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洛洛,在哪里?怎么想起打电话给我啊?”程飞雪笑呵呵地问,仿佛上次听到他们那么亲热的声音是没发生过的事。

    “我在慕容家。”

    “慕容家?你怎么跑到那儿去了?”

    “慕容家的慕容博,你知道吗?我现在是他的女朋友,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上次从乔宅出来我就到了他家里。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乔宇欢吗?因为我心里一直都有慕容博,我们两年前就谈过一段时间恋爱,后来由于一些原因分手了。现在能重新在一起,实在是很幸运的。”

    上次她就走了,难道她上床的声音,是和慕容博一起的?

    程飞雪想起有一次她正和齐洛格说话的时候,阿欣突如其来地撩拨她,她也不自觉地发出了那样的声音。

    她就说洛洛也不是那种会向人示威的人啊,也许真是误解了她吧。

    不过也不知道她说这些是不是骗她的,她还是确认一下才放心。

    “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呀,如果你不信,改天可以到这里来看我,我也想见你呢。”

    “好,我很快就去看你。”程飞雪高兴地说,等满月,她一定亲眼去看看她是不是真在慕容家。

    挂了电话,乔宇石状似无意地问她:“你有没有问问她孩子怎么样了?怎么说也是乔家的孩子。”

    程飞雪心想,还骗我呢,孩子早没了。

    既然他要骗,她就跟他打太极好了。

    “孩子估计是不能留了,刚才洛洛说她现在在慕容家,和慕容博好上了。你不知道,我那天还听到两个人……反正真够亲热的,连打电话都不耽误办正事。”

    “你说什么?”乔宇石皱了皱眉。

    程飞雪以为乔宇石不知道齐洛格和慕容博谈恋爱的事,她想要是说的详细些也好,让他对齐洛格死了那条心。

    于是把她听到的事情,比较仔细地跟他描述了一遍。

    “什么时候的事?”乔宇石不耐地问,只要一听到齐洛格的名字和慕容博联系在一起,他就抓狂。

    “就最近啊,没两天的事。”程飞雪煞有介事地说。

    该死!乔宇石开始还以为她说的是他和齐洛格那次,难道她为了让程飞雪不怀疑上次事,和慕容博上床时,也让她听了?

    阿欣正好从外面买东西回来,却不知道乔宇石也在,叫了一声:“雪……”想说雪宝贝的,在看到乔宇石以后,立即改了口。

    “雪小姐。”即使是这样,一愣的瞬间,也让乔宇石觉察到了不对。

    程飞雪孩子都有了,外面肯定是有男人,他知道。只不过他没有问她男人是谁,这跟他本来就没关系,他自己也没把外面的女人是谁告诉她嘛。

    难道她外面的男人,就是这个叫阿欣的?

    本来还想问问程飞雪她听到过几次的,想想,这话也没法儿问。

    “我走了。”他站起身,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阿欣。

    走到门口,又像想起什么,回头对程飞雪说道:“如果去看齐洛格,别忘了叫我一起,陪老婆看朋友,是我这个做老公的应尽的责任。何况,我也想会会慕容博。”

    “好,一定。”程飞雪也想让他亲眼看看齐洛格和慕容博的恩爱。

    齐洛格挂了电话,没多久,就听到一阵喧哗。

    这座宅子平时实在是安静,几乎听不到说话声。

    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心内又是一阵不安,还有恐慌。

    在靠背椅上坐着,她的手下意识地紧紧地抓住椅子的扶手。

    “刘伯,听说家里来了客人,我可要去表示一下欢迎啊。”许亚男一进门,就嚷道。

    每次来,都会弄的热闹非常,人仰马翻的。

    不过这里的人平时太安静了,她这么折腾一下,下人们却也高兴。

    “客人在客房呢。”刘伯陪着笑脸说道。

    “带我去见见吧。”

    两个人说着话就朝齐洛格所在的客房走来,齐洛格听到敲门声,心里就没开始那么害怕了。

    要是乔宇石带人来,他是会硬闯的,不可能敲门。

    “请进!”她说道,因在做客,自己也起身,迎到门口。

    刘伯扭开门,跟齐洛格说道:“齐小姐,我们孙小姐回来了,想见见您。我给您二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孙小姐,亚男。这位,是少爷的朋友,齐小姐。”

    孙小姐?听肖白羽说,他外公只有一女,怎么会有孙女呢?

    齐洛格心中纳闷,却还是微笑着,伸出手,口中说着:“幸会!”

    许亚男没有和她握手的打算,她一米七三的个头,又穿了一双高跟鞋,比齐洛格高了很多。

    睥睨着她,她是一脸的优越与不屑。

    “我想见你,是因为想看看慕容博又胡闹什么,三天两头带个女人回来,真不把我放在眼里。”

    什么意思?齐洛格尴尬地收回手,心中却纳闷。

    难道她是肖白羽的女朋友?如果不是女朋友,她也不该是这种语气说话啊。

    肖白羽又跟她说他只对她一个人认真,齐洛格的疑虑只持续了一两秒,她还是相信他,不会骗她的。

    这位,说不定只是家里默许的人,有钱人家这种事太多了。

    就她这么高傲的模样,肖白羽也的确是不可能喜欢她的。

    想必是故意趁着他不在家,到她面前示威的吧?

    想到此,齐洛格还是冲着许亚男微笑了一下,淡然说道:“看来这位亚男小姐是不太欢迎我来这里,不过我是白羽带来的。你要是有什么不满,不妨和他说吧。”

    许亚男以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齐洛格是个软柿子呢,没想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87章 情敌指手画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