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齐洛格和乔宇石走后,肖白羽自己开着车,载着纪小红往回去的路行驶。

    在车上,他详细地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真没想到许亚男和刘伯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连他的正牌女友都敢动。不光是敢动,还要要她的命。

    难怪齐洛格会那么激动,那么紧张乔宇石,原来他是替她挡了刀。

    也就是说如果乔宇石不挡刀,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会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他的心里此时填满了不安和愧疚,是他把齐洛格置身于危险之中了。这一下,她还会原谅自己,跟自己在一起吗?

    这件事他必须要给她一个交代,动手的是刘伯,指使的是许亚男。两个人都是主犯,谁也别想逃脱!

    只是刘伯在路上被齐洛格放走了,估计会逃跑,看来找他还会需要费些功夫。

    再麻烦,他也要把他揪出来,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

    却不知,刘伯并没有逃走。他从前为慕容老爷子,又为后来的大小姐立下过很多的汗马功劳。

    离开慕容家,去别的地方,他要靠什么生存。他还想留在这里,享受慕容家给的养老报酬呢。

    至于今天捅了一个人,毕竟不是齐小姐本人,他相信老爷子是能够帮他摆平的。

    从前他帮老爷子还杀过人呢,最终也没什么事,去坐了两年牢,又被老爷子疏通出来了。

    至于那个姓齐的,一看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人,即使是少爷要为她出头,也是拗不过老爷子的。

    再说老爷子还有把柄在他手中,如果要闹到撕破脸,他也就不惜把警察叫到家里,把池塘底下好好挖一挖了。

    许亚男也有她自己的打算,慕容家的证据她手上也有,自然就成了保住自己的砝码。

    齐洛格被救走以后,她就想了个理由,先跟老爷子上报了。

    肖白羽给外公打电话,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全说了一遍。毕竟刘伯和许亚男都算是他的人,他要动,总该外公点个头的。

    “我马上就回去!回家再说!”老爷子在电话里说道。

    肖白羽和外公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慕容家,老爷子面色非常严肃。原来刘伯也给他打电话了,他一听这件事就知道自己的外孙不会容。两个人搞不好一个都难保,如果只能保一个人的话,他宁愿保许亚男。

    尤其是刘伯还威胁他说,池塘底下的人是不是该见见光了,他心里更是不痛快极了。刘伯就是他的一条狗,现在狗也想咬人了。做狗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忠诚,他连忠诚也没有了,他还要这条狗做什么。

    “外公,这件事我看是绝对不能姑息的。”在自己客厅坐下,所有当事人都叫到了面前,肖白羽铁青着脸说道。

    “这事他们两个的确是太冲动了一点儿,就算是有人强闯我们慕容家,也不该这么动刀动枪的,像什么话。”慕容老爷子皱着眉,严肃批评了刘伯和许亚男。

    显然,他把重点放在有人闯进来的事上了。

    “这不是冲动的问题,他们这是公然要杀人。捅人本身就不是小事,更何况被捅的可是乔宇石。就算您想要放过,我想放过,乔家能放过吗?这件事一旦传出去,损害的岂止是我们慕容家慕容集团的名誉。外公,这后果,不用我说吧?”

    “什么?被捅的是乔宇石?”慕容老爷子也有些意外,不悦地瞟了一眼许亚男,她这次的祸闯的可真够大的。

    许亚男也后悔不迭,事情发生的太急了,她怎么就忘记了慕容博的情敌是乔宇石的事。

    都是他今天开了一辆普普通通的车来,她连想都没往乔大少身上想过。

    这下可惨了,以乔家的势力,怕是老爷子想保她也不容易。

    “爷爷,人不是我动的。都是刘伯太冲动了,从我手中抢了刀子就冲上去了。”

    “孙小姐,您这话不对吧。人是你让我去杀的,本来目标是齐小姐。您为了得到少爷的心,就逼迫我……”

    “行了!”慕容老爷子喝令一声,不许刘伯说了。

    “既然都是我慕容家的人,我一定会尽量给你们两人说话,都放心。谁也不许瞎说,全都按照我想好的说,记住了吗?还有你,也一样!”他凌厉地看了一眼纪小红。

    她吓的赶忙低下了头,怯懦地答道:“是,老爷!”

    老爷子吩咐完,派了几名保镖,分别把几个人软禁在房里,才和肖白羽谈。

    “我的意思是,既然人是刘伯过失伤的,就由他一个人承担。至于亚男,她只是年轻不懂事,你就别硬把她揪出来了。”

    “不行!她敢到我们家里杀人,是年轻不懂事那么简单吗?我绝对不能放过她!”

    “很好!你为了那个女人竟然连我的话也不听了。看来你是打算让我一辈子都别接受她,也让她父母从慕容家的宅子里滚蛋!”老爷子愤怒了,他是多想把池塘的事告诉肖白羽。可他也知道自己的外孙是什么样的人,万一他选择大义灭亲,他真要在牢里度过晚年了。

    肖白羽沉默了,虽然许亚男的确可恨,她对老爷子也是很重要的人啊,这么多年像孙女一样陪在他身边。他要是坚持动她,外公就要动齐洛格父母了,他不能让两家弄的水火不容。

    过了良久,他才缓缓说出一句话。

    “外公,那我就不动她,前面落水的事都不说。就让刘伯给他们一个交代吧,但我有一个条件。”

    好小子,又来跟他谈条件。

    “说!”

    “从此以后你不能再干涉我和她的事,如果到了谈婚论嫁的那一步,希望您能祝福。她已经怀孕了,为避免她再受伤害,许亚男终身都别再踏进我们慕容家的大门!”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94章 她不爱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