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喜欢她吗?当然是喜欢的,她是个如此迷人的女人,是男人都喜欢。

    她对他绝对不是不可或缺的,她说的对,他其实就是不甘心她说走就走,就是这么简单。

    “我放了你,你打算到哪儿去,做什么呢?”他试探性地问。

    “我,我会专心考研,然后找一份工作,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她本来也是这样的想法,说起来自然顺。

    就是回答的太快了,让他忍不住又起疑。

    差点又上了她的当啊,狡猾的女人,她总能轻易地让他疏于防范。

    “给我一个放了你的理由。”他淡淡地说,她再一次听到了希望。

    至少他不像开始说的那样毫无希望,她吸了一口气,柔声开口:“你折磨我,其实你并不高兴,我也不高兴,不如放了我,我们各自过各自的生活,相信我们都会重新快乐起来的。”

    这个理由能说服他吗?她一点把握都没有,说完后,她想要看看他的表情。

    可惜手机屏幕已经完全暗了,她看不到他的脸,也听不到他的声音,除了依然平稳的呼吸。

    她很急,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觉得这个理由,能说服我吗?”他轻问,重新捏住了她的下巴,即使是在黑暗里,他找她下巴也一点不费力,找的位置那么精准。

    这次不像开始在盛怒中捏的那么用力,只是轻轻的固定着她。

    当然她也知道要是她试图反抗,他的力度就会加大。

    “我不知道能不能。”她很坦率地说。

    “但我希望能,因为你折磨我的确是不会高兴的。”

    “你错了!折磨你是我最高兴的事,比我做任何事都高兴。”他捏住她圆润的小下巴,往自己面前拉过来,唇压上她的唇摩擦了几下。

    她真的非常非常失望,甚至是绝望。

    再不想说话,再不想和这个恶魔说一句话。但她不甘心啊,此时是人在屋檐下,她手无缚鸡之力,就只能通过语言让他改变主意。

    所以就算是再恨,那也是以后的事,她现在必须耐着性子向他解释,求他答应她。

    “到底是为什么?能告诉我吗?就算是要我死,也让我死个明白。是为了这次逃跑的事,还是为了从前我伤害过你的事?我是真的失忆了,真出过车祸。你要是不信,你可以派人去查。你们这些人不都是无所不能的吗?那就去查个清楚。”

    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同样他也看不见她的。

    她还是从前一样的祈求,还是那样的理由。

    查?他没查过吗?他的弟弟乔思南不是一直在查她的事吗?要是她真出过车祸,乔思南不可能查不到。

    她就这么的把他当成个大傻子,肆无忌惮地糊弄他。

    她要真失忆了,怎么可能还找上他?

    一切的一切分明都是她的阴谋,现在知道阴谋没用了,就想走人。

    她可真是一举多得,既解除了父亲的危机,又让肖白羽认为她可怜帮她出头。

    做人怎么能像她这样,什么都要?

    他又一次的沉默了,她的心再次被他的沉默弄的七上八下的。

    “齐洛格,我刚刚在逗你玩儿呢,我不会放了你,不管你说什么。”他冷冷地说完,再次偏过头,压上她柔嫩的唇。

    这一次,他并不迫切,就是享受着蹂躏她的过程,越漫长越好。

    齐洛格的心重新沉入了冰窖,她觉得自己真傻,为什么要费那么多的唇舌。

    他要是信她,早就信了。他要是不信她,说再多也没用。

    又来亲她,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要了。他的欲望总是那么强,想要,她也反抗不了。尽管心里再恨再怨,她还是不得不屈服,否则他会让门外那两个保镖……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一次,她没有做丝毫的反抗。

    心里在隐隐的担忧着腹中的宝宝,在他翻身压上的时候,她的心非常紧张。

    这么频繁而又剧烈的,孩子会不会受不了?

    “别这样行吗?身体要紧,不光是我的身体,你这样频繁对你自己也不好啊。”在他的大手探进她裙子里,她还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担心我?”他还真的停了一下,极认真地问她。

    “女人的柔情是制服男人的利器,女儿你要记得,男人喜欢听软话不喜欢听硬话。不管他多生气,你撒撒娇,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了。”乔宇石的态度,忽然让齐洛格想起了“结婚”前夜,母亲对她传授的经验。

    她刚刚说了那么多,好像乔宇石都无动于衷,是不是她的方法不对呢?

    自己要是温柔点儿,从他的立场出发,他会不会比较容易听她的话?

    他微弱的回馈似乎又给了她希望,她心疼他?她会心疼一个恶魔吗?当然不会,可她要调整自己的情绪,假装他是她爱的人,这样她就能以假乱真地骗到他了吧。

    “是,担心你。乔家的重担都在你肩上,你身体不好,就照顾不到别人,尤其雪儿还有你的孩子。我就算不喜欢你,你也还是她丈夫。再说,我们在一起两年了,总是有些感情的。”

    她不能表现的太喜欢他,他那么多疑,一定不会信的,所以拿捏分寸很重要。

    这话他听着还是有几分受用的,尤其是最后一句。

    看来这次罚她,还是没有白费力气,她还是乖顺了不少。

    要是她一直都这么听话,他会放松对她的控制。

    当然,他也不会让她离开这栋房子,只是不让她住在黑屋子里,对她也算是恩赐了。

    他的手从她的裙子里撤了出来,她就知道语言起了作用。

    母亲的办法果然有用啊,为什么早没想到呢?

    她懂得适可而止,不敢再多说其他的,怕适得其反。慢慢来吧,要想逃出去,估计还需要一点时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74章 他比鬼更恐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