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好像有点儿出汗了。他自己也觉得房间里有些热,就起身把空调的温度稍微调低了一点,再把她睡衣的上面的钮扣解开了两颗。

    她睡安稳了,他却睡不着,手就在她肚子上不断地抚摸着。

    里面的小家伙估计也睡了,完全没有动。

    他的手就这么摸着摸着,不知道怎么就越摸越往上。

    她睡着睡着,朦胧中就感觉到了一种刺激,有男人在吻她。好像是乔宇石,很温柔地看着她,吻她。

    她竟不觉得他的吻讨厌,不仅不讨厌,好像还……还很让人心醉。

    也许是太久没有过亲密接触了,孕中期性激素的分泌让她自然而然也有了渴望。

    这渴望在清醒的状态下还可以压抑,现在是睡着了,潜意识在工作。潜意识是不分对与错的,只遵照着人的本能或者是事实行事。

    她好像醒了,他慌乱地退出后,一下子翻到了床下,仰躺在地上。

    齐洛格清醒了一些以后,总觉得好像有点奇怪。

    “我怎么会做这种梦?还是真的呢?”她在床上胡乱地摸了两下,没有男人。

    “看来真是做梦。”她喃喃地说道,许是太累了,迷迷糊糊就又睡着了。

    乔宇石又沮丧又想笑,她这梦做的舒服吧?

    待她呼吸又渐趋均匀以后,他才摸索着爬上床,把他的衣裤穿好,他可不能留下罪证。

    这小东西非要跟他翻脸不可,他们需要磨合,在磨合好之前,她肯定接受不了跟他这么亲近的。

    他想想都觉得悲哀,本来光明正大的她的男人,现在演变成亲近自己女人还得偷偷摸摸的。

    要是这种情况持续好久,他非要忍出内伤不可。

    给她盖好被子,他去冲了个澡,把那股邪火冲了下去。

    他很想去搂着她睡,怕自己又忍不住的逗弄她,也怕她醒来不高兴,他还是放弃了。

    估计她也不会再做噩梦了,他才回到客房躺上床。

    慕容博很快就会来找她的,他得想好应对的策略。

    天亮以后,李嫂早早地来敲门,她要给两个人准备早餐。

    乔宇石给她开了门后,去看了看齐洛格,她可能晚上真累了,到现在还没醒。

    也不去吵她,他起床洗漱后打开自己的电脑,从今天开始就要在家里办公了。

    齐洛格醒了后,觉得全身都有些酸软。好像有很久没有过这种情形了,难道是昨晚干了什么坏事?

    她想起来做了一个春梦,好像还很真实。

    该不会是乔宇石……正想到这里,李嫂敲门。

    “请进!”

    “齐小姐,早餐准备好了。您是到餐桌上吃,还是我端过来。乔先生说如果您困,可以多睡一会儿,让我别打扰您。我是听说早餐还是九点前吃好,才敲门叫您。您要是实在困,吃完了再睡吧。”

    “哦,谢谢李嫂,我去餐桌上吃吧。”齐洛格轻声说道。

    李嫂昨晚教了乔宇石那个法子,也不知道他用了没有,心里有些好奇,又不好明着问。

    “我来给您叠被子收拾床吧。”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齐洛格忙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担心被子里出现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李嫂心领神会地笑了笑,说道:“李嫂是过来人,这样的事别不好意思了。”

    “什么样的事?李嫂,你早上来的时候他是在我房间?”

    “没有没有,我来时他在客房。”

    吓死她了,还以为他真的把她给……

    她起了床,把被子折起来,被子上并没有奇怪的味道,想必她昨晚真是做了个梦吧。

    见她出来吃早餐了,乔宇石心情大好,不管怎样她总没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

    “昨晚睡的好吗?”乔宇石在餐桌上笑着问她。

    她总觉得这问话里有些什么特殊的含义,不过她没回答,低着头吃她的早餐。

    一个晚上过去了,肖白羽每天早上会打电话给她的,然后他就会发现她不见了,很快就能找来了。

    她的脸色是严肃的,不想看乔宇石,也不想和他说话。

    她觉得如果自己跟他有说有笑的,也是对不起肖白羽。

    再说她受制于他,连自由也没有,根本就不会有笑的心情。

    早上肖白羽给齐洛格打电话,她手机关机。

    他心想,这女人怕是忘记了给手机充电了,也就没太在意。

    上午他有重要的工作要做,打完电话他就赶去公司上班了。

    乔宇石还没有接到程飞雪的回复电话,他真的非常想早点把自己和程飞雪解除婚约的决定告诉齐洛格。只是这件事还没个结果,他不想把没有十拿九稳的事跟她说。

    “吃完饭要我带你出去散散步吗?听说散步对孩子有好处。”他问她,她像昨晚那样不说话,也不看他,再次漠视他的存在。

    “好吧,不想去我就在家里陪你。”

    他说,她依然是不回答,乔宇石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吃完了,回了卧室,他就去跟她打了个招呼后到书房办公了。

    下午时,肖白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和往常一样的时间去了齐洛格家。

    自己拿钥匙打开门,没听到她的声音。卧室里她的手机躺在床上,想她是出门忘记带了吧。

    他坐在床上等她,到了快晚饭的时间她还没回来,他就越来越觉得不对了。

    除了上次她和乔宇石离开那次,她从不会外出这么久。她的生活很有规律,这个时候早就该回家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住了肖白羽的心,他是真的不愿意齐洛格再和乔宇石有纠缠?

    难道她又跟他出去了吗?不会,她不是那种人。那会是……难道是乔宇石发现了她怀孕的事,把她带走了?

    齐洛格整整盼了一天,就盼着门外有声音,是肖白羽来救她了。

   &nb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16章 是等他自投罗网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