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推拒了他一会儿,他终被他的热情融化,也被“最后”这两个字催眠。

    他搂的她紧紧的,吻也密不透风。

    只有这个女人,只有她才能唤醒他的热情。真奇怪,好像除了她,他对别的女人连感觉都没有。

    但只要一沾上她,他就失控。

    她的小身子也变得柔软而又火热,残存的理智跟她说,这样不对,这是在犯错。

    身体和情感的本能又疯狂叫嚣着,她想念他的吻,两年来早已经习惯了的吻。

    不行!不能这样,太过分了!她拼尽力气闪开了他的唇,娇喘着说道:“放开我吧,别这样了。”

    “你想我!你是想我的,宝贝儿,你看你全身都要沸腾了。”他的声音沙哑无比。

    这是人世间最原始的相思,仿佛小别胜新婚一般,结合过的两个人经过热吻,自然而然的身体就会互相吸引。

    若是这样的感觉都能抵御,古代的人们就不会冒着被浸猪笼的危险也要偷吃禁果。

    “我没有!”她抵赖道。

    “没有吗?没有这里为什么这样?”

    她不要对他沉沦,不可以这样,她不能对不起肖白羽。

    从前给了这个混蛋多少次,那是从前的事。既然和肖白羽交往了,她就不该再让他对自己这样。

    想到这里,她拼尽全力抵抗住那种想要和他疯狂纠缠的原始本能。手上使了一些力,正色道:“放开我!”

    他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虽然舍不得,虽然内心叫喊了千百遍把她占了。

    她的身体喜欢,只要他稍微用一点点强,她毫无悬念的就会被他彻彻底底地拥有。

    然后呢?她会怪他,会怨他,恨他。

    他宁愿真的不能得到她,也不想她再对他有负面的情绪了。

    “别乱动,你手有些凉,我抱你去穿衣服。”他柔声说道。

    “不要你抱,我自己能去。”

    “别吵,也别反抗。你应该知道你每次要反抗都会激发我镇压你的热情,你乖乖的我就不碰你。”

    他这话让她安静下来,不再说话,放弃抵抗任他把自己抱了起来。

    “你厚一点的睡衣在哪里?”他问,她指了指衣橱,他便抱着她往衣橱那儿去了。

    “好了,放我下来吧,我自己找衣服。”她说,他没说话,把她轻轻放回了地上。

    她也想早点穿戴整齐的,省的他再起色心。

    他从她敞开的衣橱里没有看见一件男人的衣服,尽管很快就和他没关系了,他还是庆幸着这女人该是没有和肖白羽滚过床单。

    他们要真是同居了,她这里总该有些他的衣服吧。

    “你让让,我去换衣服。”齐洛格讷讷地说道,声音很小。

    说完以为他会立即让开,她急急的走过去,就因为太急了,一下子绊到了他的脚。

    “啊!”她尖叫了一声,迅速向前倒去。

    要知道,肚子里有孩子呢,这万一摔一跤还得了。

    好在乔宇石眼疾手快,大手往下一捞,她整个人就被捞了回来。

    她忙站起身,惊慌失措中,也不知道怎么扯到了睡袍的带子。

    里面完全是真空的,待她站稳了,心还在惊吓当中没有完全回过神,更没注意到自己带子开了,整个身体毫无保留的裸露在男人面前。

    那一瞬间,他的鼻子就要喷血,全身的热血都沸腾了。再克制不住男人的本能,一把揽过她的腰身,狠狠地亲下去。

    身体的本能和仅有的理智做着最后的斗争,不,她绝对不能对他屈服。

    “不要!”她拼命地摇头,又不敢大力推他,怕他一放手,她就重重地摔倒。

    就差一点点,她喊停了,他是多想不顾她的反对,先占了她再说。

    然而她眼中的戒备和痛苦还是震撼住了他,让他理解了她此时对自己的无能为力。

    他深吸了一口气,克制自己再压下去的冲动,忽然伸出一只大手拢了拢她的睡袍。

    她的春光被完全遮住了,他温柔地扶她起来。

    “以后要小心点儿,别这么慌里慌张的。”他说,她充满懊悔又有几分感激地瞥了他一眼,忙蹲下身去捡刚才落了地的保守睡衣。

    这时厨房里电水壶发出了报警声,显然是水开了。

    齐洛格慌忙的把睡衣就要放一边去灌水,乔宇石说了句:“你进去换衣服,我去灌水。穿厚一点,别冷着了。”

    她抱起衣服几步赶去卧室,乔宇石去灌水。

    他自己拿起厨房里最可爱的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水,因为知道那杯子是齐洛格的。

    此时好像用她杯子喝一杯水,也是心理上的一种安慰和补偿。

    他竟没有把她抱上床,还在她有激烈反应的时候放弃了,连他自己也觉得意外。

    自然齐洛格对他放过了她是感激的,真要是跟他……她恐怕一辈子也没有脸见肖白羽了。

    她是多么清楚,要在以前,乔宇石绝对不会对她客气的。

    他帮她去灌水,即使是一件小事,也是他没有对她做过的。

    若是在他没有娶雪儿之前,若在他伤害她之前,若在她重遇肖白羽之前,他就这么对待她……

    她闭上眼,泪无声无息地滑落。

    人生没有若是,没有如果,她和他注定是一场梦。

    梦醒后,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现实。

    她轻轻擦干了泪,不会让他看出她曾哭过。她跟自己说,这不是什么舍不得,只是有些伤感。

    觉得世事无常,你原本信心百倍觉得可以在一起的人,最终要分开。从前觉得再也不可能的人,却又阴差阳错地到了一起。

    肖白羽不在乎你有怎样的过去,他对你尊重,对你体贴。他本来可以不这么做,但他做了,你唯有回报更多,才是正确的。

    齐洛格换完了衣服,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

    她挺了挺脊背,打开卧室的门,见到客厅里乔宇石坐在沙发上,正捧着她的杯子要喝水呢。

    乔宇石见到她出来了,这回穿的很严实,一点肉也没露。

    他注意到她的脸色看起来很平静,也很疏远了。

    小东西怕是要赶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05章 你会和她复合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