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老板!”她话还没说完,乔宇石猛然沉声叫了一句老板。

    声音不是很高,却很奇怪,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所有喧闹着的人不自觉地禁了声,目光一齐集中到他身上。

    他微皱着眉,脸上显现出了一丝不耐的情绪。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亲自做烧烤的三十岁左右的光头男老板,堆着笑,几步走到他面前问道。

    齐洛格听声音就已经发现不对,待正面看去,果然见到说话的人正是乔宇石。

    且他还是正对着她而坐,难道是故意的吗?

    她听到自己的心紧张的砰砰乱跳,甚至有了想逃跑的冲动。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跑,这是第一次参加肖白羽与朋友的聚会,忽然走掉,人家会以为她是生气了,这太不给肖白羽也不给他朋友面子了。

    “怎么坐了这么久,也不上菜单?”乔宇石问道,目光却一瞬也不瞬地看着齐洛格。

    任谁看了也都知道,他对对面的女人很有兴趣。

    齐洛格不敢回视他的目光,慌乱地避开他肆无忌惮投来的注视,手下意识地去握肖白羽的手。

    肖白羽也是非常意外的,死了的人忽然出现了,怎么可能不意外?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那混蛋根本没死。都是炸死糊弄他们的。还有,今天齐洛格的反常,也让他自然而然地和面前的人联系到一起了。

    怪不得她要说对不起,她下午不见了,估计是和这个人有关系吧?

    他不是不信任齐洛格,他不信任的是对面那头恶狼。看他此时瞅着齐洛格的眼神就让人感觉到威胁,像要把她抢过去似的,也太明目张胆了!

    他身边坐着个女的,是什么意思?是他带来有意刺激齐洛格的?看来是今天向小洛洛表白被拒绝了吧,才会做出这么幼稚的行为。

    小洛洛见到他还是不能淡定啊,这让肖白羽的心很是难受了一下。

    他回握住齐洛格的手,假装不认识对面的人,而是温柔地问:“除了吃牛肉粉,你还想吃什么?反正是他们请客,我们随便吃,把他们吃的坐公交车的钱都不剩,直接爬回去,好不好?”

    齐洛格充满感激地回视了他一眼,狂乱的心跳已经平息了。

    “好,我正好饿了。”

    “嫂子,你怀……”怀孕了,能不能吃辣椒?

    千万不能说出她怀孕的事啊,要是让乔宇石知道了,那就是个大麻烦,齐洛格急的不知道怎么挡住他的话。

    肖白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朋友刚说完怀这个字,他拦住了他的话。

    “给你嫂子点一杯牛奶,让她给热热,她还是适合喝热牛奶。”

    “好!”那人说道,话题被成功岔开了。

    乔宇石见两个人坐的这么近,心里别提多酸了。

    老板早已经说了几句不好意思,亲自把菜单交到乔宇石的手上。

    香水女还以为是到什么好地方吃饭呢,这客人住的可是五星级酒店。谁成想吃东西却是来这么一个大排档,也太不上档次了,真小气的很。

    “宝贝儿,你吃什么?”乔宇石很温柔地问,大手还搂了搂她纤细的腰身。

    这一搂,香水味离的近,更刺鼻了。

    宝贝儿……齐洛格虽然没有直接看他,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竖着耳朵听他那边的动静呢。这声宝贝儿一出口,她就像被什么东西给噎住了一般。

    叫的真恶心,还什么宝贝儿。

    下午还在她耳边说,她是他唯一的女人。

    这么快他就有新人了?还是他一直都有,对她说的那些话,只是骗她?

    亏她还信了,女人就是傻,总会被男人的花言巧语给哄骗了。

    不是,其实她没信,她没有原谅他,和他在一起。

    齐洛格的心里上演着奇怪的心理斗争,连面前端上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也没注意到。

    一不小心,她的手碰到了碗,烫的嘶了一声。

    “烫到了?小心点儿,我给你吹吹。”肖白羽说着,抓起她的小手,温柔地给她吹。

    真该死!乔宇石心中暗骂了一句,这个肖白羽,大事上就保护不了她,让她差点被害死。小事上也保护不了,就坐在她身边,还能让她被碗给烫到。他就不明白这女人要这么没用的男人干什么?

    要是他,他就不会让她受这样的伤害。

    尤其在看到肖白羽帮她吹手,他更生气。保护不了还不说,就知道趁机占便宜,抓人家的手。

    这不是流氓是什么?她还总觉得他是最有风度的人,她就是一个白痴!

    “我吃羊肉串,牛肉串,还有生蚝……”香水女毫不客气地说了一大堆,乔宇石哪儿有心思听她在说什么。

    他把目光从齐洛格身上移回来,叫了服务员。

    “宝贝儿,我最近记忆力减退,你说的我没记住,你自己跟这位小姐说。”他对香水女说道,她暗暗翻了翻白眼。

    就知道他是在拿她寻开心呢,不过是为了刺激对面的女人。

    她虽然是小姐,也是一位漂亮的小姐。在大街上,不知道她是做什么工作的男人哪个不要给她献献殷勤?

    这会儿被乔宇石这样冷落,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要不是冲着双倍的小费,她还真想拂袖而去。

    吹完了齐洛格的小手,肖白羽亲自挑起牛肉粉,给齐洛格吹凉了一点,才放进她面前的小碗中。

    “谢谢!你也吃,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大一碗。”齐洛格轻声说,挑了一些粉放进肖白羽的碗。

    这该死的女人!乔宇石暗暗攥紧了拳,她故意的是不是?

    什么好吃的东西?一碗牛肉面,犯得着像他们这样恶心吗?还要你让我,我让你的,真是要看不下去了。

    这下老板不敢怠慢乔宇石了,他们点的东西上的很快。

    吃的一上来,乔宇石附在香水女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她立即笑开了花。

    “亲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02章 气死他气死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