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刘伯说,如果她不做,被推下水的就是她。她不想死,她出来打工,就是为了供弟弟妹妹上学的。

    要是她死了,弟弟妹妹怎么办?家里人也不知道她是在哪里打工,她就白死了。

    “你这个傻丫头,你当回到古代了?还说什么回谁谁谁的话。”齐洛格笑着说,随即语重心长地劝她道:“你不要因为自己只是这里的保姆,就看不起自己。你要知道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就是分工不一样。我看你实在是个聪明可爱的姑娘,又很勤奋。要是我在这里呆的时间长,我教你学电脑。你要是学会了用电脑,以后说不准还能自学考点什么……哎呀……”齐洛格正劝着她呢,突然一只鸟从她面前飞过,扑棱一下,差点把她吓死。

    这一声尖叫,把个小丫头也吓的半死,还以为她是发现了她要对她下手呢。

    “你看到了吗?好像是一只鸟飞过去了,你说这鸟怎么那么大声呢?”齐洛格摸着胸口,犹在惊恐当中。

    “小姐,别……别怕……就是一只鸟。快走吧,别让少爷等久了。”小保姆说着,来扶住了齐洛格的肩膀,要加快脚步。

    此时,已经看不见一个巡逻的人了,离假山池塘走路最多只要两分钟。

    正走到一个曲折的路段,前后左右,都是厚厚的竹林。回旋处,风特别大,呼啦啦地挂着,发出吓人的声响。

    乔宇石离开程飞雪住的那套公寓,刚出门,接到了二弟乔思南的电话。

    “大哥,你在哪里?我想和你见面谈谈,我们去喝杯茶,怎么样?”

    “不喝茶,今天你陪大哥喝杯酒吧。”乔宇石沉闷地说,只要想到那个女人,他就郁闷烦躁之极。

    “喝酒?”乔思南颇感意外,却还是答应道:“好,我们就到老情调酒吧喝一杯吧,那儿的酒不错,还清净。”

    乔宇石对到哪里喝酒没意见,正好那家酒吧离他此时所在的位置也近。

    两人很快到了酒吧里面,确实是个安静的地方,音乐很舒缓。

    各自点了一杯酒,乔思南开口问大哥:“今天怎么了?我记得你有了四年没沾过酒了。”

    乔宇石低头晃了晃杯中的液体,淡然道:“是啊,四年了。”自从那该死的女人……都已经四年的时间了,却没想到今天还是为了她竟想起了酒。

    “是因为齐洛格?”乔思南不确定地问。

    “喝,别问那么多。”乔宇石闷闷地说。

    生意场上遇到什么问题,他都能披荆斩棘。也许天生就对男女这方面的事情缺根筋,或者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太奇怪了。

    他总是一方面觉得喜欢她,一方面又知道她是个狡猾而心机深沉的女人。她那样的人,离开也是好事,偏偏他又放不下。

    昨晚他梦见她了,梦见她死了,脸是那么苍白,他竟在梦里为她的死哭了。很奇怪的梦,醒来的时候,脸上还真有泪痕。

    想到自己也许是因为想到当初对她的残忍而后悔了吧,可是今天听到程飞雪说她和慕容博那样,他的悔又被恨取代。

    “大哥,先别喝,我就想问你一句。你到底是喜欢她,还是不喜欢她?上次你不是找到她了吗?后来她怎么又会被慕容博带走呢?她不喜欢你吗?你不是说她想要赖着嫁给你来着?”今天乔思南就是想要他正视对齐洛格的情感,不想让他再逃避了。

    事态再这样发展下去,就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了。

    “本来可能是喜欢我吧,这次可能是我对她太过分了。别说了,喝酒!”乔宇石说着又拿起酒杯,却被乔思南按住了手。

    “大哥,你不是那种遇到事会借酒消愁的人。要喝可以,把话说完,我陪你喝个够。你跟我说说,你怎么对她了,我帮你分析一下。”

    乔宇石于是把怎么关起了齐洛格,又怎么生气,怎么对待她的,全跟乔思南说了一遍。

    “你这样太过分了,她看到你肯定会害怕。我要是女人,我也不会原谅你的。”乔思南说完,很为齐洛格鸣不平。

    他只知道他带她走了,也知道他因为生气,限制了她的自由。

    却没有想到会关在黑屋子里,还有些乔宇石没说,他也猜得到,肯定是强暴人家了。

    齐洛格还怀孕的事,乔宇石是不知道,但他乔思南知道啊。一个怀孕的女人,被他强暴,心里能不恨他吗?

    看来两个人的积怨深了,乔宇石又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对不起她。

    “我就是想,她这样的坏女人,本来就不该好好对待她。朝三暮四的不说,还总欺骗我,还说她出过车祸以前的事不记得了,你说她怎么就编的出来?把我当傻子一样的骗,这种女人,我为什么要在乎她?”

    “大哥,我今天找你,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她是真的出过车祸,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查到的。”

    “不可能吧?”她出过车祸,应该是很容易查到,他怎么会这么久才查出来呢。

    “是真的,四年前的一个夜晚,她在城南郊区,被一辆车撞了。好像不是撞了,是她自己想要自杀。她的主治医生离职了,我是费了很久的时间才找到他了解到这个情况的。医生跟我说,她被撞以后失忆了。我花了很多钱收买那名医生,他还透露给我一件很奇怪的事。他说车祸以后,齐洛格还在父母的安排下做过一次处女膜修补术。当时的情况很微妙,她本人都不知道。是她父母请求医生配合,说给她做别的手术,全麻后才让本院的妇产科医生给做的手术。”

    乔宇石脑袋轰的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两年来,他对她所有的不信任原来都是误解了她。该死的,他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肯信她一次?

    齐洛格,她本来就是个纯洁无暇的女人啊,他为什么就觉得她该死,觉得她该受折磨?

    还有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89章 把她推下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