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齐洛格脸都吓白了,可她知道此时害怕没用,她颤抖着,却强迫自己冷静再冷静。

    她知道自己没她力气大,再加上有孩子,不敢使劲儿挣扎,就顺着她的力走。

    “你真以为推下我去,你能活吗?他们能杀我,就不能杀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杀人灭口?”她一边移动脚步,一边急促地说道。

    这话……小保姆可没想这么多啊。

    可是想想刘伯对她的吩咐,他这么心狠手辣,要是齐洛格死了,那肯定说是她杀的呀。

    她怎么那么傻,这么好的人本来就不该死,要是弄死了她,自己也是一死,那得多大的罪过?

    反复地纠结着的时候,齐洛格趁机摆脱了她的手。

    “听我的,这里很危险,跟我一起逃走,要不然我们两个都活不成。快走!我保证你跟我走了,一定会平平安安的。”齐洛格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听她的话,她想此时小保姆心里乱的很。

    一个人在没有主意的时候,别人的决定会对她产生很大的影响。

    齐洛格说着,就往另一条路上疾走。

    小保姆纪小兰很本能地相信了她,关键时刻,她选择了和她一起走。

    为了洗脱嫌疑,刘伯和许亚男就坐在门口的葡萄架下,所有来来往往的下人保镖们都看得到他们在那儿喝茶。

    “刘伯,那丫头稳妥不?她会不会临时不敢?”

    “我已经跟她说了,要是她不做,我就把她推下去。那丫头吓破了胆,放心吧,孙小姐,她绝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那就好。”许亚男优哉游哉地喝了一口茶,抿了抿嘴,慢悠悠地说道:“让她在水里扑腾一会儿就行了。”

    刘伯会意,忙给一个保镖打手机,告诉他:“刚才我去齐小姐房间发现她没在,你们四处看看,可别让她走迷路了。”

    说的轻描淡写的,出了事任谁也猜不到是他的主意吧。

    那小丫头也不敢轻易说出这件事,待会儿保镖在后面叫救人的时候,他趁乱再把那丫头给骗到假山后面的隐蔽处。

    刘伯还是留了个后手,他想,要是齐洛格没死,他还是不想把这丫头杀了。

    吓唬吓唬她,把她送出去就是了。

    要是齐洛格死了的话,这丫头可真是不能留了。不过也不能就这么让她不明不白的死,齐洛格死的蹊跷,少爷肯定会查。

    他想来想去,想到了个绝佳的办法。逼着这女孩写个忏悔书,就说她爱上了少爷,才动了杀齐洛格的心思。

    再把她溺毙在池子里,说她是畏罪自杀。

    那小姑娘就做了个替死鬼,孙小姐也就同样有了把柄在他手上,他就不怕她真握着他什么证据了。

    两人计划的如此周详,就等着保镖嚷嚷着有人落水了,他们就可以收网。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并没有保镖向他报告异常,刘伯不禁有点坐不住了。

    许亚男也坐不住了,万一事情败露,慕容博更会对她产生很大的成见。

    她虽然有慕容老爷子撑腰,他也不可能把慕容博给她绑上婚床啊。

    “齐小姐,我们现在去哪里?”纪小兰恐慌地问,一边问着,一边紧跟着齐洛格的脚步。

    齐洛格想,许亚男做下这件事,一定是想办法拖住肖白羽的脚步了。她想要通知他来救自己和这个女孩,出来的急,身上又没带手机。没法儿通知他,他就不能回来,只要他没回家,这里就充满了危险。

    晚走一步,说不准他们会强行找人把她扔水里,再说是她不小心掉下去的。

    想到这里,她更紧张地加快了脚步。

    “我们离开这里,一分钟都不能多呆。”她简短地说。

    “可我们能跑哪儿去啊?”纪小兰慌张极了,她现在才感觉到后怕,比开始更怕了几分。

    “别说话,装作没什么事,大摇大摆地出门。”齐洛格镇定地说,也只有这一个办法能救她们的命了。

    纪小兰什么也不敢说了,跟上了她的脚步,两个人拼命赶路。

    刘伯赶忙给刚刚吩咐过的保镖打电话,问他找到哪儿了,假山池塘什么的有没有找。

    “找了,没找到。”对方报告道。

    齐洛格就是防着这一点,走的不是来时的路。

    “难道他们是藏起来了?”刘伯说。

    “走,我们两个人到那附近去看看。管不了那么多了,万一那丫头没敢下手,我们就把她们两个人一起推下去淹死。到时候就说是她们一起出去散步,失足掉下去了。”许亚男急促地说,刘伯点了点头,往假山池塘那边赶去。

    齐洛格和纪小兰走的那条路离正门更近,一步步地靠近大门口,也就意味着她们离安全越来越近了。

    不知道大门口的保镖有没有被通知控制她们,齐洛格心中想,假装很镇定的样子。

    “齐小姐好!”走到门口了,保镖鞠了个躬,问候。

    齐洛格心内暗自庆幸,看来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好!帮我开一下门,慕容博回来了,我到门口迎迎他。”

    “是,齐小姐!”门口的两个保镖说道,随即打开大门。

    这时正好刘伯吩咐的保镖走了另一条岔路过来,刚好看见即将出门的齐洛格和纪小兰。

    他忙给刘伯打手机:“报告刘伯,齐小姐和纪小兰在门口呢。”

    “在门口?”刘伯提高了声音,看来那死丫头真是反了天了,现在可该怎么办?

    “你还愣着干什么?慕容博的客人走了,我们谁担待的起,快让他们请她回来!不回来就抓回来!快!”许亚男声音都变调了。

    “别让她们出门,请她们回来,不回来就抓回来。就说我说的,快!一定不能让她们出门!”照着许亚男的吩咐,刘伯对着手机又说了一遍。

    “是是是!”保镖连说了几个事字,电话也来不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90章 前后豺狼后有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