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直到这时,肖白羽才意识到她可能不是去买东西了。

    难道她走了?不会吧,她中午还和他说的好好的,说会等他来,她不是说话不算数的女人啊。

    “这里面住的女人呢?”肖白羽不肯让开,而是先问小伙子。

    “她今天下午给房东发了信息,退租了。麻烦您让让,我还要带客户看房子!”

    退租了,他默念着这几个字,有点不可置信似的。

    “你不要带他看了,这房子我接着租。房租多少?我出一倍,你马上叫房东来签约。”他回了神,对中介小伙子简短地说。

    小伙子有点不信任地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他穿的并不是十分的讲究。

    从前他是个医生,而且自小就不喜欢穿的太好,因为从内心他是抗拒财富的,是财富抢走了他的亲情。

    “怎么着?担心我付不起?”肖白羽不悦地问。

    他生平非常讨厌狗眼看人低的人,脸色很不好看。

    倒是这气势一下子震慑住了小伙子,他尴尬地笑了笑,答道:“怎么会呢?您一看就很有身份地位。”

    “租一个这样的破房子,还不需要什么社会地位!”他冷傲地说,斜睨了一眼小伙子。

    “那是,这也没多少钱,就算是买下来,也不值多少钱。”小伙子脸转变的倒快,懂的顺着他的话说。

    这倒提醒了他,他看了看这间房,想想曾和齐洛格在一起吃过的午餐。忽然对这间房子产生了感情,何不把它买下来呢,或许有一天这小小的套房会是他们美好的开始呢。

    “你等等!”他跟小伙子说道,掏出手机给助理打了电话。

    “我在城西郊区看中了一套房子,你现在过来交涉,不管多少钱都给我买下来!”他对对方说道,并给小伙子使了个眼色,让他打发身边的客户走。

    小伙子一看,这么大的手笔,他也要发一笔小财了,忙轻声安抚来租房子的客人,让他们先走。

    租房子的佣金怎么能与买房子的佣金比呢?何况这房子也是房东不住的,虽说没想要卖,却也是用来盈利的。如果他真能出的起价,他就有信心说服房东卖了。

    “请您到我们店铺里坐一会儿,喝杯茶!”小伙子邀请道,生怕到手的大鱼跑了。

    “不用了!”肖白羽冷淡地说。

    小伙子堆着笑脸,应和道:“也好,也好,我就陪您在这里聊一会儿。”

    “这里原来住的姓齐的女人,租房子也是你接待的吗?”肖白羽又问。

    “是,她很漂亮!”他由衷地赞道。

    “哦,她来时是一个人,还是有人陪同?”

    “一个人。”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她走了的,房东跟你说的,还是她自己找到你说的?”

    “房东刚刚打电话给我,说小齐不租了,她要搬到别的地方去住。正好那时候有客人来租房子,我就带他过来看了。”

    “我知道了,你通知了房东来谈吗?”他问小伙子。

    “等你的助理一到,我马上带他去房东家里,他家就住在附近。”

    “现在带我去吧!”肖白羽说,小伙子一想这样也好,毕竟他才是出钱的人。

    小伙子引路,带肖白羽去了房东家。他也就是为了解一下齐洛格怎么说,并且确定了那条信息是不是齐洛格发的。

    看号码的确是齐洛格的,他的心也一点点地沉闷起来。

    谈了一会儿,助理已经飞奔过来,买房子的事就全全交给他来谈了。

    肖白羽想,或许齐洛格中午是应付他的,怕自己带她走吧。

    他前脚一走,她后面就把房子退了,估计是躲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带着沉重的心情,他又驱车回到了市区,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打来电话,说乔氏集团的总裁乔宇石来访。

    他实在不想见那个可恶的男人,但又猜测他的出现可能是和齐洛格有关。

    难道是齐洛格跟他走了,他找上门告诫他以后不准见她吗?

    “让他上来吧!”他对秘书说道。

    很快秘书引领着乔宇石迈着沉稳的步伐,向他办公室走来。

    听到敲门声,肖白羽很有气势地说了一声:“进!”秘书帮乔宇石打开门,说了句:“您请!”然后礼貌地离开。

    “我就不绕弯子了,慕容总裁!”乔宇石沉声说道。

    “我也不需要你绕弯子,你有什么话尽管说。”肖白羽背靠着太师椅,却并不请他坐,而是傲慢地仰视着他。

    “齐洛格走了,肯定是和你有关系的。今天我的人看到你们在一起,我希望你把她交出来。她是我乔宇石的女人,我想你慕容总裁不至于横刀夺爱吧?”乔宇石也逼视着他,气势卓然。

    他是来要人的?肖白羽心中起了这样的疑问,再看他的架势,的确是理直气壮啊。

    看来齐洛格不是和他走的,而是自己又躲起来了。

    躲起来总比跟他走了的好,躲起来至少是安全的,没有人会伤害她。

    “我不知道乔总这话作何理解,如果她爱你,我想谁也没办法夺走她。要是不爱呢,就算某些人想强求,也强求不到吧?这世界上总有些人,长大了以后倒忘了小时候懂的道理:强扭的瓜不甜!”他冷傲地说完这句话,倾了倾身子,按下秘书的号码,讲了句:“送客!”

    乔宇石也沉着脸,回视着他,淡淡地说:“甜不甜是我的感觉,你再动她,我不会客气!”

    说完,深深地看了两眼肖白羽,才转身离去了。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肖白羽认为他并没有动齐洛格,给他造成一种假象,认为齐洛格是躲着肖白羽呢。

    肖白羽,跟我抢女人,你还嫩!

    乔宇石驱车回了自己的一套公寓,换了一辆车,带着齐洛格的东西出城。

    他倒要看看,强扭的瓜到底甜不甜。就算不甜,也不许自己的瓜让别人给摘走!

    起初房间里忽然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70章 跟我抢,你还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