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她怎么会被遗弃在医院门口?沈依秋不是那样的人,她看孩子比什么都重,不可能那样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百思不得其解,一想到自己的女儿是被人抱养的,他就仿佛被万箭穿心,疼痛难抑。

    她快乐吗?养父母对她好不好,会不会视如己出?

    安慰的是,抱养她的夫妇两人没有其他的孩子,想必对他女儿也不会太差吧。

    本想通过齐洛格知道他另一个女儿晚晚,也找到沈依秋,看来这条线索是断了。

    他想叫那名记者再去查查晚晚和沈依秋两个人的下落,想想还是作罢。他怕万一查的深了,查到他和沈依秋及孩子们的关系,被手下人了解到他太多的私生活。

    他把资料全部收起来,对门外叫了一句小王,那记者就赶忙进来了。

    他这次办事效率这么高,期待着能得到老板的认可,再者,他摩拳擦掌的想这些资料早日被登出来。

    “肖总,我们什么时候把这些题材登出来?”他问。

    “资料放我这里吧,我看涉及到慕容家和乔家两家,不太好报道。你就当没查过这件事,还是去关注一下最新的桥梁坍塌事件。这件事辛苦你了,就到此为止!”说完,他挥了挥手,示意小王可以出去了。

    “可是肖总,您不是说我们媒体人的精神就该是不畏权贵吗?怎么您今天面对乔家和慕容家就有所动容了呢?您总说我们要还原事情的真相,这是我们做媒体的人的义务……”肖鸿杰摇摇头,说道:“我说的,是作为媒体人的正义感。这件事却是一个弱女子的事,还是个孕妇,我们要真是去报道她的事,对她的生活肯定会产生很多负面影响。这不是宣扬什么正义,即使是为了做大做强,我也不想去拿一个女人的隐私说事。就这么说吧,你今天就出差去采访一下坍塌事件,重点查一下这个工程背后有没有官商勾结。”

    小王还想说两句,见他态度坚决,只得闷声闷气地作罢。

    事后他怎么想怎么不服气,凭什么啊,是他让他查的吧?查完又不登载出来,让他白忙活了将近一个星期,耍他玩吗?

    他不让报,他还就非要报,大不了不在报纸上报道,他还可以在网上爆料。

    想到这里,他在出发前花了两天的时间查出齐洛格的落脚处,趁乔宇石陪她外出散步买菜的时机,抓拍了很多照片。

    随后把齐洛格的近照,以及慕容家婚礼上发生的事,连同齐洛格的私人事情全部整理好在网上发布出去。

    很快,消息开始四处传播。

    这事从一开始乔思南就知道,他按兵不动,假装不知道,在网络上刚出现齐洛格报道的时候,他就找了个理由出差,在外地静观事态发展。

    程大兴自从发生了慕容家的事情以后,一直叫手下关注着乔宇石和齐洛格的动向。手下虽没查到乔宇石和齐洛格的落脚点,却看到了网上的文章。

    这天下午,手下拿着手提电脑,给程大兴看了整篇报道。

    那次程飞雪见了齐洛格以后,回来就跟父亲说,她已经想办法让她小产了。

    程大兴倒相信女儿的话,因为她几乎没在他面前撒谎过,何况她那样在意阿欣,也不敢在他面前耍花样。

    一看到这些照片,程大兴立时火冒三丈,当即就想打电话给程飞雪,扇她两巴掌。

    他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这么干。她敢说谎就得让她付出代价,让她永远后悔曾经像她母亲一样说谎。

    想到这里,他对手下说道,把阿欣抓了。狠狠打一顿,至少要让他折两根肋骨,看看她还要不要听话把齐洛格的孩子给弄掉。

    程飞雪也几乎在同一时间看到了齐洛格的报道,她真怕父亲已经看到了。

    来不及多想,她立即去找齐洛格一起去想应对之策。她跟阿欣分开没多久,程大兴派的人就把阿欣围在了一条巷子里。阿欣不是没有一点武艺的,奈何寡不敌众,打了没多久,就被一群人打倒在地。

    程飞雪车刚开到齐洛格所住的公寓附近,还没等进小区,忽然接到了阿欣的电话。

    “桃花巷巷口……”围殴的人走后,阿欣拼尽全力给程飞雪打了个电话,只说出这几个字就昏过去了。

    “阿欣?阿欣?”程飞雪头嗡的一响,顿时懵了。

    他的语气实在太过微弱,一听就是受伤了的声音。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程飞雪在马路中间直接掉头,差点引发连环车祸。

    她管不了前后司机的谩骂,甚至连脸上什么时候流出了眼泪都不知道,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去桃花巷,去桃花巷……

    赶到桃花巷巷口的时候,已经有人帮着阿欣打了120,程飞雪和120急救车是同一时间到的。

    阿欣完全昏迷了,浑身上下都是血。

    程飞雪甚至都不知道该帮他捂着哪里,才能让他的血少流一些。

    医生不让她插手,她只能在旁边看着医生给阿欣急救。

    把车扔在路上,她就跟着上了急救车,一路飞驰着赶往医院。

    阿欣被送进了急救室,程飞雪在走廊上焦急地等待着。一定是父亲干的,一定!她的心痛的就要滴血,如果阿欣真的死了,她绝对不会独活。

    刚要打个电话给父亲,问他一句到底是为什么,父亲的电话却先打了过来。

    “爸,到底是为什么?你要是把他害死了,我也不会活!”她对着话筒咆哮道,程大兴却只是冷笑。

    “我要是看到那个人渣的孩子活的快活,我才活的没意思。别这么着急害怕,这次最多也就是折断两根肋骨,接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41章 出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