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难道他们是外出了?还是……他派了保镖的,不可能出事,齐洛格不可能被带出去吧。

    匆忙地拿出钥匙,打开门,房间里静悄悄的。

    他越来越有种不好的预感,估计是肖白羽来过了,他的保镖们一定是被制服了。

    一步一步地往黑屋子走去,门口果然没有人,他谨慎地扭开房门。

    透过走廊里的光,他看见房间的地毯上坐着几个人,均是两个人背对着背被绑住了。

    床上空空如也!该死的女人,到底还是让她给逃了。

    他去把这间房的电打开了,回到房间打开灯,给几个人松了绑。

    “怎么回事?”他皱着眉问。

    老王便把他们是怎么来的,怎么打败他们,怎么把齐洛格的过程说了一遍。

    “他说他是慕容博,说如果你要找人,就去慕容家去找。”王嫂补充道。

    “你们都出去!”他喝令一声,几个人觉得给他丢了人,不敢多说话,赶紧溜之大吉。

    乔宇石带着十二万分的愤怒,坐到床上,恨的牙根痒。

    慕容博,你以为你是慕容博我就不敢去找你要人,你太高估了自己,也太低估了我。

    不过问题还是出在齐洛格身上,要是她不愿意,他也会不来救她。

    要是让他再把她抓回来……心里正发着狠,猛然瞥到了白色床单上一滩暗红的血迹。

    他触手去摸了一下,竟还没干。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感觉心里一阵慌乱。这血,是齐洛格流的?还是打斗的时候别人流的。不,一定不会是齐洛格流的血,他虽然动作剧烈,也不至于让她流血啊。

    “王嫂!”对着门口叫道,王嫂很快跑过来。

    “大少爷!有什么吩咐?”

    “这床上的血怎么回事?他们是在床上打斗了?有谁受伤了吗?”他的眉头一直揪的紧紧的。

    “没有大少爷,我们都是在外面就被……姓慕容的抱走那位小姐以后,才命令手下的人把我们推进这间房间的。这个床,您走后,除了小姐没人上过的。”

    “她怎么会流血呢?”他纳闷地说,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心口似的,很难受。

    “她是不是来那个了?”王嫂小声地说。

    “你出去吧,门关上!”

    他想,齐洛格流产后已经满月了,可能真是来月经了。

    可这该死的女人来了月经为什么不说?想起今天早上他要罚她,她百般推拒,他都不肯放过,他顿时觉得异常懊恼。

    毕竟她流产还没有多久,他这么做会不会伤害到她了?

    一直到现在,他好像才彻彻底底地冷静下来。

    虽然还是怪她又一次不告而别,但想到她怀了他的孩子,流产刚满月后还被他这么蹂躏,他觉得自己真不是人啊。

    不行,他得把她弄回来。

    以后他不能再那么对待她了,回想起来这几天对她的摧残,他觉得她确实是可怜。

    都怪他把她关在黑屋子里,看不见她的表情,要是早看见她的表情,他也早就心软了。

    尽管肖白羽说要找人,就到慕容家去找,乔宇石却并不相信他真会把她带回家。

    他给乔思南打了个电话,叮嘱他再关注肖白羽的所有住处。

    “齐洛格跟他走了。”他说,上次就是乔思南告诉他肖白羽的方位,让乔宇石开车跟过去的。

    这次她走了,他当然是再次让自己的弟弟来办这件事。

    “我知道了,大哥,我会尽快查出她的下落。”

    乔宇石挂了电话,坐在床边依然看着那滩血出神,此时齐洛格的手机忽然在另一个房间唱起了歌。

    这几晚他留宿在这里,并不是和齐洛格一直睡到天亮的。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要完她不说一句话就走,住在另一间卧室。

    齐洛格的手机一直在他的卧室里,保持充电开机,他就是要看看有什么人会给她打电话。

    这次的电话,听铃声不是程飞雪打来的。他起身去了那间卧室,拿起手机一看,却是齐洛格父亲打来的。

    没办法接,他待铃声停了,握着手机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通知齐洛格一声。

    她的电话本里并没有存肖白羽的号码,只是收件箱里有很多肖白羽发来的信息,他按照那个号码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齐洛格,你父亲打你电话。”

    就这样简单的一条信息发过去,齐洛格立即听到了肖白羽裤子口袋里手机的震动。自从被关进黑屋子,她的听力就变得异常敏感。对于忽然而来的强光,还有稍微大一点的声音,她都会恐惧。

    此时他和齐洛格正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等待b超结果,齐洛格非常紧张,手一直放在肚子上,心里跟孩子已经对话一千遍了。

    除了她进去检查之外的时间,她一直抓着肖白羽不肯放开。

    这是受了伤害以后的本能反应,肖白羽尽量安抚她,让她别怕。

    肖白羽把手机拿出来一看,信息竟是齐洛格的号码发来的,一想就知道定是乔宇石干的了。

    他打开那条信息,总觉得说不定是乔宇石又在玩什么阴谋诡计,有些矛盾,要不要把信息的内容告诉齐洛格。

    齐洛格从他复杂的眼光中看出,这条信息是跟她有关系,不由自主地又是一阵紧张。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乔宇石要来找我们吗?”她现在就像个害怕警察的小偷一般,一边说,一边东张西望。

    “不是,别紧张。估计是你父亲打了你手机,这条信息是你的手机号发来的,说你父亲给你打了电话。”

    “糟了!”齐洛格神经兮兮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乔宇石,他一定是看我走了,所以对我父亲下手了。一定是的!不行,我不等结果了,我要去报警。他是个恶魔,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不可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79章 血是她流的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