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我们曾经深爱过

夜晚歌 作品

    见了房东,签订了租房协议,付了一个季度的房租和中介费,齐洛格就正式在此处安顿下来了。

    房间还算干净,她也还是认真地打扫了一番,厨具齐全,她可以自己做饭给肚子里的宝宝吃了。

    这天白天,程飞雪让阿欣开车去齐洛格家里。

    一般司机是不会问老板要去做什么的,但是阿欣显然不是一般的司机。

    “你怀孕了,不该四处乱跑吧?”阿欣问,语气缺少了平时的恭敬。

    有时候就剩下两个人,他就会这样。

    恭敬始终是装给外人看的,程飞雪喜欢的是野性的男人,要野性在单独面对她的时候,当然就不能恭敬了。

    “我不是乱跑,我是有目的的跑。”程飞雪脸色沉沉的,眉心纠结,显示她此时很不高兴。

    “去洛洛家,有什么目的?”

    “你这么问就表示你和我一样傻,没看出来她是个表里不一的人。我告诉你,她是乔宇石的情人。”

    “不可能!”阿欣肯定地说。

    “不可能吗?我也说不可能,可她就做出来这样的事了。”程飞雪讽刺地说。

    “你亲眼所见?”阿欣不是不了解齐洛格的,他和程飞雪一起长大,她们好的这几年,他跟齐洛格接触那么多,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呢。

    “亲耳听到乔宇石给她打电话,你不用怀疑,我不会冤枉她,我也没有理由冤枉她。”

    “就算真是像你说的,她肯定也是有苦衷的,她不是那样的人。”

    “是吗?看来你很护着她呀,她那么好,你当时为什么要对我下手,不对她下手?”她不悦地瞪了他一眼。

    虽然他只是程家的司机,虽然他只是一个孤儿,身上却有着对女人致命的诱惑味道。

    程飞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爱他,但就是爱他,爱的无可自拔,像飞蛾扑火一般。

    他是说过他也爱她,但她总觉得他的爱没有她的浓烈。所以对他,她总有种够不着的感觉,总奢望着他最好看都不看别的女人一眼。

    “我就是那种看谁都会下手的人?”他反问,也皱起了眉。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他的程大小姐才能明白他的心。

    若不是因为爱她,他为什么要随她来乔家,像个陪嫁丫鬟一样?

    难道他阿欣还没有能力在外面谋生存吗?

    他只不过是想一直守护着她,像他承诺的一样。他不在乎外人怎么看他,说他是个奴才也好,说他是个没有用的人也罢,他都不在乎。

    只要雪儿高兴,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别看平时程飞雪叽叽喳喳的,在外人面前还对阿欣呼来喝去的。他要真生气,她还真害怕。

    也许就是因为爱吧,你爱一个人,就会在他面前矮一截。

    与阿欣一样,她也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出卖自己也好,出卖灵魂也好,她都不在乎。

    他不高兴了,程飞雪也就不冷嘲热讽的,而是好声好气地跟他说话。

    “我这不是因为齐洛格生气吗?你说我们这么好的朋友,她背着我勾引我丈夫,我能不生气?”

    “我看谁勾引谁还不一定呢,他是什么好人吗?”他对乔宇石是嫉妒加怨恨的。

    但他是乔宇石,是他最爱女人的丈夫,他不能把他怎么样。

    程飞雪当然知道阿欣对乔宇石的感觉,可惜她答应过乔宇石,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出他们是假夫妻的事。

    阿欣到现在都以为程飞雪跟乔宇石是真的夫妻,他恨别的男人占有他的女人,又显得那么无力。

    谁叫他不能给程飞雪想要的生活呢,她要的富贵,他一时半会儿给不了。

    他相信只要他努力,也可以做出成绩。那要多久?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还是十年二十年?

    程飞雪是被父母从小呵护大的娇小姐,跟着他受苦,受得了吗?

    他只要她开心就好,也许是因为从小被她欺负惯了,早在骨子里刻下了以她的利益为先的承诺。

    “别管是谁勾引谁了,事情既然发生了,我就不会允许他们继续下去。”

    “为什么?因为你一定要保住乔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吗?”他没什么语调地问。

    她在副驾驶上仔细审视着他的脸,确定他这句话不是讽刺挖苦,才平静地说:“没错,我必须保住这个位置,谁要敢跟我抢丈夫,我绝对不会答应。”

    “很爱他?”他目视着前方,问这话时,心里说不出的酸。

    哪个男人能允许自己的女人上别人的床?他就允许了!

    程飞雪是乔宇石的法定妻子,但她是他的女人,是他名副其实的女人。

    “嗯!”程飞雪轻哼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

    这已经让阿欣疯狂了,也不管正在开车,腾出一只手一把揽过她的脖子,狠狠地蹂躏了几下她的嘴唇。

    “不准你在我面前说爱他,也不许你爱他!”他喘着粗气命令道。

    程飞雪的脸上飘上了一朵红云,她就喜欢他有时候暴露出来的野性,她觉得自己就是被这抹野性驯服了。

    还记得结婚前夜,他找了个理由把她从家里骗出去。

    在酒店他早开好了房,二话不说,就把她占有了。

    当然,如果她不愿意,他也占有不了。

    在她心里,早把他当成了唯一的男人,给他是早晚的事。

    每当想起那晚的他,她就感觉特别的满足和幸福。从那以后,两个人就一直保持着情人的关系。

    他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可比乔宇石多太多了,常常她一句话说的不好,他就在车里也把她给办了。

    程飞雪没爱上乔宇石,跟他肯定有关系。为了保护她,他从小就锻炼身体,一身的肌肉,给了她很强的安全感。

    漆黑的夜里,她也常常希望他们能是一对正常夫妻,不用偷情,而能光明正大地来往。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很变态,甚至是庆幸着能保持这样的关系,这样阿欣会吃醋,会觉得把握不了她。

    他会很疯狂,尤其是在亲热的时候,更是恨不得把她给拆了,让她觉得她是真真正的女人,完全被他征服了。

    “好了,她家快到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她回避了这个话题,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说她不爱乔宇石,也不想说。

    “那就说些别的, 你现在所看的《我们曾经深爱过》 第65章 乔大少少奶之位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我们曾经深爱过