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皮鞋落在地毯上的沉闷声音吓了齐洛格一跳,她此时的神经非常脆弱,也许是因为这个空间太静了。

    她的身子不由得激灵了一下,到了她身边的乔宇石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惧怕。

    黑暗中,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抱住她,让她别怕。双手抓住她的肩膀以后,他的理智又回来了。

    既然是惩罚她,当然不该心软。

    以往的每一次就是因为心软,才让她对他不敬不恭。

    想到这里,抓住她肩膀的手用了些力。

    “你要干什么?”齐洛格吓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感觉到这个乔宇石不是从前那个她曾经试图要嫁的男人了,他变的她不认识,而且心怀恐惧。

    不说话,他低下头寻找她馨香的唇瓣。

    她柔嫩的嘴唇像是风中颤抖着的花苞,在瑟瑟着,楚楚可怜,惹人疼惜。

    他的嘴唇狠狠地压下,而她本能地躲开,他的手从她肩膀上拿开。一手揽住她的腰身,一手托住了她的脖子。

    这样,她的头微微仰起,完全逃不过他的袭击了。

    这感觉是多么的熟悉,而又是多么的陌生。

    这些天,他甚至在梦里也梦见和她这样缠绵。

    如今她终于又回到了他身边,又在他的怀中,在他的控制之下了。

    他不管别人怎么想,甚至也不管她怎么想。

    他就知道他是她的男人,是她的主宰。

    齐洛格不敢反抗,也知道越反抗他就会越兴奋,她紧紧地闭着眼,任他亲吻。

    力道很大,她的唇一点点地红肿起来,丝丝的痛。

    这痛,与她心里的恐惧和对他的憎恨比起来,实在是微乎其微。她恨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恨。

    假如再给她一个机会逃离他的身边,她永生永世都不要再见到这个恶魔!

    然而他的行动并没有因为她的憎恨而停下来,相反,亲吻到朝思暮想的唇瓣,他的欲望更快速地觉醒了。

    她痛,却咬牙忍着,没有发出声音,身体的痛楚导致全身更加紧绷。

    他豁然放开了她,放了手,她以为他放过了她,瑟缩着身子想离他远一些。

    “取悦我!”他冰冷地说。

    她不是不想吃,她是没有脸出去了。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她?

    从她进这扇门,就已经没脸见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了。何况,刚刚那样叫,所有人都听见了,她都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进去。

    “嗯?”他不悦地哼了一声。

    他是故意让她难堪的,她知道,这也是他折磨她的一部分。

    “然后呢?你能放我走吗?”她颤抖着声音问。

    “不能!永远都别想走!”黑暗中,他这样的话听来让人绝望。

    她就知道他已经把她关起来了,就不会轻易让她有机会走的。

    顺从会让他没那么生气,她知道,但她做不到曲意逢迎,也说服不了自己的身体。

    这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她还有什么理由要去取悦他呢。

    她没动,他也不着急,往床上躺下来,轻声说:“刚流产了一个月,身体好像还承受不了被用力地蹂躏吧?”

    话如此的轻,意思却又是如此的沉重。

    这恶魔,他总能想到让她屈服的理由。

    她怕,她不敢不顺从了,毕竟她此时的身体是真的承受不了他太剧烈的动作。

    想到他以前生气时摧残她的力度,她现在想来也还是忍不住颤抖。

    深呼吸了几口气,她低下头摸索着,小手去寻找他的钮扣。

    乔宇石就是想控制她,征服她,却没想过,他越是这样她只会离他更远。

    他也没弄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心。他更没有扪心自问,他是不是爱她,因为他觉得他不可能爱上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房间里完完全全的黑暗,声音听起来特别的明显。

    她的小手在解开他衬衫上的第一颗钮扣时,就听到了他粗重的喘息。

    他想念她的身体,想念她的人,其实他最想念的是她温柔的笑。两年来,她曾是怎样像一个妻子一般温柔地照顾他。即使他常常冷着脸对她,她还是不屈不挠地,对他那么好。

    这女人,她怎么说变就变了呢?他非要让她屈服,让她变回去。

    “像以前一样!”他忽然抓住了她的手,齐洛格的心完全浸在恨意中,根本没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

    像以前一样?难道是说她这样给他解扣子不对吗?

    “我要你像以前一样,变着花样的哄我开心。不是想嫁给我吗?只要你像以前一样乖乖的,我就不计前嫌,想办法给你个名分。”

    她不说话,轻轻从他手中抽出自己的小手,继续去解他的第二颗钮扣。

    是啊,她当然无动于衷了。

    他能给她的,肖白羽也能,而且肖白羽可能承诺给她太太的名分呢,当然比做小要好了。

    她很想说不需要,想要冷冷地拒绝他,但她不能,不说话也许是最好的应对方法了。

    “肖白羽答应娶你了?”他再问,得到的依然是沉默,他的第三颗钮扣已经被她解开了。

    “回答我,是还是不是?”他不耐烦地问。

    “没有!”她淡淡地说,也明白说答应了,他会更生气的。

    “我就知道,像你这种已经被我玩腻了的女人,他不会感兴趣的。”

    他难听的话语伤不到她了,虽然她心里还是难受,却不再哭。

    “需要我继续吗?如果你没兴趣了……”

    “继续!”谁说他没兴趣?不管她愿意还是不愿意,他对她的性趣,那可是无穷无尽的。

    他想问她到底和肖白羽上没上过床?话到嘴边还是问不出口,她要是亲口告诉他,她上过,他会抓狂的。

    难道是因为她是他唯一的女人?所以才对他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吗?

    这刻他忽然想通了,一定是因为她是他唯一有过的女人,他才会这么被她牵着情绪。

    从小到大,他都被训练成理智的人,却总为了她失控。

    连个小狗都舍不得伤害的人,偏偏就想伤害她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71章 他变的让她不认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