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她有一瞬间的怔忪,原来不只是她自己意识到可能爱那个恶魔,他也知道。

    “你想多了,我说过我不爱你,照顾你什么的……”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他轻声打断了她的话。

    “什么秘密?”齐洛格下意识地问道。

    “我带你回来的第一天晚上,你做了一个梦,其实,那不是梦。”

    不可能的!齐洛格惊讶地想,那天晚上她醒了,旁边并没有人啊。梦的那么真实,原来是真的。

    假如不是真的,乔宇石不可能说出这么细节的事来。

    她怎么做出这么无耻的事了,这怎么能对得起肖白羽。她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乔宇石之所以说这样的话,就是在搞心理战。他就是要让她觉得自己愧对肖白羽,觉得自己不干净,才有可能打消嫁给肖白羽的念头。

    齐洛格也意识到了乔宇石的目的,她虽然沮丧,却也不能因为这个就背弃婚约。

    这只能是一个秘密,没办法让肖白羽知道的秘密。

    “你卑鄙!你竟在别人睡着的情况下……你就是告诉我这个,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再见!”说完她就要按断。

    “等等!”他再次开口。

    “我们明天婚礼见。”

    “不准你来!你来也没有意义,我永远都会站在他这一边。”

    “我也不是非要你站在我这一边,齐洛格,我总之不会让你带着我的孩子嫁给别人。你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我这辈子都不会放手。你就等着瞧!”说完,倒是乔宇石先按断了电话。

    他已经决定了,今晚打这个电话,只是希望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能提前阻止她这么做。

    就算不能阻止,他也想听听她的声音。

    “乔宇石……乔宇石……”她急切地对着话筒叫道,却只听到了嘟嘟的回音。

    她不能让他来呀,万一他来了,婚礼怎么进行?

    场面会全乱了,肖白羽那时才是真的会很没面子,脸都会丢光的。

    门上传来敲门声,她说了句请进,肖白羽打开门进来,脸上是很轻松的表情。

    “打完了吗?”他问。

    “他好像还是不肯放弃,他说明天会来闹婚礼。羽,我很怕。我怕他来了,你不好做。我不想连累你,我想取消婚礼。可是取消婚礼,你也要失信于人,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她是真的无措了,站起身几步迎向他。

    “别怕他,他不会来的。他是有妻子的人,明天的场合会有很多人认识他,他要是真的来破坏我们的婚礼,他会成为众矢之的。他这样的知名人士不会去冒这种道德风险,你放心吧。”

    “傻丫头,看看你脸都变了,别怕,有我呢。”他柔声说,上前一步,想把她揽在自己怀里。

    齐洛格却后退了一步,没有让他碰到。

    她是在对自己和乔宇石曾经犯过的错在沮丧,后悔,自责,不想让他碰她。

    他一愣,却并没有勉强。

    “我不是……”齐洛格张口解释了一下,怕肖白羽不高兴。

    她是多想把自己和乔宇石做的事说给他听,求得他的原谅。

    她又知道那没有意义,何必让他想到这个,心里就沮丧难受呢。

    “我只是还是有些担心他,所以……”

    “放心,我明天做足了安保措施,乔宇石的照片给所有人安保人员看过了,他进不来的。”

    “只要礼成了,他就再没机会来破坏我们了。过了明天,你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过安静日子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这次她没有躲开。

    “早点睡吧,养足精神,我也回房了。”肖白羽叮嘱道,齐洛格把手机还给他,送他出了门。

    齐洛格几乎一夜没睡,她担心着父母能不能谅解她,也担心着乔宇石会不会出现。

    不管肖白羽怎么承诺,她始终是害怕的。

    想了想,还是开了自己的手机,想给乔宇石发一条信息,按了好几个版本的,还是没有发出去。

    发了也没用,倒还让他觉得她是放不下他呢。

    后来把手机关了,陷入各种思绪中。

    想到从小到大幻想中的婚礼,就是在大着肚子的情况下嫁给一个自己并不十分爱的男人,觉得真是有些遗憾。

    再想走想反悔,是断断不可能的了。

    天亮后齐洛格早早的起床,肖白羽安排的化妆师也到了,仔细地给她上了妆。

    因为在怀孕,妆容很淡,却显得清新脱俗,更比一般的庸脂俗粉不知道美了多少倍了。

    为了不让齐洛格跑来跑去,婚礼尽量简化。肖白羽只在酒店中安排了一间总统套房,作为齐洛格出嫁的“娘家”。

    化妆以后,穿好吉服,他们按照习俗就不能见面了。

    肖白羽和齐洛格各自乘坐一辆车,到了酒店。

    酒店对于慕容公子的婚宴非常非常重视,这本身就是他自己家的产业。

    齐洛格进入酒店之后发现,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安保措施确实是做的非常严密的。

    她不知道乔宇石会不会来,他受伤了,应该不会再动武了吧。

    她相信他是有分寸的,应该不会乱来。

    万一他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她齐洛格也不会背信弃义的,一定会站在肖白羽一边,毕竟他才是她的丈夫。

    齐洛格的父母没有来,她焦急地等待着,马上就到了新郎接新娘的时间,他们还是没有到。

    柳小萍没能说服的了丈夫,他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说什么都不肯来参加女儿的婚礼。

    肖白羽给司机打了好几个电话,奈何就是劝不动。

    他作为新女婿,又不能强行把岳父岳母带来。

    他们不来,这婚结的,齐洛格肯定不满意。

    正在他焦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29章 致命的一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