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对不起,刚刚也许我给了你错觉。毕竟我们曾经在一起两年过,很多事情真的是有了习惯。”尤其是在身体上,好像被他接近,成了一种本能,但这一定跟爱情没有关系。

    “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有男朋友。你和雪儿,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在一起。即使是假的,既然你们没有分开,那就是有你们的理由。她曾和我说过,她也有无奈之处,我相信她。这样很好,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

    她的表情再次恢复到冷漠疏离的状态,是她恍惚间忘了他曾是怎样伤害她的。

    一时的迷失还在她自己可以原谅自己的范围内,但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真的跟一个那样不信任自己的人在一起。

    她的话让他的心像上次被刀子捅伤一样难受,他带她来看了,她知道他和雪儿没有半点关系,为什么还是不接受他。

    到底要他怎样做,这倔强的小女人才会回到他身边,让他疼,让他宠?

    “别这么快拒绝我,你再考虑考虑。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又喜欢我,为什么不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呢?”他伤感地看着她,再次争取道。

    “因为我已经答应了他,他是我男朋友。今天我已经对不起他了,以后真的请你别再来找我。不是你说的吗?如果今天带我见个人,我还是不改变我的想法,你就放我走。你是堂堂的乔氏总裁,不会说话不算数的,对吗?”

    他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他干什么要给她做这样的承诺?

    可是承诺做了,要反悔是不可能的,他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他了。

    他是那么不甘心,她要是不喜欢他也就算了,偏偏她是喜欢他的。

    “好吧,我放手,你千万别后悔。”他狠了狠心,咬牙切齿地说。

    他敢断定,她一定会后悔的,她一定会发现肖白羽没有他适合她。

    她的骨子里是有野性的,她需要有男人征服她。肖白羽也许是温柔的,说不定对她也百依百顺,可她真的会满足吗?

    他觉得她不会满足,她会觉得没有味道,生活就像是一杯水。

    “我不会!”她坚定地说完,就想打开车门下车。

    “我送你回去!”他淡淡地说,这语气却是不容她拒绝的。

    她心内叹息了一声,忽然发现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迫不及待地要离开他。

    这个刚死而复生的人,她真的只是见一面就再也不见了吗?

    他们就再没有交集了,就真的永远都没有理由说说话,没有理由坐在同一辆车里了?

    如果当时他真的死了呢?她每次想到他死了,想到他紧紧闭着的双眼,她心里就堵的难受。

    他活了,其实她是高兴的。她希望他好好活着,快乐的活着。她即使是不爱他,也要他幸福。

    她的手已经放在了车门上,又拿了回来。

    他发动车子,很慢很慢地滑行出去。

    这条路,他希望漫长无比,漫长到没有尽头。

    她不说话,他曾经对她的好又一次的涌上脑海。

    也许是因为她是他第一个女人吗?所以他不会取悦女人,他做的事情总是隔靴搔痒,没办法让她高兴。

    但他做了,他并不是没有对她好的时候。

    还有,他曾经就那么义无反顾地扑到了她身上,让她毫发无损。

    不由自主地有些伤感,为了再见不到这个人。

    她很想叹息一声,可她不能叹息,不能让他觉察出她似乎有些舍不得他。

    乔宇石心中更伤感和无奈,彼此无言,车内是漫无边际的静默。

    静默让两个人感觉很压抑,偏这压抑又无从释放。

    过了很久,还是齐洛格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你身体全好了吗?”她轻声问。

    “你关心吗?”他眼睛看着前方,这句话问的很伤感,也好像有几分委屈。

    “我……”我当然关心,你是为了我受的伤,我又不是没心的人怎么能不关心?

    她想了想,话终是没有出口。

    “只要死不了就行,就算死了,也是我活该,谁让我不知道珍惜。”他说道,让她又是一阵心酸。

    其实他也是孤单的是吗?她以为他有妻子有孩子陪伴,会很幸福,他却什么都没有。

    他是那么可恶,坏的变态,他本来就该孤单,她为什么一想到他是孤单的就会难受。

    齐洛格,你是同情心泛滥了吧?

    忘记他伤害你的时候,眼睛也不眨一下,你怎么哭,怎么哀求,他为你心软了吗?

    好像只有去想他可恨的时候,她才能让自己的心不纠结的那样难过。

    时间过的很慢,又过的很快,一路还是过去了。

    到了齐洛格家外面,车停了,齐洛格伸出右手想打开车门,乔宇石却忽然抓住她的左手,说道:“如果后悔了,随时来找我,我等你。”

    齐洛格怔住了,她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向他的脸,不敢相信这话真是不可一世的乔宇石说的。

    他是多么骄傲,多么强势的男人。在他的字典里永远都只有,你是我的女人,这样霸道的词句。

    他真的改变了?是为了她,收敛了他自己?

    她是不想被他感动,可她发现自己还是感动了。

    乔宇石也苦笑了一下,自嘲道:“你看你,多厉害,把我变成你的备胎了。还是不知道到底用得上用不上的备胎。”

    半天齐洛格才从奇怪的情绪中恢复理智,她表情认真地说道:“不需要,我不会有后悔的一天。你回去吧,再见!”这声再见说的极轻,好像连她自己都听的不是很真切。

    这是乔宇石能做能说的极限了,她不让他做候补,他还能再低三下四地求她吗?

   &nbs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100章 要怎样她才会回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