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只要不是他,不管是谁,她都是高兴的。更何况对方是肖白羽,是她曾经思念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男人。

    每当受到乔宇石的冷待,她就在心里跟自己说,她爱的人是肖白羽。

    所以现在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她到底是爱乔宇石,还是肖白羽了。

    心里有一块很干净的角落,住着肖白羽,住着她对完美爱情的向往。

    她不要像乔宇石那样只会伤害她,心里只有他自己的,自私自利的男人。她渴望的还是像肖白羽这样的人,是她理想中的对象。

    他幽默,善良,懂女人的心,偶尔还有一点点小坏,大概能满足所有女人对男人的梦想。

    她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不想在他面前表露出半点对他的留恋和欣赏。

    微笑着打开门,她轻声说:“你怎么来了?”

    “你摔跤了吗?”肖白羽一进来就激动地问,很本能地一把抓住她,上下打量她,见她毫发无损,才放心了些。

    “我没摔跤!”齐洛格说着,不着痕迹地从他的大手中抽出自己的小手。

    肖白羽也觉得有点唐突了,虽然他曾经吻过她,可那是两年前的事了。

    他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故意想占她便宜,装作无意地笑道:“你这里可真够难找的了,什么味道这么香?”

    “我在炒菜呢。”

    “你还会炒菜?我记得你说过,你什么都不会做的呀。哈哈,看来每个人都会变的。”肖白羽这话是想让气氛轻松些,不要尴尬沉闷。

    却不想这一句话,更勾起了齐洛格的伤心事。

    她从前可不是什么都不会做吗?以前家里有保姆,母亲也只是帮帮手,更用不上她了。

    当初为什么要去学做菜?是因为小勇哥总跟她说,抓住男人就要抓住他的胃。

    她想,或许她连乔宇石的胃也没抓住,难怪没抓住他的心呢。话说回来,她也不需要抓他的心,没地方放。

    房间里又一次出现短暂的沉默,见到她失神的眼睛,肖白羽就明白了。她的菜肯定是给那个男人做的,他心里忽然有些吃醋。

    要是她能给他做一次菜该有多好,他也就满足了。

    “我也还没吃饭!”他很快又笑了,狡猾地说。

    “可我就煮了一个人的饭。”齐洛格有些为难地说。

    “要不,我请你到外面吃?”齐洛格又问,他可是她的大恩人,人家这么远巴巴的跑来,她不给安排一顿饭是不对的。

    “我不要,我就要尝尝你做的菜,你可别告诉我,你没有信心给人吃啊。”

    “不会,我对自己做的菜还是充满自信的。如果你不怕饿,就等我一会儿,我把米饭盛出来再煮一点。”

    “没问题。”等多久都愿意,这话他没说出口,怕把她这个敏感的小兔子吓跑。

    “我尽快!”齐洛格微笑着说了句,闪身进了厨房。

    他想去帮她的,又怕她嫌他离的太近。

    慢慢来,肖白羽,别急。

    总有一天她能感觉到你的爱,她会敞开心扉重新接纳你的。

    齐洛格进了厨房以后,有点心不在焉。

    她想肖白羽都找来了,乔宇石却没找来,或许是他不想找吧。

    这样更好,可以永远自由下去了。只是肖白羽来了,他会不会阻拦她过自由的日子呢?

    他这样,就是还不想放手的意思吗?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彻底的死心?

    对了,她摸了摸肚子,告诉他自己有了乔宇石的孩子,或许他就死心了吧。

    想到这儿,她下定了决心,思想上没有负担,也就心无旁骛地炒菜做饭了。

    半个小时以后,饭菜齐全了。

    四菜一汤,香喷喷的家常米饭瞬间勾起了两个人的食欲。

    “这真是你做的?我也太有口福了!”肖白羽惊奇地说道。

    她觉得他的态度还真夸张,不像乔宇石,他总是对她做的饭菜没什么大的感觉,好像她做的是应该的一样。

    “语气太夸张了,可别告诉我慕容大公子没吃过比这个更好吃的东西。”她笑道。

    “是真的没吃过!”见她一脸的不相信,就一边夹起一口菜放进嘴巴里,极其严肃地说。

    “真好吃!”他赞道,也夹了一块儿红烧鲤鱼,放进她的碗。

    “你知道吗?我几乎没在家里吃过饭,就算是吃饭也是吃厨师做的菜。我从小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我妈妈能有时间给我做一次菜吃。可惜,她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完成我这个愿望。”

    这样说着,肖白羽觉得很心酸。从小到大,他不知道母亲是不是了解他的愿望,反正她没问过,他也没说过。

    他觉得自己是个男孩子,要是开口跟妈妈撒娇说他要吃她亲手做的菜,好像就显得没有男子汉气概。

    直到他母亲走后,他才领悟到,对于母亲来说,儿子不管说出什么心愿,都不是缺乏男子汉气概的表现。

    外公曾经跟他说过:“小博,你知道不知道你母亲一直想为你做点什么,可她被我养成了男孩子的性格。她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表现母亲的温柔,也不知道做什么能让你高兴。”

    在听到外公说那句话时,他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泪水,才能面无表情,好像他不伤感似的。

    齐洛格停止了咀嚼,眼中又开始蓄积泪水。

    他看起来总是那么潇洒,从前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不知道他内心其实是伤感的。

    这样一个善良,坚强而又脆弱的男人,他值得有个很好的女人爱他,呵护他受过伤害的心灵。

    “你呀,怎么那么容易感动啊,我都是骗你的!”见齐洛格要哭了,他自己也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玩笑着接着吃菜。

    她明白,他是在安慰她呢,这样的谎,他哪里编的出来呢?

    很多人都羡慕有钱人,实在不知道他们心酸的地方。

    尤其是小孩儿,很多几乎感受不到父母的爱,整日在期盼中过活。希望,失望,失望再希望反复的进行。最终,有些小孩选择了放纵,用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67章 他在看着这一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