什么阵仗没见过,他要来,他就奉陪。

    “随时迎候着,放马过来吧。”他慢悠悠地说。

    乔宇石再不会提解除婚约的事了,那会便宜了程老家伙。

    他下定决心,定要把程氏完全掏空,让程老家伙连活下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42章 怎么会流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