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还是爱一个从来都不肯给她一点点信任的人?

    她没有理由爱他,尽管他真的做过一些让她感动的事。甚至他还在最关键的时候,替她挡下一刀,她也觉得那该是感动吧?

    她爱的人应该是肖白羽啊,跟他在一起,她就平静。

    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要和肖白羽亲近,对乔宇石却又抗拒不了。

    他的眼神,总会让她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她对他总有炽烈的情绪,恨他,怪他,怨他。

    这是不是就是爱?是不是只有爱一个人,才会恨一个人?

    乔宇石,我爱你吗?你又是真心的爱我吗?她不由得问自己,手不由得又放到了肚子上。

    今天她迫不得已的呼唤出那句话,爱你,还不行吗?喊的撕心裂肺的,她好像是真的爱他。

    怎么办?为了孩子,她可以重新作出选择吗?她可以背弃和肖白羽的誓言和约定,再回到他身边吗?她可以彻底地背叛程飞雪,自私地去和这个男人组成家庭吗?

    这一切的阻碍让她望而却步,想彻底放弃这个想法,可是想想自己的孩子,她又纠结起来。

    可不可以为了孩子自私一次,就这一次,为他争取一个幸福的家?

    不,不可以。

    她不能破坏雪儿的家庭,也不能让肖白羽白白的付出。

    她相信要是有一天宝贝长大了,知道自己的幸福是母亲偷来的,他也不会高兴。

    就算她还是忘不了乔宇石,她也会让时间来帮助她遗忘。

    即使是他们真的相爱,也不能自私地不顾别人的感受相守在一起。

    医院到了,乔宇石被安排做了一些检查。

    齐洛格一直在走廊上焦急地等待,她希望乔宇石没事,她好在他康复后安心地离开。

    一旦离开他,她会第一时间嫁给肖白羽,只要他愿意。

    永远斩断乔宇石的想法,这也是让他快乐起来的途径。

    检查结果出来,他的伤口的确是有些拉动,不过这次昏迷却更多的是由体力不支引起的。

    因为他有家庭医生,可以在家中输液静养,当然也可以在医院养着。

    乔宇石坚持要回家,他想要跟齐洛格呆在一起。

    在他的坚持下,医院做了一些措施后,李幕晴安排人把他送回了齐洛格住的那套公寓,让他躺在主卧的床上。

    “叫李嫂来和你一起照顾他吧,我也会每天来。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立即赶来的。”回到公寓后,李幕晴对齐洛格嘱咐道。

    “好,我会照顾好他的。”

    “你赶来还需要时间,她遇到突发状况肯定很着急。这样吧,你去住东海那套房子,备用钥匙我这里有。”乔宇石吩咐李幕晴,医生就住在隔壁的话,齐洛格就不会心慌了。

    “我住他那里不好吧,他会不会以为……”李幕晴有些吞吞吐吐的。

    江东海喜欢李幕晴,这是乔宅尽人皆知的事。

    不过那个木讷的家伙,就只会默默地关心她,从不敢大胆地拉拉她手什么的。

    “住他那儿怕什么,他现在人在美国,还能把你怎么样?就这样定了,钥匙在抽屉里,你自己拿。”

    李幕晴还是不想去,再推脱了一声。

    “看来我还指挥不了你了,不去那儿也行,你就在这里住。一直到我好,你也别去上班了。”

    李幕晴吐了吐舌头,不情不愿地甩出一句:“我才不在这里当电灯泡呢。我要真这么不识相的在这儿住下,你还不得半夜把我掐死抛尸啊?住江东海那里就住那里,谁叫我是您的奴隶呢,没办法。”

    罗罗嗦嗦一大堆,才去抽屉里拿了钥匙。

    走到门口了,又折回身,咳嗽两声嘱托道:“乔大少爷,您是病人,凡事要悠着点。亲热的事就别想了,祝您早日康复。”强她所难,她嘴巴也是不饶人的。

    再对齐洛格说道:“你不用担心他,死不了的。真神奇,受那么重的伤还能打斗,都没死。看来这祸害要遗千年了,你做好受苦受难的准备。我要是你,趁他现在不能乱来,非要穿戴清凉的在他面前走来走起,急死他。”

    说完,坏笑着看了看乔宇石,在他杀人一般的眼神中,说了句:“我告辞了,嘿嘿。”

    齐洛格红着脸,不知道说她一句什么好。

    对这么个大肚子的孕妇,亏她好意思开玩笑,儿童不宜不知道吗?

    “我要喝水。”乔宇石见齐洛格窘在那儿,提醒道。

    “哦,马上来。”齐洛格此时也不记得生他气的事了,他是伤员,她出于人道主义理应照顾。

    只要他不紧闭着眼,像要死了似的,让她照顾照顾,她也是愿意的。

    她去给他兑好一杯温水,端到他面前,试了试水温,刚好合适。

    “喝吧。”她轻声说,把杯沿放到他嘴边。

    “转个方向。”他说道。

    齐洛格一时没领会上来,转个方向是什么意思,难道水温还和杯子的方向有关吗?

    “转方向干什么?这有什么区别?”她奇怪地问。

    “叫你转就转,对待病人要耐心。”他皱了皱眉,佯装不悦道。

    “我为什么要对你耐心?你病了和我有什么关系?真奇怪,你再这么难伺候,小心我现在就走。”她也皱了皱眉,嘴上说着狠话,却还是把杯子给转了个向。

    杯子转了个方向后,他马上乖乖张口。

    当她看见他就着她喝过的余下的水珠的地方,香甜甜地喝了一口水时才知道他为什么要坚持让她给杯子转向了。

    他怎么那么混蛋?这不是传说中所说的间接接吻吗?亏他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21章 病人要悠着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