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此时已经是下午,太阳在一点点的西沉。就好像乔宇石的生命,就那么的陨落下去了。

    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暗暗的下定决心,不管怎样,她都要照顾好这个孩子。

    齐洛格确实是按照她自己说的,自己照顾着孩子。

    为了孩子尽量让自己高兴,肖白羽几乎每天都来。

    总是会给她买一些吃的,有时动手帮她做饭。

    齐洛格的脸是有笑容的,只是微笑,但是双目没有神采。

    好像乔宇石的死,带走了她的一部分灵魂。她很奇怪,晚上从来没有梦见过他。也许是因为她的身份尴尬,所以魂魄都不入梦吧。

    肖白羽总是下午来,晚上陪她吃过晚饭,说一会儿话就走。

    他知道,她不希望他留下来过夜。

    一是她在怀孕,二是她也没有那样的心思。

    他总是跟自己说,要对她充满耐心。只要她还让他陪伴就好,不管她高兴还是不高兴,她始终是愿意见他的。

    “你晚上会害怕吗?”有一次肖白羽这样问她。

    “不会。”她也奇怪了,被乔宇石关完那段时间,她总是那么恐惧。连风吹草动也怕,甚至电视都不敢看。

    自从经历了他的生死,她就再也不怕了,或许是解开了心理阴影吧。

    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滑过,一晃一个半月过去了。

    齐洛格此时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肚子稍微长了一些,但是穿上衣服是看不出来的。

    每一天她依然是在家里,除了看书,就是做饭做菜。

    肖白羽照样每天都来和她一起吃饭,两个人的话题似乎也比以前多了一点。

    但他看得出来,齐洛格还是没有从乔宇石死了的阴影里走出来。

    乔氏总裁过世的消息没有传出来,他们猜想,也许是怕临时出现变故,集团的运营受影响吧。

    对外只是说乔宇石重伤,正在治疗当中,集团事务暂由副总负责。

    有时候齐洛格会假想,会不会乔宇石并没有死呢?想想当天的情景,她是亲自摸到了他没有呼吸了。

    “你为什么又会想他呢?”她自言自语地问。

    他是个毫不相干的人,你是有男朋友的人,可为什么念头里常常就有他的影子?

    也许是因为他在走之前曾经问过她,他说:“你会想我吗?”

    她觉得她就像是受了这句话的咒一样,总会自觉不自觉地想起他。

    这天白天,她又像平时一样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门没有关。

    不知道是因为怀孕,还是因为常常想起乔宇石,她总会恍恍惚惚的。

    要是肖白羽知道她没有关门,又会说她是个大马虎了。

    她提着一个塑料袋进门,刚把门关上,背后却忽然一暖,她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抱住了。

    那一瞬间,她头皮一阵发麻,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只有乔宇石这样抱过她,只有他,可他已经死了。

    意外让她忘记了恐惧,就那么的傻站着。

    熟悉的气息缭绕在自己鼻端,她闻到了,她真真切切地闻到了他的味道。

    “想我了吗?我想死你了!”

    接下来,她听到他在她耳畔的低语,声音透着一股致命的沙哑与诱惑。

    心,狂跳,就像要跳出喉咙一样。

    “你……是人是鬼?”她颤着音问道,想要用点力挣脱这个怀抱,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力气。

    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自己的潜意识里是想念着这怀抱的。

    “你说呢?宝贝儿?鬼能亲你吗?”他说着,毫不客气地含住了她的耳垂。

    他想念死了她的味道,这么多天,每个日日夜夜,他好像无时无刻地不在想着她。

    只是他不敢来,上次都为了她把伤口撕开了,如果再撕开,说不定就真挂了。

    这些天来,他很担心她。想起她上次遇到的险境,害怕她再次遇到麻烦,他让乔思南安排人暗中保护着她。

    乔思南每一天都把她的行踪告诉他,知道肖白羽从没在她这里过夜,他才能安心养伤。

    他手上也有些她的照片,这女人好像比以前胖了一点。

    现在抱在怀里,果然觉得是胖了一些。

    “嗯……”在他亲吻她耳垂的时候,她感觉麻痒极了,一声不自觉的轻吟从口中溢出。

    “你……别这样,快放开我。真是你吗?让我看看,真是你吗?”

    他搂着她,大手一旋转,她便正面对着他了。

    看到了那张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想起的脸,还是和从前一样,几乎没什么变化。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眨了眨,再眨了眨。

    是他,真没错,他竟然没有死!

    “你骗我!”她对他吼道,眼泪却随之泛滥。

    此刻的心中充满了惊喜,又充满了恨意。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恨他。不是已经都放下了吗?不是没有恨了吗?

    为什么看到他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还恨他呢?

    “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你别哭。那天我醒了我就说想见你,谁知道李幕晴他们撒谎说我要死了。我觉得他们也是好心,我就顺着他们的意思说了。”她的眼泪让他有些手足无措,连连解释。

    她还是哭,甚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就是觉得很委屈,很莫名其妙。

    他捧起了她的小脸,低下头吻着她的泪。

    她这么哭,是因为也想念他,是因为舍不得他死,是吧?一定是的!

    “我没死,你高兴吗?”他的唇抵在她的小脸上,问她。

    “我……”她高兴吗?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97章 请别再来打扰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