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小洛洛,过来试一下我给你准备的新娘装。”吃过饭,肖白羽笑着对齐洛格说,她答应着走过去。

    他的手上是一件大红的孕妇装,看来是特制的孕妇装,上身像旗袍,作为传统婚礼的穿着,很合适。

    齐洛格接过他手上的衣服,关了门,换上。

    “真美!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娘!”肖白羽看见她穿上红色的衣服,脸色更红润可爱,忍不住赞道。

    “哎呀,这样说显得慕容大少爷多没见识。一个大肚婆有什么好看的?”齐洛格调侃道,她既然要嫁,就不想弄的跟被迫的似的,让肖白羽难受。

    “好看!你这个大肚婆是最美的大肚婆。”他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肚子。

    从他见到她,几个小时过去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摸她的肚子。

    且不是跟宝宝交流,只是在称赞她。

    齐洛格明知道自己不该对他要求太高,但他没有表现的和宝宝很亲近,多少还是让她有些失望的。

    乔宇石对孩子的热情是发自天然的,他过一会儿就把她叫过来,问她一句:“我女儿在干什么?”

    她总会没好气地问他,怎么他就知道是女儿了。

    他说:“我喜欢女儿,肯定会像她妈妈一样漂亮。女儿乖,贴心,没有生活的重担压着,活的更幸福。”

    说那话时,他表情是一本正经又充满了憧憬的,总让她不禁动容。

    他可能是自己作为乔氏的总裁,从小不能像一般的孩子那样玩玩闹闹,很累才渴望自己的孩子轻松自在吧?

    被他说的,她也希望小家伙是个女儿了。

    肖白羽的手放在肚子上,小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被父亲的大手惯坏了,对他的手没有反应了,这更让齐洛格打从心里惆怅。

    “你觉得漂亮就好,希望明天不要让亲戚朋友失望。”齐洛格笑了笑。

    “你的衣服呢,也穿给我看看。”

    “好,等着,我马上去拿。”肖白羽去自己的房间里,换上他的唐装回来。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玉树临风?”他卖弄地问。

    平心而论,他和乔宇石的风度不相上下,只是风格不同。

    乔宇石给人的感觉是沉稳,甚至是儒雅。光看外表,谁也看不出来他身手不凡,更想不到那样一个人会把女人给关进黑屋子里。

    肖白羽给人潇洒亲近的感觉,他不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一直都是随和的。

    齐洛格很欣赏地看着他,目光就已经让肖白羽很知足了。

    “很配吧!”搂着齐洛格的肩膀,和她一同站在镜子前,他问。

    “是!”衣服的确是很配的,他和她,应该也是般配的吧,她心想。

    “等一下,我去接个电话,手机在响。”肖白羽说道,几步匆匆回了他自己的卧室,来电显示上的三个字是“乔宇石。”

    他拿起手机进了齐洛格所在的客房,问她:“是乔宇石的电话,你说我接还是不接?”

    “按你自己的想法做吧,我相信你会处理好所有的事。”她柔声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不自然。

    只有天知道她刚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是怎样的悸动了一下。

    微痛的感觉,似有无限的欢喜,又像是有无限的惆怅。仿若站在大山之巅,你希望风来的再凛冽一些,想尽情地感受那份舒爽,又怕吹的太冷了。

    肖白羽想,乔宇石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是知道明天婚礼的事了。

    乔思南刚才的确是从一个媒体朋友那里知道了肖白羽婚礼的事,一确定后,他就第一时间告诉了乔宇石。

    他要看他最沉稳的大哥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刚好坐收渔翁之利。

    乔宇石给齐洛格反复的打电话,没有她的消息。他亲自开车到了慕容家,那时他们还在齐洛格父母所在的郊外的别墅里。

    已经天黑了,他必须要找到齐洛格,他必须要阻止她这种荒唐的想法。

    肖白羽是要面对乔宇石的,结婚,本来就是对他宣战,他来应战了,他怎么能逃避呢。

    按下接听键,沉声:“喂!”了一声。

    “我找齐洛格!”乔宇石不想和肖白羽说任何话,他知道改变不了他的想法,他只想和那个该死的小女人谈。

    “有事跟我说也一样,再过几个小时我就是她丈夫了。”肖白羽强势地说。

    “你还不是!再过几个小时能不能是,这件事还要拭目以待。让齐洛格接电话!”乔宇石更强势,声音中透着不可拒绝的威严。

    肖白羽冷笑了一下,对乔宇石说道:“你想来婚礼上闹,也未必不可以。就让全世界知道你是一个抢夺人妻的人渣吧。看看对你个人和你的乔氏,能有多好的影响,我也拭目以待。”肖白羽丝毫也不让步,这一招棋,他相信乔宇石没招可解。

    以肖白羽对名人的了解,他们背地里不管多强势,多无耻,不会在明面上做的太难看。

    而他已经通知了所有媒体,从前低调的慕容博,这次要破天荒高调一回。

    他会让他的婚礼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只有这样才能威慑到乔宇石。不管是明天,还是今后的一辈子,他都别想再打齐洛格的主意。

    “你是连让她接个电话都不敢?没有把握她最终会选择你吗?”乔宇石讽刺地问,直点肖白羽的痛处,他此时最介意的事,其实不是齐洛格的孩子,而是她的心。

    他之所以要这么急匆匆的结婚,就是怕她的心有变化。

    只要她心不变,就算乔宇石再能抢,她也会执着的留在他肖白羽身边。

    肖白羽不想让乔宇石知道他心虚的地方,只好把手机递给齐洛格,嘴上说着:“你把她带走了一个星期,也没改变她的想法,我会怕你跟她说句话吗?”

    齐洛格他是了解的,她总会站在道义那边,不会抛下他,这点他非常非常有把握。

    “我不想接他的电话!”齐洛格说道,仿佛肖白羽放在她手里的手机是个烫手山芋。

    她多怕,怕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28章 撒谎的女人不可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