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果然乔宇石的脸都气绿了,这会儿他什么也不想了,就是要让那该死的女人后悔,让她吃醋。

    一把扳过旁边女人的肩膀,他身子一转,头就压向了香水女的脸。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正在吃东西的人们都看晕了。

    热吻啊!热吻!这么旁若无人的热吻,惹的肖白羽的同学小北方不自觉地吹起了口哨。

    除了香水小姐自己知道他这根本就是借位,没有人认为这是在做戏。那种角度,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

    齐洛格的手下意识地绞紧,肖白羽不是说都是假的吗?都亲上了还说是假?

    别在乎,别在乎,是真是假跟你都没有半点关系。又不是肖白羽跟人家亲,他那个人渣这么做根本没什么奇怪的。

    她刚这样跟自己说完,就听到一声中年男子爽朗的大笑声,笑过后说道:“刘老板,我来了,今天又是我的生日,我特意带爱人来感谢老板。”

    男人声音很大,齐洛格和肖白羽扭头看去,却发现这男人似曾相识。

    乔宇石也结束了表演,朝他看去,他也觉得眼熟。

    男人身边有个女人,后面跟着个推着大蛋糕的人。

    乔宇石和齐洛格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人是谁,真是要多巧有多巧,正是去年他们一起来吃饭时遇到那位过生日的男人。

    这竟成了他们两人到此处吃饭的一周年纪念日,两人情不自禁地看向对方,眼神里分明在说:“你记得吗?就是他,曾在大庭广众之下,因为孤单和感动,哭了。”

    目光交汇只持续了一瞬,齐洛格就先收回了眼光。

    香水女大概是喝多了水,并没管来的是谁,和乔宇石打了个招呼就去上厕所了。

    中年男人把蛋糕推到了圆台中间,店老板拿起酒,给在座的每一位都斟满了,举起杯提议道:“来,让我们大家为这位大哥干一杯,祝福他生日快乐,永远幸福。”

    气氛温暖起来,每人都拿起了杯,肖白羽给齐洛格换了一杯牛奶。

    众人一饮而尽后,中年男人自己又回敬了大家一杯。

    环顾了一下,他惊讶地看到乔宇石也在。

    “大兄弟,弟妹今天没来?”他爽朗地问。

    对乔宇石印象太深了,去年就只有他和齐洛格后来又单独敬了他一杯酒的。

    齐洛格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她想这人是误解了,以为她是乔宇石妻子。

    “那个啊,跟人跑了,大哥生日快乐,干一杯!”乔宇石站起身,举起杯,一仰头干了。

    他是不喝酒的,齐洛格知道,这会儿不知道又为什么喝。

    “兄弟真爱开玩笑,见到弟妹帮我问候一声,我去切蛋糕。”说完,他离开了乔宇石身边,切了蛋糕给大家每人分了一份。

    在发到齐洛格面前时,齐洛格说道:“谢谢!”

    他一看她的小脸,一声惊讶的“弟妹”脱口而出。

    齐洛格一时尴尬的不知所措,谁都听到了他对乔宇石说的话。

    肖白羽的朋友们自然也明白了乔宇石为什么用那样的眼光看齐洛格了,乔宇石此时看到齐洛格那样尴尬的脸色,心里竟有点不舒服。

    她尴尬,他应该高兴,是她应得的。他却不仅不高兴,还有点怪起中年男子多事了。

    中年男人才意识到,乔宇石说的弟妹跟人跑了是什么意思。

    看齐洛格红的发紫的脸,男人有些不好意思,讪笑了一下,开口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祝福你生日快乐。”齐洛格说,脸上那种被针刺一般的感觉终于减轻了几分。

    乔宇石买了单,待香水女回来,他拉着她大步离开了餐厅,再没看齐洛格一眼。

    他陡然的变化,齐洛格并不知道原因,但他走了,她真的轻松了不少。

    回到酒店套房,香水女有点心潮翻滚。

    做这行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让自己心动的客人。

    乔宇石刚才那一下假吻,英俊的脸离的她很近很近,让她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

    所以她真的很期待接下来的亲密接触,如果能把他在床上给彻底的征服,说不定她可以金盆洗手了呢。

    “亲爱的,我们现在做吗?”她柔声问。

    “你先去洗个澡!”乔宇石冷硬地命令道。

    待她去洗澡了,他一个人躺在豪华的大床上,脑海中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

    她和他的亲密,不是伪装的,看起来那么自然。他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嫉妒的厉害,想想自己的行为是有多幼稚?

    乔宇石,你这样无疑是在向她妥协,向她示弱。她肯定觉得你很可笑,像个小丑似的在那儿演戏。

    既然要放手了,没有理由再去找她,放手就放的彻底吧,再别做这些无聊的事。

    不久,香水女从洗澡间出来,向他走来。

    身上有些地方还有没擦干的水珠,是她有意留下的。

    “亲爱的,来吧,把我扑倒了狠狠的蹂躏吧。”香水从没有这样邀请过男人,即使她是做小姐的。

    今天她想要好好卖力地伺候好这个男人,语气娇柔之极。

    软玉温香就在眼前,她的身体构造和齐洛格并没有任何不同。

    也许她的身材还比她好些,比她丰腴一些,身上的肉也比她多。

    可此时他的脑海里却全是她的影子,要是她脱光了,不,不需要她脱光,他都想一遍一遍的饿虎扑食。

    这女人,脱成这样,声音娇嗲,他的心却一点波澜都没有。

    “你穿上衣服,走吧!”

    钱已经付了,他打开门,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色中。

    齐洛格他们吃完饭,肖白羽打车送她回家。

    一路上两人没什么交流,到了家,齐洛格才满脸愧疚地再次向他道歉。

    “对不起!”她轻声说,他知道她的愧疚是发自真心的。

   &nbs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03章 到底谁吃醋呢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