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齐洛格没说话,仔细观察着他的脸色,见他忍着笑的样子,她便明白了自己被他耍弄了。

    竟然寻她开心,她就那么傻,总着他的道吗?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我也打不过你,只有束手就擒了。”她就让他惹火,看到时候是谁难受,她坏坏地想。

    几步把她抱回卧室,放在地上,他也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邪笑着看她,问:“那你主动点吧。”

    “好啊!”她前所未有的大胆地说道,随即伸手去解自己的扣子。

    这件喜服本来就要脱掉的,手一碰到上面不禁又想起了肖白羽。

    经历了这么多事,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不准你胡思乱想!”乔宇石不悦地皱了皱眉,伸出大手,代替她的手坚定地去解她的礼服扣子。

    “这破衣服,早点脱了,马上扔垃圾桶去!”她要是不这么发一下呆,他多快把这件喜服给忘了。

    一见到这衣服,他就来火。想到她差点嫁给他,即使是没嫁成,她也吃醋的厉害。

    要不是她怀孕不能罚她,他真恨不得能把她压在身底下狠狠地蹂躏一个晚上。

    看她还敢不敢看别的男人一眼,看她还敢不敢动不动和别的男人谈婚论嫁。

    “别这样!”她轻声说。

    “我就要这样!你是我的女人,难道我还允许你穿着别的男人给你准备的礼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她的前襟被他扯开,倒没有用力,怕伤到她。

    他亲手把她的整件衣服脱下。

    她以为他是恶习难改,心里有些难受。他却明白了她是什么意思似的,轻声叹道:“别想多了,我不是要把你怎么样,我就是不要我的女人穿别人给的衣服。你全脱了,上床休息一会儿,裸睡好,嘿嘿,老公陪你。”

    她的心,再次放下。

    他动作很温柔,绝对不粗暴。若在从前,她差点嫁给别的男人,他还不发疯了似的摧残她吗?

    不过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完全的改变,她现在可是怀孕着,生下孩子以后,不知道他会不会又像从前一样。

    “宝贝儿,爸爸来亲你一下。”他说道,语调温柔极了,她再次被他父性柔情感动,忘记了世界上还有那么多让她烦恼的事情。

    他再次弯身把她抱上床,自己伸手去脱衣服。

    “小东西,喜欢我亲你吗?”他吻了一会儿后,看着她通红的小脸,温柔地问。

    她迎向他的目光,甜蜜地点点头。

    这是她第一次明确地表示对他的喜欢,不是在他威逼下,和他受伤时要求她说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他想要说一句,自己也很喜欢亲她,亲不够。

    对刚开始明确相爱的人来说,就是24小时缠在一起,也都不会觉得腻。

    既然小东西喜欢他亲,他还是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好了。

    是折磨,也是享受,更是彼此终于坦诚相见的决心。

    爱上一个人永远都没有理由,她觉得自己就是爱他,这次答应了他,她就再不想改变。

    一想到自己差点成了肖白羽的妻子,她心里都后怕。如果事情不是忽然出现了转机,她现在就成了肖太太,这一辈子还能跟乔宇石在一起了吗?

    他也是这样的心,虽然他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她。

    万一她倔强呢,他总不能对她做的太过分。肖白羽的悔婚反而给了他机会,让他的抢爱行动更顺利了。

    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齐洛格完全没有拒绝他的亲热。

    “小东西,我去给你找一件睡衣来,你还是穿上吧。”

    “嗯!”她老老实实地点头,一点也不敢惹他。

    乔宇石再不看她一眼,自己又把刚才脱掉的所有衣服胡乱地穿上,去衣橱里给她挑了一件保守的睡衣拿来。

    看到他手上拿着的那件枣红色的严严实实的睡衣,齐洛格就想笑。这大色狼,总算有让他吃苦受罪的时候了吧。

    李幕晴教的她不错,说让她穿清凉一点在他面前晃荡。

    她就该用这个方法,好好逗逗他,谁叫他从前那么嚣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哎呀,这件睡衣太难看了。这是什么颜色嘛,老气横秋的,我不要。衣橱里睡衣那么多,你给我换一件。”她手撑着头,不紧不慢地说道。

    小脸上是很认真的表情,小东西,竟是在捉弄他。

    不过这小模样,真是俏皮死了,他喜欢极了。

    两年多了,她就从没有这样命令他的,语气中带着娇憨。

    他想,是男人都受不了她这样的语气吧。即使知道她是在捉弄他,他也甘之如饴。

    “小宝贝儿,那你想要什么颜色的?”

    齐洛格咬着唇,努力地想了想。

    眼珠子转来转去的,精灵古怪的模样。

    让乔宇石想起从前肖白羽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一个活泼可爱的女人怎么在他身边就被他给变成了一个这么忧伤的人。

    他真没发现她是多活泼可爱,至少从前没发现。

    她在他面前好像就是忧伤的,时而会咬牙切齿地顶撞他,激怒他。她的确是伶牙俐齿,却不是让他高兴的伶牙俐齿,是让他生气的伶牙俐齿。

    什么样的颜色比较性感勾人呢?齐洛格认真地想着,黑色?红色?

    乔宇石却拿着那套睡衣,坐到了床边。

    他极其认真而含着歉疚的眼神看向她,手抓住她的小手,用同样沉重而歉疚的语气说道:“对不起!”

    “怎么了?”她问,有点奇怪他突如其来的转变。

    “你从前一定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你才22岁。跟我在一起,让你变成熟了。过去总在看着我的脸色,总在猜我的心情。我对你那么差……”他甚至有些说不下去。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35章 迟来的一句对不起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