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我就想和她离婚,怎么办呢?”他问,对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发现柔情不起作用,他还是得威胁她才行。

    他什么意思?意思是让她求他?还是要她答应他什么条件?

    这家伙故态复萌了,不会是想借机会让她乖乖的被他关吧?还是乘机要挟她做他的女人?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改变你的想法,和决定。”她不动声色地说。

    “哼,小东西,你真不知道怎么改变吗?要是你真不知道,你不会这样问我。”他宠爱又讽刺地笑了笑。

    齐洛格看着他的侧脸,笑的样子,真的很迷人,不禁有点恍惚。

    “这么问,就是想让我自己把条件说出来吧。好吧,不离婚可以,除非你跟我回去,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女人。再不能和不三不四的男人有接触,让我养着你,养着孩子。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就通知下面的人,去和程氏谈。”

    果然没猜错,他又用这一招了。

    “乔宇石,你总这么胁迫我,真的有意思吗?”她问,却发现,她不是很生气。

    或许从心里讲,她就是想和他在一起的。

    “只要你能在我身边,怎样的形式无所谓,我要的是结果。”

    “可是我想回家,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我爸爸生气了。他甚至连今天的婚礼都没参加,我不想让他继续生气,我要回家去陪他们。”

    言下之意是,假如她不急着回家,她就愿意跟他走了,是吗?

    乔宇石心下喜悦,小东西的言谈之间,很不小心地泄露了她对他的心思。

    这家伙要不是为了些有的没的不相干的人着想,早就扑到他怀里了吧。

    “你现在最好别回家,那些媒体捕风捉影的厉害。你想想,要是他们把今天的事情报道出去,你回家,只会把注意力引到你家里去。今天这样的事,让长辈知道,他们肯定心不安。你难道忍心你爸妈不得安宁吗?我看你还是想个好点的借口,等孩子出生了再回去吧。”他不想让大肚子的她回家去受审,要是有个情绪激动什么的,伤了孩子伤了她都不好。

    齐洛格也担心这一点,万一媒体乱写,她这一下子惹了两个大少,想从她这里挖新闻的人肯定不在少数。

    见她一脸的担忧之色,他有些不忍,温柔地说道:“你不用太担心,黄市长那儿我已经打了招呼,基本上不会有媒体乱写。你的照片和你的名字都不会出现在报纸电视上,同时我们还是要小心为妙。我是怕私底下有消息在网上传播,所以你必须要跟我走。你和孩子只有呆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工作,知道吗?”说着,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后面这句话多像是一个丈夫,哄他的妻子的话。

    好像两个人的关系被他这一句话,一个动作就拉近了。

    她抬起头,无措地看着他。很想再说点什么拒绝的话,不知道是不忍心,还是真的找不出什么理由。

    他喜欢她,也爱孩子,她也爱他,为什么他们不可以在一起呢?

    “小东西!”他叹息了一声,弯过身子,偏头亲上了她的唇。

    今天她结婚,涂了淡淡的唇彩,比平时多了一丝脂粉气。

    不过是他的女人,她怎样,他都是喜欢的。

    没预料到他说着说着,就亲上来,她被他那句含着宠溺的称呼弄的有些神魂颠倒,心神荡漾。

    闭上了眼,她没有反抗,任他温柔地亲吻她的小嘴。

    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她是多想要拥抱一下他,她是多渴望他的亲吻。这刻,他真的亲上来了,她再也不想压抑,所有的情绪如同山洪暴发。

    她抬起小手,勇敢地攀住了他的脖子,仰头配合他,迎合他。

    这是她第一次的主动,乔宇石闷哼了一声,差点没乐的疯狂。

    他的吻没有办法平静,带着狂风骤雨般的力度。

    这一刻,她忘记了所有身外的人,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她喜欢,而这个男人也喜欢她。

    瞧瞧她这热情的劲头,可真不像是个怀孕七个月的孕妇。

    “宝贝儿,你刚刚很热情啊。我就喜欢你这样,喜欢你再热情一点儿。”

    “你……”她羞的咬了咬唇,不好意思死了。

    毕竟是第一次这么主动,还被他揶揄,现在都在想是不是自己热情的过了头。

    “别羞了,再羞的事也不知道跟我做了多少次了。”

    “跟我回家吧,是想去乔宅,还是去我们的爱巢公寓?”

    爱巢……这是乔宇石说的话吗?怎么听着那么别扭,酸死了。

    “对你是爱巢,对我是魔窟吧?别忘了,你两年以来是怎么折磨我的。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还好意思说什么爱巢……”

    “是我错了,宝贝儿。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都向你打报告,还不行吗?”他的语调和眼神简直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乔宇石还有一天能够这样对待她,她可真是觉得不可思议,尤其是今天她还是来和别的男人结婚的,还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了他的。他的深情和他的转变,让她从心底泛出一股强烈的幸福感。

    不过,她真要去吗?好像还没有想好。

    现在唯一的顾虑就是雪儿了,没有阿欣的危险,她是真的想对他敞开心扉。

    “还不答应做我的女人?给你乔家大少奶奶的身份啊,不是姨奶奶,是正房,法定的,不动心?”他调侃道。

    “我不要那样的身份。”她轻声说。

    不是她不在意名分,而是她不能让自己对名分的追求导致程飞雪和阿欣危险。

    “那就是做我背后的女人?”倔强的小东西,他曾提过无数次的让她给他生孩子,他让她做姨奶奶,她都不肯的呀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32章 如果他非离婚不可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